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秘拍中共监狱酷刑受害者视频 海外曝光

辽宁本溪监狱(明慧网)
人气: 205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ennifer Zeng报导,穆清编译)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有关中国劳教所、拘留中心和监狱内发生的惊人酷刑已被新闻报导,但能在这些地方拍摄相关迫害的照片或视频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更不用说将这些资料传到海外。

但一位曾历经中共残酷迫害,名叫于溟的法轮功学员想办法获取到了在马三家劳教所,辽宁本溪监狱内秘密拍摄到一些镜头,并设法将视频辗转带到海外。

这些视频记录了由于酷刑导致两名法轮功修炼者死亡的情况。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胡国舰

2017年,于溟因修炼法轮功被拘押在辽宁省本溪监狱医院。这是他的第四次入狱。在那里,他遇到了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胡国舰,他们都受到残酷迫害。

法轮功,也称为法轮大法,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公开向中国社会传出,并通过口耳相传迅速传播。作为一种传统的精神实践,法轮功要求修炼人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为人处事,并有五套炼功动作,包括打坐。

此后,法轮功在中国广受欢迎,这引发了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恐惧。特别是法轮功的传统道德教义与中共无神论和唯物主义意识形态相比,更能吸引中国民众,在妒忌心的驱使下,19997月,江泽民下令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灭绝性的打压。

胡国舰,当时45岁(1970年6月出生),东北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他于201577日被捕,在此前,他曾遭冤狱10年,这次他被判处4年徒刑。

法轮功学员胡国舰(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胡国舰(明慧网)

201654日,胡国舰被转移到本溪监狱,在那里他被迫做苦役,并遭到剥夺睡眠和吃不饱饭等折磨。19天后,当他的妻子探望他时,简直惊呆了,原来180多斤重的丈夫,瘦成不到100斤。

5月26日,胡国舰被管事犯人王心刚、袁得佳、于长龙等人弄到洗漱间,扒光他的衣服,并往他的头上持续浇冷水,胡国舰冷得浑身发抖。然后他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不被允许睡觉。

当天晚上大约10点钟,胡国舰失去意识,跌倒在地;管事犯人见状,用脚踢他的头,边踢边狠狠地喝斥辱骂他。

当这些都没能使他苏醒过来时,他被送到了本溪市中心医院,在那里他被诊断出有严重的脑颅出血,需要进行神经外科手术。

胡国舰被转移到本溪监狱后仅22天,就陷入了昏迷状态,再也没有恢复意识。

胡国舰住院八个月之后,尽管已是植物人的状态,但警方还是强行让他出院,带回监狱继续监禁。

也正是在这个期间,于溟能够有机会偷偷拍摄到一些胡国舰昏迷后,躺在床上的镜头。

20171031日,在经历了四年的冤狱后,于溟获释。他开始联系胡国舰的家人,试图为胡伸张正义。

2018514日凌晨,监狱方面突然通知胡国舰的家属,胡情况危急,已被送回本溪中心医院。

胡的家人和于溟一起赶到医院时,已经是中午了。他们一到,于溟就开始秘密拍摄。他明白视频记录一切的重要性。

现场有十几名警察。最终他们发现于溟在录像。

警察很愤怒,要没收于溟的隐蔽式录像机。于溟用力抓住录像机不让警察拿走,用力太大以至手被割破。最后警方抢走了录像机。

警方没有发现的是,于溟身上其实有两个隐藏的摄像头。警察拿走了夹在他衬衫上的那个,但没注意到他的手腕上还有另一个。

在胡国舰家人抵达医院几小时之后,胡离开人世,年仅48岁。

直到今天,胡国舰的遗体仍然被冷冻在太平间里。他的家人拒绝火化尸体,认为这应该作为证据证明他的死是由本溪监狱的殴打引起。家人要讨回公道。

当局曾提出向胡国舰的家人支付10万元人民币(14,866美元)以解决此事并想将胡的尸体火化,但胡的家人拒绝。

于溟说,胡国舰的家人自胡去世以来遭受巨大痛苦。他的母亲非常沮丧,以至于她的脑血管疾病变得更加严重,她截瘫了。他的儿子正在大学读书。他的妻子没有全职工作,艰难地支撑着整个家庭。

胡国舰的母亲不得不被送到疗养院,老人经常想自杀,因为她不想成为媳妇的负担。

陆远峰

于溟还记录了陆远峰(又名路远峰)遭受酷刑致死的情形。

2016年底,同样也是在本溪监狱的医院,于溟遇到辽宁沈阳市朝鲜族村62岁的农民陆远峰。

法轮功学员陆远峰(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陆远峰(明慧网)

陆远峰刚刚遭受了非常残酷的酷刑折磨,包括被用高压电棍电击45分钟,并被单独关小号监禁。在医生发现他患有高血压后,他被送往医院。

陆远峰后来在于溟的鼓励下,写了控告信,描述了本溪监狱二监区狱警大队长贾长海(警号2151227)等人迫害他的过程。

2016119日上午10点,被告贾长海命令犯人王可宾带我到二监区狱警办公室。我进办公室后,贾长海问我还信不信法轮功。我说:信。之后贾长海就和另一个叫牛岱的狱警,把我的手用手铐铐在我背后,然后把我压在地上,用电棍电击我的后背、前胸和头、手,电了多分钟,直到电棍没电了。整个头,后背,心脏感到持续剧烈的疼痛,整过程中,牛岱一直踩在我的头上。

在写完投诉信之后,陆远峰打破圆珠笔,摇出墨水,用拇指按压墨水,然后将自己的指纹按在信上。根据中国的传统习惯,这样能使信件合法”化,并正式签上名。

实际上,贾长海他们之后又接着电击陆远峰三十多分钟,直到第三根电棍耗尽电力。在陆远峰被迫承认放弃信仰法轮功之后,贾长海停止了折磨,但这期间,牛岱的脚始终都没离开过陆远峰的头。

陆远峰在监狱医院只住了10天就被送回监狱,继续遭受酷刑,从事苦役。

2017826日,陆远峰突发中风,他跌倒时把腿骨摔断。狱方送他出监狱做X光检查,但没有给他任何医疗处理。

20171119日,陆远峰被释放时,他的病情已经相当糟糕,目光呆滞,双腿基本瘫痪。而且,他再也不能正常说话了。

21天后,12月9日陆远峰在家中离开人世,终年63岁。

于溟设法让人把陆远峰的申诉信带出监狱,之后他想办法寻找陆远峰,想把他的申诉信送回给他,但当他历经周折赶到陆远峰的家时,却发现陆远峰刚刚离开人世。

“我几乎无法描述我当时的感受。除了这两个我克服种种困难记录下的被迫害离世的案例外,我身边至少还有十几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在这场杀戮停止之前,我们还要失去多少生命?”于溟说。#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9-05-22 7: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