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中共对三千印度战俘进行红色洗脑

中印边境的印度士兵。(AFP)

人气: 282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4日讯】中印边界近代以来纷争不断。中华民国一直拒绝承认将传统上西藏拥有的约9万平方公里领土划进印度的“麦克马洪线”。中共建政后,不仅避谈“麦克马洪线”,而且纵容印度对西藏地区的侵略扩张,终于导致了边境危机。

1962年10月20日至11月21日,中印之间发生了一场边境战争,在中国被称为“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仅仅用了一个月,中方就在军事上取得了胜利,收复了几乎所有9万平方公里失地。但让世界震惊的是,11月22日,中共当局却单方面无条件停火、无条件交还缴获物资和战俘;同时放弃所有已收复的失地,还自“麦克马洪线”后撤20公里。此举让“全世界目瞪口呆”之际,也让人们无法理解。

据《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争:中国从中得到了什么》一书披露,曾任林芝军分区司令员的王克忠大校如此说道:“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比这边还好。当年打过去的时候我们都见了。指望谈判是根本谈不回来了……老头子(指毛泽东)在这失策了……即使后人想收回来和有能力打了,可是机会也已经让我们现在的政策给拖没了。”

而军旅作家金辉在其长篇日记《西藏墨脱的诱惑》中,这样评述道:“胜利者和失败者是十分明确的。但是,经过了近三十年之后,结合现在再来看那场战争及其结果,却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胜利者除了没有失败的名义,却具备了失败者的一切;失败者除了没有胜利的名义,却得到了胜利者的一切。胜利者因为胜利的飘飘然,以至连对胜利成果的彻底丧失和巨大的屈辱都无动于衷。失败者因为唯独还没有得到胜利者的虚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发誓要报一箭之仇。也许这就是历史的嘲弄,如果当年印度取得了胜利,那么现在他们在这一地区肯定不会如此占尽便宜,如果当时中国在此地失败,那么现在反而大概不会这么被动和可怜。”

或许,人们无法理解的根源就是,中共本质上是一个以卖国、戕害中华文化和中国人为己任的政党,它的所为都是为了达此目的。

在此次战争中,根据中方档案,中共一共俘获了3212名印度战俘,其中有准将1名,校级军官26名,尉级军官29名。另根据2008年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档案,中共在对他们优待的同时,还进行了红色洗脑

印度战俘被特殊优待

 早在战争爆发前,印度官兵就被告知:中国军队和当年的日本人一样野蛮,对俘虏砍头、活埋。因此,他们十分害怕被俘虏。不过,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下达的命令是,对俘虏要“不杀、不打、不骂、不侮辱、不捆绑、不搜身”等“六不”政策。中共作战部队基本予以执行。这样赢得了印度官兵的心。

当时中国正值中共人为制造的三年“大饥荒”的尾声,粮食仍十分短缺,但中共却下令优先保证印军的伙食,还特意调运蛋黄粉保证他们的营养。中共士兵还在林子里平整出一块运动场地,安置篮球架,用伪装网的绳子织成排球网,让战俘开展体育活动,等等。

按照中共外交部解密的档案《我就释放印度战俘问题的声明和致印方照会》的说法,“被俘印军人员的生活得到了妥善安排和照顾。他们的宗教信仰和民族习惯得到尊重,并且享有宗教生活自由。他们和家人的通讯得到了种种方便。被俘印军伤病人员得到及时抢救和治疗。”但这不过是遵从《维也纳国际公约》的要求而已。

在物质和生活上满足、从而让印度战俘放心的同时,中共在回国前,还对他们进行了红色洗脑

如何洗脑

 中共外交解密档案显示,基于印度大多数战俘文化水平低,中共主要通过放映红色电影来施加影响,各收容所共为印度战俘放映电影340场次,每个中队平均每周两三次,主要是国产片。放映时有懂印地语的中共翻译做解说员。

具体的有宣传中共对待战俘政策的《南方之舞》、《八一运动会》、《战上海》、《战火中的青春》等;讲述中印边界问题的《友谊长青》、《中印边界问题的真相》、《欢腾的西藏》、《柯山红日》等;宣传“旧社会”贫富分化的《白毛女》、《红旗谱》、《暴风骤雨》和印度电影《两亩地》等;介绍中共发展历史的《洪湖赤卫队》、《红色娘子军》、《红色的种子》、《青春之歌》、《欢庆十年》等。

一些贫穷且受到压榨的印度士兵在观看上述电影时,不仅很感动,而且还受到鼓动,认为“其他各国农民也一定能走中国农民走过的这条道路”。不少战俘还学会了唱歌颂毛的《东方红》、《社会主义好》等歌曲。

此外,中共还安排战俘中的准将达尔维和9名中校、17名少校参观了武汉、南京、上海、无锡、杭州、北京等地,自然看到的都是中共的“成就”和中国人的“幸福生活”。颇为滑稽的是,中共特意安排他们在上海一个企业家里做客,准将达尔维对这个企业家说:“我原以为你们已经被革命了,没想到你们还过得这样好……。”

不知达尔维内心是否知道这不过是中共惯常的手法,不过是特意安排的一出戏。要知道,在五十年代中共掀起的工商改造运动中,企业家们或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问题”,或被带到私设公堂审问,强迫“交代罪行”。在腥风血雨中,企业家、小业主、商贩被迫上交了他们的资产,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轻生的,有吞毒药自杀的,也有跳楼自尽的。

毫无疑问,达尔维在印度听说的才是真实的历史,而他亲眼所见的这出戏中的主角,或是中共觉得有利用价值,或是用资产上交保住了一条命。但不出意外的话,几年后的文革,这个主角是逃不过中共的摧残的。

中共与印度暴力革命

中共建政并巩固政权后,开始向世界输出革命,这其中就包括印度。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印共发生过亲苏派和亲华派的分裂,亲华派走武装斗争和暴力革命的路线,以马祖达为首,称“印共(马列)”。马祖达完全按照毛的暴力革命那一套,并模仿毛发动的湖南农民运动,在印度一些地区组织农民建立农民协会,取消债务,烧毁地契、重分土地,该运动被称为“那夏里特运动”。

其主要策略是残杀地主、借贷者、基层官吏和乡村教师在内的乡村精英。在这种杀戮中,马祖达鼓励其成员不用枪支,而是用其它较原始的武器甚至双手去杀死受害者,甚至砍下受害者的双手和头颅,分解肢体。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当年受中共洗脑的印度战俘。

这样一个血腥的暴力集团在“文革”时期却被中国看作是世界革命的一个新发展。《人民日报》1967年7月发表社论,欢呼“那夏里特运动”是“印度的惊雷”。这篇社论很快就被“那夏里特运动”翻译成本国文字,成为重要的学习文件。

“那夏里特运动”迅即波及到城市。1970年春天,印度著名的大城市加尔各答的一些大学中,激进学生模仿中国的红卫兵,掀起了学生造反运动。加尔各答的学生造反从砸毁塑像开始。学生们就像那夏里特运动在农村砍下受害者的四肢和头颅一样,把很多塑像的头砍下来,一时马路上乱滚着很多这样残缺的塑像肢体和头颅。印度政府不得不在甘地的塑像前设置了24小时的警卫。此后,学生们开始袭击学校负责人,损毁文件,破坏校园秩序,焚烧书店和书籍等。

据印度内政部的统计,印度全国发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导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制造了6,000多起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结语

中共犹如病毒一样,撒到哪里,哪里就是暴力、血腥、混乱,而其最难为人所识别的乃是其包藏祸心的隐蔽或公开的洗脑,对中国人如此,对外国人也是如此。只是魔鬼终归是魔鬼,其祸心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世人所看清。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5-24 6: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