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西澳人不选联邦工党?

人气 17

【大纪元2019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凡澳洲珀斯编译报导)联邦大选尘埃落定后,今日西澳网政治记者Nathan Hondros发表分析文章,以下为部分节选。

自世纪之交以来,工党在赢得西澳联邦选举方面的记录一直很惨淡。

在过去20年里,工党只从自由党手中夺走了2个席位;2007年随着陆克文(Kevin Rudd)大获全胜,工党赢得了Hasluck的席位;以及2016年Anne Aly获得北部郊区Cowan选区的席位。

肖顿(Bill Shorten)在2019年的大选中只获得了西澳16个席位中的5个。工党又一次艰难地赢得了Cowan的席位,而其它几个工党表示有可能赢得的Pearce、Hasluck、Swan、Stirling,甚至Canning,全部以失败告终。

在整个西澳范围内,工党的首选选票下降了1.8%,每10名选民中工党只获得3票。 自由党的形势也发生了逆转,首选选票下降到45.3%。 然而在分配了偏好票之后,自由党便大获全胜,总共获得了55.1%的选票,有0.5%转给了自由党。

社会保守派正在行动

有人说宗教信仰在投票日不重要,其实不然。

不仅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因其基督教的信仰受到压力,澳大利亚橄榄球运动员Israel Folau因公开发布反对同性恋的宗教观点而被职业联盟取消合约一事也在大选之前发生。

在Canning选区, 澳大利亚基督教游说团体开展了针对社交上保守的工党选民的活动,通过邮件和电话的方式概述了工党取消性别差别的计划。

澳大利亚基督教游说团体还向选区发出了一系列的3份传单,号召其1万5000名西澳支持者与住在Canning的选民分享信息。

像Canning和Brand这样的都会外部席位区,近年来基督教会数量激增,也有很多反对工党的摇摆选民。

自由党在地面战中领先

在谈及自由党竞选活动的成功以及工党的失败时,自由党州理事卡拉布雷斯(Sam Calabrese)很腼腆。 但他认为,自由党的志愿者们在“地面战”中超越了工党。

“我们从我们的成员、志愿者和社区那里得到了极大支持,他们脚踏实地、逐门逐户、面对面地宣传,”卡拉布雷斯说,“尽管几个月来我们的志愿者一直被告知我们不会赢,他们仍然每天出去挥动标志、上门游说并投递信箱,哪怕在倾盆大雨时也是如此。”

从大选结果得到的经验

工党在Brand选区的投票中被严重打击,蓝领选民在这次投票中抛弃了工党。

在下一次将于2022年进行的联邦大选,工党将不得不放弃对额外5个席位的占取,转为尽力保住已经拥有的少数席位。

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政治专家Martin Drum表示,工党应考虑一下他们与选民之间脱节的原因。西澳在2017年州大选中选择了工党,而在今年的联邦大选中却成为最保守的州。

“人们可能会投票支持不同的事,我认为他们或许在联邦层面上比在州一级投票更有一点意识形态,”他说,“在州一级,人们关心谁能提供最好的服务,但在联邦层面,人们更关心未来国家的方向。”

这便是工党需要面对的现实。 西澳的劳动人民开始投票反对工党带领澳大利亚的方向。

或许联邦工党可以从西澳州长麦高恩(Mark McGowan)那里得到一些启发:坚持就业和经济。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西澳工人加入一国党“竞选是为了要回儿子”
“绿党工党不利基督信仰”
同性恋议题与联邦大选
澳洲联合党与自由党达协议 恐左右大选结果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蓬佩奥:情报显示 谭德塞已被中共收买
【薇羽看世间】守护台湾 李登辉的故事之二
【珍言真语】徐考澧:忧临立会 工会团结反抗
【纪元播报】美官员历数休斯顿中领馆罪状
【重播】美宇航员乘“龙飞船”海上降落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