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默不是金: 国会议员谭耕先生有责任讲清楚

作者:冯志强

人气: 5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4日讯】母亲节过来,这几天, 如果在中文环境的网络上键入 “谭耕”,“婚外情”等词进行搜索,一定可以查获一长溜大同小异的标题,如“52岁华女舍命产子传涉加拿大国会议员婚外情”,“谭耕议员应对其婚外情传言明确表态”,等等。

2019年5月18日,51新闻网站刊出了针对如此传闻的直接报道。报道中提到一位署名YY(本文作者采用化名保护当事人)的女士制作一篇如文学作品式的美篇文件上传网络。明眼人读了,自然知道这是YY女士对自己情困心路的记录。YY女士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情困经历,并且为此诞下一名女儿。

无忧记者是这样报道的:“在她绝望到要自杀的时候,是女儿救了她的命。最终让她打消自杀念头的是她无法让这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在这么小的年龄失去母爱,因为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无法得到正常的父爱。”

这个孩子是一段特殊感情的结果,而孩子的父亲,传言就是加拿大第一个大陆背景的国会议员——谭耕

面对加国无忧记者的求证,谭耕没有明确否认,也没有明确承认,他表示此前听到过类似传言,他不希望因此事对孩子造成任何影响。

她 (原文指YY, 作者注)告诉加国无忧记者,现在,为了孩子,再困难她都一定会坚持下去。至于母亲节发的那一篇长文,可以看作是文学作品。当时是在晚上11点左右在两个群同时发的,其中一个就是“抑郁病症讨论社互群”,她说她并不是主动想发,是与人讨论抑郁症时被他人的文字刺激后才发的。

不过,谭耕是国会议员,是公众人物,他应该出面澄清与这对母女的关系。

喊话谭耕先生:若作者站在你面前,你不会认识我的。可是我认识你,因为你是民选代表,民众信任你,选举你。你是公众人物。正因为你是民意代表,你个人的人品不再属于个人,而是社会品质的指标。公众人物无隐私可言。

我是《国会议员谭耕博士:请爱惜自己的羽毛》的作者。该文首先刊登于2018年元月6日《加国无忧》网站。你应该记得有我关心你。出于一样的关心,我在这里向你喊话。

谭耕先生,你有责任明确说明你同这对母女的关系。你对无忧记者所表达的两个“没有”和一个“不希望 ”的立场暧昧了,既低估了民众的智力,也唐突了民众的知情权。你采取顾左右而言他的立场,你会辜负爱护你的民众对你是清白的期盼;同样地,你会让监督你的人们觉得你更加不可信任。

面对人生中的挑战和诱惑,人类从来都是弱者;但是我们可以勇敢面对。勇于面对是解决问题的基础。成龙承认了。成龙说了:我只是犯下了天下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美国总统克林顿终于也承认了。彭健邦有点冤枉,空穴来风,遭了暗算,壮士断臂,当即了断。现在,彭建邦走马上任,在BRAMPTON当选市长。谭耕先生,千万不要学鸵鸟将脑袋埋在沙堆里,不面对现实,遭人嗤笑!要学会勇敢面对!

慰问YY女士:我可以算是比较早读到你的美篇文章的人。我为你的文笔所打动,也为你的状态所忧虑。我曾经委托同你有来往的人传话,愿你勇敢对待。在女人的一生中,担当母亲的角色是值得骄傲的,不要放弃。你的儿子在你产床的床头抚摸你的头,你不觉得骄傲吗?你儿子是那个“他”的校友,你不觉得骄傲吗?你为你女儿差点儿没了性命,你不钟爱你女儿吗?因此绝不可轻思短见。

我忘不了有一个故事。一群吵吵嚷嚷的人,抓着一个在行淫中的女人来到耶稣面前,想要耶稣说,按摩西的律法,用石头将她砸死。耶稣先是弯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见大家逼问,就直起腰来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说完,又弯下腰继续在地上画字。人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都出去了,只剩耶稣和那个被抓的女人。耶稣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我也不定你的的罪,去罢!从此不要再犯罪了。”世人往往忘了自己的带罪之身,縂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论断周围人事,殊不知大家都在伯仲之际。同样一句话,我要告慰YY女士,勇于面对是解决事端的基础。

我还忘不了有一本小说,《红字》, Scarlet Letter 。作者霍桑,美国文学作品。红字乃是大写的A 字母,来自adultery,意思是通奸。女主角必须佩戴这字母在衣衫上,遭人羞辱,因为她有婚外情,生了一个女儿。然而,她的善良善助善和,赢得周围人们的接纳,到后来,这个猩红的大写A 字母,在人们眼里成了能干,able的代表。我推荐YY女士寻来这本书读读。

呼吁无忧网站:记得否,我上面提及的那篇《羽毛》文章曾引起争议,是否必须撤下,惊动无忧网站组织网上公决。结果,87% 的意见认为必须保留,不可撤下。我建议,关于谭耕是否有责任明确表态他同这对母女的关系的这个题目,也在网上来一个公决。因为公众人物的举止行为从来给社会品质带来导向性和指标性等参考数值。

我将配合这项行动,总结公决数据,形成情况简报,向社会上各有关机构通报。

责任编辑:周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