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有数.拨开迷雾】

我的算命之路 牛刀初试(上)

作者:泰源

掌握命运的钥匙,走出迷雾。(pixabay)

  人气: 14308
【字号】    
   标签: tags: ,

当年,我找到了步入命学大门的钥匙,首先便怀着激动兴奋而又有些不安的心情,用这把钥匙去开启父亲生辰八字之门,看父亲一生的命运遭遇能否借着这把钥匙打开。

父亲的八字排出来后,躺在抽屉里一段日子。以往曾尝试过各种方法,一直未能如愿以偿打开它。

论命的简单常识

写到这里,先补写一些论命的简单常识,才能看得懂下文的推算。八字算命,先要把一个人的准确的出生年、月、日、时换算成用天干、地支的八个字来表示。现在的人,可以直接在手机软件商店下载一个“八字排盘”,便可以将自己出生时的年月日时换算成八字来表示了。

例如有人出生在2000年12月15日(公历)下午三时,(如实行夏时制的地方和时间,应扣回夏时制,按实际的标准时间计算),转换成八字就是庚辰年、戊子月、丁未日、戊申时,其中以出生日的天干(也叫日干、日元、日主等)代表自己,此命造出生在丁未日,天干就是丁火,所以属丁火命。但这丁火命,只是一个五行属性,或相当于一个人的姓名,并不能真正表示你命中的好坏,当然也可以通过丁火的属性能看到一些此人的性格和气质,但仍须参考和配合其余七个字的影响和变化。

所以,所谓算命,就是算出这个日干丁火与其他七个字的五行的相生相克的辨证关系,因为每一个字都有它的五行属性,例如庚属金,辰属土,子为水等等,这些都是早已定下来的,犹如化学元素周期表一样(如:Fe是铁,Cu属铜,O是氧,一样道理)。

日干丁火代表自己,而与其他七个字的五行强弱发生关系后,看这个丁火在这个八字中是属强或属弱?或属热或属冷?如果丁火得到其他七个字中的多数力量的帮助,例如有木来生火,或火与火相助,则这日干丁火就属强,但并不是日干属强就命好,日干总以中和为贵。故强者宜克、宜泄,使其趋于中和。假如丁火日干过强的话,反喜行金运、水运或土运来减弱丁火的强势。

反之,假如七个字中的多数力量属于削弱或克制丁火的为多,则日干丁火就属弱,过弱也不妙,则喜行木运或火运来助起日干丁火,方能发荣,这是八字算命的一种最基本的原理(当然还有其它的取用方法,对初学者入门时先作简单些介绍)。

除日干丁火外,其余这七个字的强弱是不能用数目的多少来计算的,每个字在不同的位置,在上或在下,离日干远近,以及他们之间的刑、冲、会、合都发生着千变万化的关系,都可以改变其强弱的成分,不是一成不变的。像此命造日干丁火,生在11月(子月),子属水,十一月的水,必然天寒地冻,在北方还滴水成冰,所以这子月的子水的力量就非常大,在八字中几乎占三至四成的力量。

再看戊申年中的申属金,金能生水,更助长了水势,时辰为庚金、辰土,都是泄弱丁火的,(因火克金,使火力受损;火生土,更直接泄气),其中申子辰三者遇在一起,更合成水局,都对丁火不利;天干两戊土也是泄弱丁火,所以看到日干丁火势单力薄,全靠坐下一未土为根库,因未为燥土,内含木、火之成分,木、火可帮身,燥土亦可克制过多的水。

故统观整个八字的生克制化,丁火日干属弱无疑,喜木、火为用,忌金、水、湿土再多也。所以日后遇到木、火的运程或流年,则有好转或求谋能有成有利;再遇金、水、湿土的运程或流年时,必见灾咎。这是一般的普通格局的论命方法,大概占人类的九成左右,另还有一成左右的人的命则属于特别格局的,必须用特别的方法来推算。

命中有“特别格局”一类的,必须用特别的方法来推算。(pixabay)

特别格局

从强格 从旺格

何为特别格局,就是在八字之中,其一行,或某二行的力量特别强旺,形成整个命局都是此一行的气势,如果气势在日干的一方,则属从强、从旺格,行运宜顺其气势取用,不宜克制,其特点为可顺不可逆,行运顺其气势则发,逆其气势则败,凶吉明显也。以大自然的现象来比喻,假如某河水泛滥,在水流不算太大时,可以用沙包或泥石来堵塞之。但一旦河水冲天奔地而来,则不宜用堵,只宜顺其气势而引导之。前者类似命理的正格(普通格局),后者有如变格(特别格局)。

从弱格

但如果命局中强旺的一方气势不在日干一方,日干无根,孤单无助,强旺气势在日干的对立方,则为从弱格,舍弃日干自己不要,跟随对立方的大气势而去,行运则反喜克制日干,顺从命中对立方的强旺气势运程,不宜生助日干的运。此外还有从化格等,这里暂且不谈。

其实,命局的普通格局相当于大自然中万事万物的正理,特别格局则有如大自然中的变理,有如类似任何事物都会有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或平时常说的物极必反之理。例如,冬天我们出外,手脚觉得很冷,回到屋里时,将手脚放到炉火旁温暖,觉得很舒服,这是属于正常的正理。但一旦当手脚在冰天雪地里冻得太久时,且冻伤了的话,回到室内,则不宜立即用热水或炉火去暖它,否则,冻伤的皮肉会掉下来,更难医好,反而要用雪去搓去揉,顺其气势,待其慢慢解冻了,才能恢复过来,就这这般的道理吧。

写到这里,如果有初学的读者能理解到上面讲的是什么意思,那你基本上就可以入门了。如果有的读者看到这里,仍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那也不要泄气。因为人的知识不是一生一世的,人的知识是在历次转生中逐渐积累下来的。看得懂的人,是因为他们前世,前多世前就已经接触过此类术数的知识,所以这一世他们再次看到时,便很容易理解和接受了。而看不懂的人,则是在这一世才第一次接触到,以前从未接触过,所以才有这种看不懂的感觉。要知道任何人都会经历过这第一次看不懂的过程,才会在第二次看懂了些,第三、四次就逐渐熟练起来了,所以不必灰心,持之以恒,必有所获。现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就容易理解了。

历次转生的积累

据《青琐高议》记载,宋朝时期,有一种田人叫刘辉,他祖父、父亲都是种田的,家境贫寒。但刘辉却对种田毫无兴趣,而特别好学。有段时间,他游学到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寓居于东林禅院中,院里有唐代文学家白居易的画像。刘辉心想,像白居易这样有才华、有影响的人定然是成了神的,就经常进去供上些果品,对着白居易的画像虔诚地默祷道:“如果我能得到您十分之一二的才华,就算是上仙的莫大恩赐了!”

《明人摹西园雅集图》(局部),描绘“香山九老”,是指唐武宗会昌五年,时年七十四岁的白居易与胡杲、吉旼、郑据、刘真、卢真、张浑、狄兼谟、庐贞等八名年过七十的友人于白居易晚年归居香山的聚会。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刘辉默祷过后,走出寺院,在小溪旁漫步。忽然,他发现有位老人坐在前面的石头上,容貌儒雅,好像是个饱学之士,便主动上前打招呼。那老人不以为怪,也就答起话来。其议论精辟,知识渊博,哪一方面的知识都涉及到了,刘辉不住地点头称是,不由得不谦恭。后来,他大着胆子问道:“老先生如此渊博,无所不知,为什么住在这里呢?“老翁笑道:“实话告诉你,我就是自居易。承蒙你的厚意,很惭愧没有别的办法达到你的愿望,只能跟你面谈一点我的体会。”

刘辉暗暗吃惊,更加恭敬了。老翁顿了顿又说:“一个人的才能关键在天赋的高低,如果天赋高,就可以做到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至于学问,是靠后天的记诵取得的,可以通过长期积累的办法达到相当的程度。人们说的‘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就是指的这方面的情形。人的才能之高下,既是天生的,那当然不能勉强求得。但如果想做到见多识广,下笔不感到阻滞,就像事先想好了一样,那关键就在于一个人要反复经历生死,托生为人的次数要多啊!

我于唐代德宗(公元780一804年在位)、顺宗(公元805—820年在位)时托生人间那一回,已经是第21次投人胎了。正由于反复经历,我对所闻所见的一切,没有不十分熟悉的,所以动起脑筋或写起文章来,迅速快捷,都能与‘九经’和诸子百家融会贯通起来。我利用其中较为庞大的部分构成事业,而抒发其中较为清约的部分形成诗歌,所以无论是描写风月,还是刻画大自然,都像有成竹在胸一般。现在,你投人胎才6次,尚无特别超出凡人之处,但,你也是有禄位的,命定的科名次第是很高的。”

刘辉听罢,连连拜谢,又求教道:“禄位已经知道了,寿命的长短,也能让我知道么?”老人说:“这个,阴曹的官吏自有一本账管着,我是不知道的。”说完,老人起身飘然离去,进了竹园便不见踪影了。后来,刘辉果然在宋仁宗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己亥科中了状元,时年三十岁。@*(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来与两位偷渡朋友,爬了十天山路,游了一整夜的水,终于到了香港外围的岛屿了,却被香港的水警遣返回大陆,又应了36岁前一事无成的命。跟随算命的启蒙师父多时,我又继续进行各方面的探讨和搜索,经过多时的反复推敲和求证,终于在自己36岁的那一年,找到了打开命学大门的钥匙。
  • 父亲本是大学老师,被共产党定为“历史反革命”,后半生困顿潦倒,中风无法就医,家中连五元叫车钱都没有。正因为父亲一生的经历,便使得笔者自小有对人生、命运的反思:父亲前、后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内在必然的因素?
  • 编按:《命运天定吗?》系列文章一直受到读者的关注。故而本刊商请作者增益改作回眸好文合以新的篇章,以【命中有数‧拨开迷雾】系列文章和读者见面。到底有没有命运?为什么有人把中华神传文化中的生命观——“命定论”视为“迷信”?本系列文章举证古今的实际例子,包含不同时空、肉眼看不到的而又能反应到现实世界的时空之例证,触发人深度思考安身立命的生命哲学和方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