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探寻:传统艺术的心灵甘泉

经典名画解读:波提切利的《春》

文/Eric Bess 舒原 编译
[意]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春》(Primavera),木板蛋彩画,202 × 314 cm,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意]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春》(Primavera),木板蛋彩画,202 × 314 cm,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人气: 1258
【字号】    

当代观众与500多年前的一幅画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有时,风格和主题看似过时的艺术作品,很难让人了解其内涵。而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春》(Primavera),因为探讨了影响人生的问题,观众仍然可以感到共鸣。假如我们问问自己:“对于这幅画中表现的理念,如爱、美、忠贞、婚姻、人文主义和道德伦理,我有什么感觉?”或许可以让我们找到真正的自己。

波提切利在1480年代创作的这幅《春》,是送给美第奇(Medici)家族成员的新婚贺礼。他经常为美第奇家族作画,这个佛罗伦萨的名门望族对古希腊经典文学的思想和意象很有兴趣,因此这幅画中的人物形象和象征意涵来自多位古代作家,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奥维德(Ovid)。

从右向左读,有助于我们认识画中的人物。画面始于西风之神塞菲尔(Zephyrus)和大地仙女克洛瑞斯(Chloris),西风的拥抱,使得仙女口中呼出鲜花、变身花神芙萝拉(Flora)。

西风追逐大地仙女,使之变身花神,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大地仙女在西风的追逐拥抱下变身花神,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芙萝拉在维纳斯身前撒下鲜花——作为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也是婚姻生育的守护神。维纳斯和信使墨丘利的儿子——小丘比特飘在妈妈上方,双眼蒙着布,正准备将箭射向美惠三女神。

维纳斯,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维纳斯,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美惠三女神分别代表三种美德——贞洁、美丽和爱,她们经常伴随维纳斯出现在婚姻主题的绘画中。众神的信使墨丘利背对右边的场景,仿佛要抽身离开,向上方神灵汇报他的所见。

美惠三女神与信使墨丘利,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美惠三女神与信使墨丘利,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关于画作的主题已经有很多诠释,其中最被广泛接受的观点,认为这幅画寓有鼓励新婚夫妇互爱和生育之意。画中所有神祇及其互动都是对婚姻与生育的礼赞,只有西风和大地仙女除外,通常认为克洛瑞斯只是没有躲过塞菲尔的追逐。然而,这样的呈现还是切题的,因为这幅画庆祝的新婚是一桩政治联姻,是为了两个家族的势力更强大,而不是基于爱情的结合。

不过,西风和大地的结合最终还是很有爱意的,带来了春天的美丽。这就提醒了新娘,她的崭新旅程尽管充满未知数,但终将走向美满喜乐,就如画面中心和左侧呈现的那样。

有一件事很有趣,拓宽了解读这幅画的角度,那就是在新娘卧室中,在《春》的旁边还挂着另一幅画——《弥涅耳瓦和半人马》(Minerva and the Centaur,点阅)。在德国艺术史家弗兰克·佐纳(Frank Zöllner)看来,和《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幅画中一位强有力的女性(注:智慧女神)正在驯服半人马。这提醒了新娘,她未必要对丈夫百依百顺;她不仅仅是婚约的主体,也要伴随丈夫共赴前程。

《春》这幅画,也可以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哲学家费奇诺(Marsilio Ficino)的思想背景下进行解读。艺术史家贡布里希(E.H. Gombrich)认为,费奇诺对美第奇家族有很大影响,或许是波提切利创作这幅画的动因。

在费奇诺的思想中,对美的沉思是通向神圣的道路。贡布里希说,费奇诺以柏拉图的哲学为基点,认为古希腊诸神代表的是柏拉图主义中的伦理准则;人们通常把这幅画和情爱相联系,实则不然。

因此,在《春》中,维纳斯并不是感官之爱的女神,也不代表异教的春天,而是象征符合道德的人文主义,美第奇家族的年轻人会从中得到教化。

对我来说,花神撒下鲜花,象征“谐和”的创造力,而这种“谐和”是“爱”的一种特性。在这里,花神芙萝拉——代表大自然的视觉美,是爱的产物,孕化出春天的美丽。在物质层面,她代表对美的真实体验;在抽象层面,则代表柏拉图式的“美的沉思”使物质世界转向神圣、神性勃发。

花神芙萝拉,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花神芙萝拉,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Primavera)局部。(公有领域)

正是在此时,维纳斯和美惠三女神相偕现身,但对她们的描绘不仅是对古罗马诸神的呈现,也象征着对人文主义的热忱、美的修养,以及情欲的节制。对于世俗的理解,墨丘利背过身去,他的手指向云端,代表着与神界的融通。

对我来说,这幅画描绘的是人接近神的过程。每一阶段都是新的开始,如春天般生发的美德,具足神性,值得上天眷爱。@*

点阅《春》高清大图

传统艺术作品有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指向肉眼不可见的东西,从而引发我们思考:“这对我、对每位观众意味着什么?”“它如何影响了过去,又会如何影响未来?”“它对我们身而为人的经验有什么启迪?”

笔者将在大纪元专栏“向内探寻:传统艺术的心灵甘泉”系列中加以探讨。

Eric Bess。(大纪元)
Eric Bess。(大纪元)

Eric Bess是一位美国写实艺术家,目前是视觉艺术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的在读博士生。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贝尼尼25岁时创作的雕塑《大卫》,罗马伯盖塞美术馆藏。(Jk1677, Wikimedia Commons)
    在巴洛克雕塑领域,作为艺术天才的贝尼尼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也被称为“巴洛克时期的米开朗基罗”、“雕塑界的莎士比亚” 。诚如意大利巴洛克艺术专家霍华德·希巴德所言,“在整个17世纪,没有一位雕塑家或建筑师可以和贝尼尼比肩。”
  • 罗马纳沃那广场四河喷泉雕像之恒河河神。(Belenos/shutterstock)
    漫步今天的罗马城,随处可见的喷泉无疑是赏心悦目的风景。以罗马为背景的电影,无论是《罗马假日》还是《天使与魔鬼》,喷泉都是推进情节必不可少的标志物。这里要重点给大家介绍的,是贝尼尼的“四河喷泉”(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
  • (YKD/shutterstock)
    贝尼尼在建筑艺术方面最伟大的成就,当属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Saint Peter's Basilica)前环绕广场的柱廊。
  • 对于喜欢逛博物馆、美术馆的朋友来说,美国首都华盛顿DC绝对是一个妙不可言的去处。这里坐落着大大小小近二十座博物馆、美术馆,而且很多免费对公众开放。这其中,最让我流连的、也是每到华府必去的,就是“国家画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