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为如何走到这步 偷窃与不道德行为大曝光

翻开华为过去几十年来的发展过程,受中共大力扶持的华为,多年来的经营脱离不了偷窃及不道德手段,遭到多家竞争对手及知识产权所有人的指控。

翻开华为过去几十年来的发展过程,受中共大力扶持的华为,多年来的经营脱离不了偷窃及不道德手段,遭到多家竞争对手及知识产权所有人的指控。图为华为东莞工厂内部。(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7128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自去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华为一直处在风暴之中,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视其为最大的国安威胁之一,除呼吁盟国禁用华为5G设备外,近期将该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

川普政府大动作制裁华为,并非拍脑门决策,而是依法惩罚华为的不当行为。翻开华为过去几十年来的发展过程,受中共大力扶持的华为,多年来的经营脱离不了偷窃及不道德手段,遭到多家竞争对手及知识产权所有人的指控。

《华尔街日报》整理与华为有关诉讼案件,并采访了前美国官员、前华为员工、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获得的结论是:华为的企业文化是以引人非议的不道德手段取得竞争成就。

华为派员工到海外参展 涉嫌窃取技术

美国科技网站“Lightreading”报导,华为员工朱一斌(音译,Zhu Yibin)2004年6月在美国规模最大的电信展(Supercomm)上,涉嫌窃取参展厂商的技术,当场被会展保安人员逮到。朱的证件被没收,并且被逐出展览场。

报导说,朱一斌在展览刚结束之际,趁机到竞争对手的展位上,打开百万美元网络设备,偷拍里面的电路板。保安人员在他的笔记本电脑及相机存储卡中,发现多家通信厂商(富士通网络通信公司和北电网络公司)的信息以及产品技术材料,包括AT&T公司的办公室布局。

此外,朱一斌佩戴的证件上,公司名称被写成是WEI HUA(为华),似乎是要刻意模糊其所服务公司的名字。

“Lightreading”联合创始人彼得・海伍德(Peter Heywood)回忆说,朱一斌当时辩称他是第一次出国,不知道会展有不准拍照的规定,以及证件上的公司名称写成“为华”,是根据中国人的习惯写法。

“他(朱某)虽然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计划做坏事的人。”海伍德说,“但是,或许他很聪明,假扮成无辜的角色。”

媒体报导,朱一斌后来被华为开除。

华为在美面临至少10起民间控诉案

十几年来,华为从一个鲜为人知的企业,成为中共的领头羊,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及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然而,一路走来,华为一直被竞争对手指控厚颜无耻地偷窃技术及仿冒产品,包括5G技术、华为智能手机上的音乐、使用手册内容,以及支持人工智能的应用技术等。在大约十起诉讼案中,指控者除了包括思科(Cisco)和T-Mobile等美国知名公司,还有专利或著作权所有人。

前华为员工:华为将所有资源用在窃取技术上

华为成立于1987年,创始人任正非具有中共军方背景,曾是军事技术研究员。该公司选择不在香港或美国上市,目的是避免被要求披露财务信息。

华盛顿担心具中共军方色彩的华为,实则是中共的黑手,在海外为中共从事间谍及网络战活动。华为否认其为中共进行间谍活动。

中共《国家情报法》(National Intelligence Law)第七条规定,所有组织和公民都必须支持、协助和配合开展国家情报工作,并保护他们所知道的国家情报工作机密。

华府官员承认,直到最近几个月,美国才采取措施对抗华为。渴望在中国大陆做生意的美国公司,过去也没有要求华府官员采取行动。这样的延迟,使得华为在过去几十年来,通过不道德手段迅速崛起,成为思科及摩托罗拉等公司的强大竞争对手。

2002年至2003年在华为瑞典办事处担任工程师的罗伯特,里德(Robert Read)说:“他们(华为)把所有资源都用在了窃取技术上,先去偷一块主板,然后对它进行逆向工程。”

华为在2001年进入美国市场,接着在欧洲设立办事处。在海外开拓市场初期,华为使用其它的名称,例如在德州普莱诺设立的公司称为FutureWei,在瑞典的分支机构命名为Atelier。

“他们不想在大楼上张贴标语告诉别人说:这里是华为。”2004年至2017年在华为瑞典办事处担任高级顾问的Jan Ekström说。

美官员:华为内部有国家情报等级的秘密房间

美国安全官员表示,他们大约在2012年开始瞄准华为,因为他们发现华为在美国的办公室内建造的安全房间,可以阻止电子窃听,安全等级与各国情报站设施相当。

几名前华为员工说,刚开始他们被要求招募竞争对手的人才,但是没有获得很大的成功,华为转而研究竞争对手的网络硬件。

为了尽速在欧洲立足,前华为员工说,任正非在Atelier设立后,多次访问斯德哥尔摩。里德说,当爱立信宣布裁员时,华为的高管们递给他“一大把瑞典钞票”,派他到Kista地铁站附近的一家酒吧,招募下岗的技术人才。

里德还说,在斯德哥尔摩Atelier办事处内,华为研究人员将外国制造的设备藏在一个可以阻挡电子窃听的地下室内,有些设备则是被寄回中国,由那边的工程师进行逆向工程分析。

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华为在德州和其它地方设立的办事处,安装了可以防间谍窃听的安全房间,而且不准美国的员工进入。

对此,反间谍官员相信,华为处理秘密信息的方法与国家级的情报机构极为类似,具有严格的保密级别,同时以保密通信渠道与北京联络。

华为表示,安装安全房间是要防止外部人员对该公司进行间谍活动,而不是要暗中侦察其它对象。

华为窃思科技术 即使软件漏洞也偷

2003年1月,美国思科公司(Cisco Systems)控告华为涉嫌侵犯其智慧财产权,指控华为及其附属公司的路由器及交换机等产品的原始码,至少侵犯思科五项专利,并且抄袭思科产品的使用者手册。

根据诉讼文件,思科指控华为窃取该公司知识产权几乎到了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程度,甚至连思科软件中的漏洞以及使用者手册的错误都照单全收。

前华为人力资源经理Chad Reynolds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华为在修复其路由器中常见的思科漏洞前,无法公开该路由器,以免被指控抄袭。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思科法律顾问马克・钱德勒(Mark Chandler)曾专程飞到深圳,与任正非会面,提出华为盗窃的证据,包括华为的使用者手册出现和思科手册同样的打字错误。当时任正非面无表情,只说了一句话:“这是巧合。”

2004年中期,双方达成和解。外界解读这项和解意味着华为承认抄袭思科专利。

前美检察官:部分公司不想招惹中共

对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全球科技公司来说,华为的扩张是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华为智能手机所需要的芯片,大约20%来自高通公司,英特尔和微软也是华为的大供应商,IBM在1990年代末是华为的重要顾问公司。

前美国宾州西区联邦检察官大卫・希克顿(David Hickton)说,虽然与中国公司做生意会有技术被盗的风险,但是潜在的财富让许多公司放弃控告,大多数是私下寻求美国官员的帮助。

“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希克顿说,“这些公司不想冒犯中国(中共)。”

总部位于加州桑尼维尔的光纤网络公司Infinera的前高管杰夫・费里(Jeff Ferry)说,该公司在担心会遭到中共报复后,决定不指控华为违反国际贸易协议。

费里说,他在十年前搜集到的证据显示,中共的补贴使得华为能够削价至少30%,打击竞争对手。

摩托罗拉决定控告华为 遭中共报复

位于芝加哥的摩托罗拉公司在投资中国大陆20年后,于2010年7月指控华为窃取该公司的SC300技术。SC300是连接无线网络设备的基站,可以安装在封闭的建筑物内和农村地区。

2003年,当时正在摩托罗拉工作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亲戚潘绍伟(音译,Pan Shaowei)带着两位同事飞往北京。摩托罗拉公司指控,潘绍伟的北京之行是要秘密地向华为展示SC300的规格。

华为向伊利诺伊州联邦法院辩称,潘某是不请自来,向任正非报告其团队开发的产品、客户的回应,以及计划离开摩托罗拉等事。

根据从潘某的笔记本电脑中发现的电子邮件,在那次会面后,潘某将SC300的规格文件寄给任正非。华为后来制造出类似的小型设备,重量约为SC300的一半,出售给发展中国家的农村社区。

2007年2月,美国执法人员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逮捕了潘某的同谋金韩娟(音译,Jin Hanjuan),并在她的公事包中搜出包括摩托罗拉商业机密在内的1000多份文件,以及一张飞往北京的单程机票。

联邦调查局(FBI)当年7月盘问了任正非,但是无法确定其是否与潘某共谋这起盗窃案。2012年,金女被美国定罪,罪名是偷窃商业机密。

当年,摩托罗拉已经放弃了对华为的诉讼,因为中共商务部报复摩托罗拉公司,延长其对该公司的反托拉斯调查(摩托罗拉向诺基亚西门子公司以12亿美元出售其网络设备业务)。

“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成员迈克尔・威斯尔(Michael Wessel)说:“中国(中共)报复一些公司的手段,包括反托拉斯、反洗钱、国家安全等,给外商带来很大的冲击。”

中共监管机构于2011年4月批准摩托罗拉公司出售网络部门业务,在此之前的一个星期,摩托罗拉公司公开表示会与华为“和平相处”。

华为试图对Tekelec设备进行逆向工程

随着华为运营开始超越大多数西方竞争对手,美国联邦政府也开始注意到华为,并采取相应措施。知情人士透露,2010年初,美国情报部门官员建议AT&T公司不要与华为签订4G合同。华盛顿开始派官员到盟国,游说盟友避免与华为做生意。

美国国会2012年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华为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华为运营项目由电信设备扩展到智能手机及数据储存后,更多的指控接踵而来。

美国电信硬件制造商Tekelec Inc.的高管告诉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华为告诉他们的一位巴西客户,如果提供Tekelec设备可以获得免费的华为设备。知情人士认为,华为此举是计划对Tekelec产品进行逆向工程。

华为大小通吃 对专利拥有者也不放过

对于没有大企业支持的专利拥有者来说,要对抗华为是一件麻烦的事。

45岁的葡萄牙多媒体制作人瑞・奥利维拉(Rui Oliveira)告诉《华尔街日报》,他在2014年5月应邀到华为德州办事处,与华为高管会面,因为华为对他的智能手机相机专利感兴趣。

奥利维拉先生回忆说,当天他和两名华为高管分享了他的专利,希望能将专利授权给华为,同时建议售价定在99.95美元。当时华为高管对于专利授权仅表示:“稍后再谈。”

然而,三年后,奥利维拉的一位朋友问他,为什么华为在卖“他的相机”。奥利维拉发现华为的产品几乎与他的专利一模一样,华为的零售价是99.99美元。

“我感到被(华为)抢劫。”奥利维拉说。

当他试图与华为讨论此事时,华为高管采取拖延战术,他只好威胁说要提起诉讼。

不料,今年3月,华为控告奥利维拉,称并未侵犯他的专利,要求德州法院发布“非侵权裁决”(Non-infringement Ruling)。诉讼案仍在进行中。

保罗・奇沃(Paul Cheever)是一位幼儿园老师,他说自从去年在加州控告华为,将他的创作歌曲《偶然相遇》(A Casual Encounter)预载到华为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后,他的生活大乱,被大量的文书工作和费用压得喘不过气来。

根据法庭文件,奇沃是在YouTube上看到华为设备用户在讨论这首歌后,才注意到华为盗窃他的知识产权。

华为辩称,奇沃的版权仅在2018年8月有效,华为是在之后才开始使用他的音乐。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家公司没有得到我的许可,在其设备上预载了我的歌曲,并且送给其1亿名客户。”他说。

华为鼓励员工偷窃 事发后翻脸不认人

2014年9月,美国电信运营商T-Mobile在西雅图法院控告华为窃取该公司“Tappy”手机测试机器人技术。2017年5月,陪审团裁定华为违反与T-Mobile的合同,需支付T-Mobile 公司480万美元。

《华日》报导说,在这起案件中,华为工程师熊新福(音译,Xiong Xinfu)抗拒华为长达9个月的不合理要求。华为要求熊某想办法获取仿冒T-Mobile的Tappy机器人技术的方法。

美国检察官说,2013年5月,熊某最终配合华为的要求,偷走了Tappy的部分零部件。

在T-Mobile向华为抱怨后,华为称这是熊某及另一位同事的“个人行动”,并且解雇了他们。

华盛顿州西区联邦法院今年1月16日起诉华为设备公司(Huawei Device Co Ltd)和华为设备美国公司(Huawei Device USA),指控10项罪名,包括涉嫌盗窃T-Mobile的商业机密、企图盗窃商业机密、七项电汇诈骗,以及一项妨碍司法公正。

根据起诉书,华为在2012至2014年涉嫌盗窃美国电信运营商T-Mobile的商业机密,在公司内部公告中,鼓励员工窃取其它公司商业机密,如果成功将获得奖金。

另外,根据FBI获得的华为公司内部电子邮件,2013年7月,华为根据员工从世界各地其它公司窃得信息的价值,向员工发放奖金。

华为高管带头违法 无视美国制裁规定

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今年1月24日起诉华为设备公司、华为设备美国公司、香港天通科技公司(Skycom Tech Co. Ltd.,又称星通),以及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等四个被告,指控他们涉嫌串谋、银行欺诈、电汇欺诈和诈骗等罪行,违反(及共谋违反)《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简称IEEPA)和共谋洗钱等13项罪名。

根据起诉书,2012年底或2013年初,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多个媒体报导称,香港星通违反美国规定,向伊朗出售美国制商品,华为实际上拥有香港星通的所有权及经营权。

这些报导披露后,华为高管及员工向与华为有生意往来的金融机构谎称,有关华为拥有香港星通的报导是错误的,华为并没有违反美国规定。

在这起诉讼案中,孟晚舟被控四罪。起诉书列举了她向A银行(《纽约时报》曾报导,A银行是汇丰银行)提供的英文简报存在以下四个虚假陈述:1. 华为在伊朗的生意“严格遵守”美国、欧盟及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2. 华为与香港星通只是商业上的关系;3.孟晚舟担任香港星通董事只是为了协助华为更了解香港星通的财务及运营,并且加强及监督该公司是否合规;4. 华为在敏感国家的子公司,不会在A银行开设账户,也不会与A银行交易。

2014年年初,孟晚舟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美方执法人员在她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中找到那份英文简报档。引人关注的是,该档案包括华为内部人员提醒孟晚舟在与A银行高管会面时的谈话要点,其中特别提示她一个关键信息:香港星通成立于1998年,是华为产品和服务的代理商之一,主要是华为的代理商。

华为副主席徐直军 被控告共谋窃取技术

去年10月,加州圣荷西CNEX Lab公司指控华为阴谋窃取该公司的固态硬盘(solid-state drive,SSD)计算机存储技术。

德州东区联邦法院于4月17日举行审前听证会,CNEX的律师小组在会上指出,华为副主席徐直军指示一名华为工程师分析CNEX的技术信息。

华为否认CNEX的指控,本案诉讼仍在进行中。

2016年6月,该名华为工程师冒充为潜在客户,与CNEX主管会面。后者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向该工程师提供了CNEX的商业机密信息。随后,该工程师制作了一份关于CNEX技术的报告,并将其交给华为芯片开发部门、负责维护竞争情报数据库的海思(HiSilicon)半导体。

CNEX律师另外指出,华为与厦门大学合作,共同商定侵犯CNEX商业机密的阴谋,华为员工并向徐直军报告与厦门大学之间的安排情形。

依法庭文件,厦门大学教授毛波(音译,Bo Mao)在2017年与CNEX公司接触,以进行学术研究为由请该公司提供计算机存储器板(电路板)。CNEX在与厦门大学签署严格的保密条款后提供电路板。

CNEX律师尤金‧马尔(Eugene Mar)说:“由于厦门大学的刻意隐瞒,CNEX并不知道该大学不仅与华为合作,并且与华为签订协议,提供所有研究测试报告。”

马尔律师引述其他华为员工的话指出,华为将厦门大学的研究结果应用在芯片项目,其中包括将于今年发布的一个芯片项目。

华为员工不配合遭解雇

华为加州办事处的软件架构师杰西・洪(Jesse Hong)在诉讼法庭中表示,他的老板于2017年11月命令他以虚假公司的名义登记参加脸书举办的行业会议。

这是脸书邀请其他公司参加的电信基础设施项目会议,讨论网络设计的合作,但是没有邀请华为参加。

洪某表示,他拒绝老板的指示,他的上司威胁说:“如果你不同意,那么你现在就辞职。”

洪某不为所动后,华为解雇了他。华为表示,这是出于善意。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5-26 5: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