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逾二千港人六四30周年游行 抗引渡恶法

参与人数倍于去年 青年人增多忧香港处关键时刻

支联会26日六四大游行,由湾仔修顿篮球场游行至中联办。不少上街市民同时表明强烈反对中共和港府强行修订引渡条例。(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43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2019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支联会26日按传统在六四前夕举行“爱国民主大游行”,并加上了“反恶法”的主题。除了坚持追究中共政权血腥镇压学生的责任,亦有很多年轻面孔因反对中共港府强推修订引渡法而首次加入游行。他们表示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须站出来反抗中共对香港的侵蚀。支联会表示有超过2,200人参与游行,较2018年倍增。

2019年悼念六四游行主题为“人民不会忘记—平反六四!公义必胜!”同时力争推倒《逃犯条例》修订,向“送中”恶法说不。游行26日下午约3时由湾仔修顿篮球场起步,游行至中联办。队头拉起“人民不会忘记”的黑色横幅,游行人士沿途高喊“平反六四”、“反送中、抗恶法”等口号。

起步前,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宣读今次大游行宣言,指30年来已有成千上万有形无形的脚印,是港人坚定争取民主的最佳印记。并强调只要人心不死、烛光不灭,相信公义必胜。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相信,今次参与游行的市民除了悼念六四,不少亦希望向政府表达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忧虑,“我们在2003年、2004年一样有呼吁大家反对23条立法。几年前的六四烛光集会,也有学生上台反对8.31、焚烧《基本法》表达不满。”

“所以香港支持平反六四的运动,和其它本土议题的运动精神都是支持民主、反对专制,是会连结在一起的。”他希望2019年修订《逃犯条例》的争议,将激发更多人参加六四烛光晚会,“表达我们对民主、公义的要求,也表达我们没有忘记当年六四屠杀时候,那么多为民主牺牲的人士。”

何俊仁并透露天安门母亲成员近日有被旅游、被灭声及被监控情况,但相信他们的精神力量仍然相当巨大。

26日天气不稳定,一时大雨一时天晴。在占中案罪成、被判缓刑的朱耀明也参与游行,在队头一起拉横幅。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也上街声援,受到许多市民欢迎,争相与他合照及相互鼓励加油。

李柱铭吁林郑勿再伤害香港

李柱铭:林郑应撤回草案。(李逸/大纪元)

针对中共胁迫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引起国际强烈关注。欧盟日前对此向特首提出外交照会,八位来自美国参众两院的跨党派议员也向林郑月娥发信。不过林郑皆不为所动,还声称这些国家没有具体意见,甚至称他们受泛民误导。李柱铭回应说:“因为她不可以‘认衰’,在共产党面前不可以认错的。认错不就是她错了,怎么搞?就要下台。所以无论如何都撑,继续讲大话。”

他批评林郑身为特首没有考虑港人的利益,强推恶法,“你看看为什么现在这么多领事馆反对,就是觉得通过这个法例之后,保障不到他们国家的公民在香港的人身安全,所以出声。”他强调林郑应撤回草案,“尤其是台湾都不要人了,完全没有急切性了。应该撤回这个草案,其实她是有责任坚持一国两制的,现在反而我们出来坚持,她反而想取消香港国际的城市这个声誉,其实她是在伤害香港。”

青年学生上街抗法

今次六四游行加入反引渡恶法的元素,不少青年学子为抗恶法上街。

港大学生施先生:中共不断侵蚀香港。(蔡雯文/大纪元)

18岁的香港大学学生施先生是第一次参加六四游行,除了争取平反学运,主要上街原因是为反对引渡恶法,“现在香港政府都越来越猖狂⋯⋯它冠冕堂皇说要引渡内地来香港的逃犯去内地,开头想借陈同佳‘过桥’,到现在台湾当局已经说不同意移交陈同佳,它都继续强推这条条例。其实我们看到它只不过是藉这个实现它的政治目的。”他强调决不同意此恶法在立法会被强行通过。

及早发声 怕明年上街犯法

社企周小姐:亲友担心恶法通过。(蔡雯文/大纪元)

约30岁的周小姐从事社企工作,她直言今次上街除了六四,最大原因是引渡恶法:“因为有很多东西你不清楚(中港)法例有什么是一样,有什么是不一样,可能不知觉间,普通市民做了一些东西就说你犯法,可能经过香港又要拉回去。大家明明很不安的状态下,它就夹硬说继续去了,好像越来越没有人权去说话。”

她坦言香港人过去多数“政治冷感”,自己近几年开始留意到香港的变化,今次引渡修例更令身边的家人、朋友同事、同学都担心,甚至海外亲友都很担忧恶法被通过,“我很怕,可能今年出完来之后,下年一出来就犯法了。”周小姐强调下月9日民阵游行及六四烛光晚会都会出来表达诉求:“我会来,我觉得现在是香港很关键的时刻。如果我都不出声,日后可能没有时间出声了。”

港人不信大陆法制:中共会依法是空谈

刚从国外毕业回港的余先生今年23岁,他指过往曾参加过六四烛光集会,但没参加过六四游行。今次决定上街是因为引渡恶法如同港人头上一把刀,“我们不能够相信大陆的司法系统,我们觉得他们和我们的司法系统是不同的。我们相信香港这一套,我们不信他们这套,所以我们不引渡人回去,其实就是这么简单。”若通过恶法,香港已不是过去的香港,“即是无论经济上或者人身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其实多方面都受影响。”他直言若外商都撤走,香港经济必定大受影响。

市民余先生:不信大陆司法系统。(蔡雯文/大纪元)

他认为若香港不保,对大陆也没益处:“香港其实好话唔好听,一直都是大陆贪官的走资通道……香港也一直作为大陆和外国一些外商的桥梁,其实搞差香港,就是打断这个桥梁。”

他也认为特首林郑月娥应问责下台,但最根本的问题是香港必须有真普选,真正选出自己的特首:“我们一人一票选特首,全面直选立法会,这就真正的港人治港,而不是它讲那套,它自己委任一个香港人去管治香港。”他也表示会参加下月9日民阵游行及六四烛光晚会。

传道人黄先生:不信共产党会依法。(蔡雯文/大纪元)

教会传道人黄先生强调,反对恶法是因为不信大陆司法制度:“当上面的政治有要求,司法是完全配合的。所以换句说话讲,这个恶法一旦通过之后,它可以随时拉任何一个它不喜欢的人上去。我绝对不相信中国共产党会依法,因为它们的党网中很明显看到一点,它是党大于宪法,宪法是服侍于党之下。

换句说话,宪法写得多好也没有用,当党有需要的时候,它可以跨越宪法做任何事,宪法是不能制止党的。”而且香港法院也无法如政府所言可以把关:“香港政府是没有权质疑上面提供的所谓罪证资料⋯⋯只能够照做。所以讲再多法例上的保障都是空谈。所以原则上是不可以让它通过,否则香港的保护网便会被撕破,香港人便没有保障。”

当年北京学生目睹惨剧 感激港人坚持

亲历六四邹先生:震惊至今无法忘怀。(蔡雯文/大纪元)

1989年时22岁就读北京邮电大学的邹先生去年移居香港后,26日首次参加六四大游行。曾参加学生绝食的他说,6月4日凌晨父亲跟他说响枪了,他早上约8时骑车去木樨地、六部口,看到了那些惨状。他证实有人死亡:“在政法大学看到了那些遗体。”他直言当时的反应就是震惊,至今无法忘怀:“因为从来没有想到在北京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于港人30年来坚持悼念及要求平反六四令他很感动:“我们只是希望感谢香港同胞在30年前对大陆民运的支持,也感谢30年来你们的坚持。我希望香港人民会有更多的自由,更好的空间,能够发展自己的政治、经济文化。”他并相信港人争取民主自由会感染大陆百姓:“因为这个社会一定是会不断地往前走。那么我们这代人过去了,那么新的一代人会有新的追求,那会有新的方式。”

回想当年学生运动,他表示当年希望中国往好的方向走下去,更开明及民主,但30年过去,他认为是走向坏方向,他说,是首次来港参与悼念活动,自己本身有恐惧及担心,但认为要走出来,希望大环境作出改变,也希望香港保持民主火种。

2,200人上街 人数翻倍

游行队伍由湾仔修顿球场起步后,龙头花了大约两小时游行至西区中联办。大会宣布超过2,200人参加,较去年的1,100人多一倍。警方表示高峰时有2,100人参加。

蔡耀昌总结今次活动时表示,六四事件加上逃犯条例的争议,是游行人数大幅上升的原因,他呼吁市民参加在维园举行的六四烛光集会,若届时人数多,将有助尽快成功平反六四。他又说,大陆政治情况恶劣,“天安门母亲”群体被拘禁,不能与外界联系,重申市民要出来为大陆及自己的人权努力。

另外,社运人士雷玉莲沿途洒冥纸,抵达中联办后在现场燃烧冥镪,遭警方制止。◇#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