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死刑犯孙小果变夜场大佬 生父为军方前将领?

人气 43619

【大纪元2019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报导)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在其家人的幕后运作下,不但没有被处死,而且仅仅在监狱里待了十来年就出狱了。出狱后,他还成了掌管多家娱乐场所的老总。

2019年4月,孙小果再因涉黑被抓。其父母的职务背景引发舆论关注。

孙小果再涉黑被抓

中共官方的消息显示,云南昆明市今年4月打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的团伙在其中。

今年5月上旬,上游新闻援引曾接触过孙小果的人士的话说,孙小果已经改名换姓成了李林宸,主要在昆明从事娱乐行业,名下有多家娱乐场所。

知情者还透露,此次孙小果是因多次打架斗殴,被作为涉黑涉恶团伙打掉的。

而孙小果系1998年被中共云南省高院判处死刑的罪犯。

孙小果曾多次涉强奸被判死刑

据大陆媒体披露,孙小果原名陈果,云南昆明人。早在1994年10月,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就因参与轮奸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他却神奇地“在监外执行”。

1997年11月,孙小果又因强奸等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对于孙小果等人在强奸案中的残暴行为,时任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曾对媒体表示,“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办案警官也透露,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保护费”。

1998年,孙小果因强奸、侮辱多位女性,其中包括数位未成年女性,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犯有故意伤害罪等罪名,被云南省高院终审判处死刑。

但诡异的是,孙小果在狱中因发明国家专利,获得多次减刑而出狱。

按照中共最高法院规定,对死刑缓期执行罪犯经过一次或几次减刑后,其实际执行的刑期,不得少于十二年(不含死刑缓期执行的二年)。

但孙小果早在2010年,就已经以“李林宸”的名义在狱外活动,注册多家公司,并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孙小果案发酵 父母情况被通报

21年前就被判死刑的孙小果,为什么能离奇地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引爆舆论关注。

迫于舆论压力,中共云南省扫黑办5月28日又公布了孙小果案的信息,包括孙小果父母等家庭情况。通报称,孙小果的母亲为孙鹤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警察;继父为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插手孙小果强奸案被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等;2004年转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

2019年4月3日,孙鹤予和李桥忠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孙小果的生父陈某系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并称陈某从未直接出面干预过此案。

但《南方周末》5月16日曾引用多个信源报导称,“仅以孙小果继父和生母的职务背景,是难以做到让当时的昆明市公安局都不敢办孙小果的”、“孙小果的‘背景’是其当‘大官’的生父,但孙的生父从未直接出面干预过办案”。

孙小果生父被曝是云南省常委

官媒人民网也刊发评论点出官方通报中的猫腻。评论称,云南省“官宣”回答了舆论已有的关切,但新的问题又来了: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的背景显然谈不上显赫,竟然能内外勾结,展示了普通人眼中“通天”的能量,问题出在哪里?

自由亚洲电台5月27日报导,中共云南省政法体系内知情人士宋先生表示,关于孙小果的生父是谁,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敢提起。

媒体人朱先生称,孙小果原名陈果,有消息指孙小果的生父是驻云南的原14集团军40师政委陈培忠,而官方和陈培忠都一直保持沉默。

朱先生表示,陈培忠是对越作战的一个指挥官,后来做到中共云南省的纪委书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以他这样的能量,给陈果改判成现在这个结果应该还是不难的。陈果那个继父,就那个城管局长可能确实没有这个能力。

简历显示,陈培忠曾任陆军14军40师政委,14军副政委、政委,13军政委,1996年底升任云南省军区政委,第二年兼任云南省常委,1999年转任云南省纪委书记,2001年至2006年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党校校长。#

责任编辑:胡宇龙

相关新闻
充当黑势力保护伞 黄冈公安局前局长被双开
山西公安局原副局长涉黑盗墓 13警涉案
当黑势力保护伞 辽宁丹东前副市长被“双开”
“于欢案”黑幕重重 涉案公安人员达20人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车评:完美的油电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观察】拜登儿子与叶简明的关系匪浅
【时事纵横】美大法官补位战 深远影响未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