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忘10年前救命恩人 象家族长途跋涉追悼

【大纪元2019年05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裴晏综合报导)1999年,当时的南非国家公园里一个大象家族正处于被扑杀的危险中,幸而遇到好心的救命恩人劳伦斯带它们脱离险境。2012年,劳伦斯去世时,这群大象竟然做了一件令人类难以想像的事:它们一行共21只大象徒步长达12小时,来到劳伦斯生前居住的小木屋门前举行悼念仪式!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呢?

因缘际会与象家族结缘

在南非出生的劳伦斯·安东尼(Lawrence Anthony),从小就喜欢探险、热爱大自然,新婚后便带着妻子法兰丝瓦(Francoise Malby-Anthony)卖掉家当,买下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KwaZulu-Natal)一处5千英亩(约6百万坪)的土地,建立了“图拉图拉生态保护区”(Thula Thula Private Game Reserve,Game Reserve即禁猎区)及渡假小木屋(Safari Lodge)。

其实刚开始,安东尼买地的动机并不是大规模收救野生动物,他只是想跟着原住民和保护区驻扎军队,一起保护原始生态,阻止动物们遭到猎杀的悲剧发生。

有天他接到电话,对方告知,有9只大象因破坏森林保护区将被处理掉(被杀死),问他要不要收留。生性疼惜动物的安东尼当然不愿悲剧发生,于是想办法运送它们回到自己的园区内照顾。

 
 

用爱心和耐心 攻破象首领“娜娜”心防

照顾大象,对安东尼来说却是个难以想像的挑战。但是,他不气馁地尝试和不断摸索,最后才打开象家族的心防,得以近距离接触它们,安抚它们曾经被时时追赶的创伤后遗症。从此,象群学会遵守规矩,不再耍野蛮搞破坏或攻击人和其它动物。

当初为了驯服象群,安东尼甚至住到象群栖息处,每天待在它们身边,把它们当朋友一样对待,对着它们说话、唱歌、讲故事加吹口琴。他曾说:“虽然它们可能不会再相信人类,不过,至少可以让它们学会相信我。”

安东尼发现,带头搞破坏的是一只活泼行动力强的母象,他为它取名叫“娜娜”(Nana)。他的第一任务,是先解除它的焦躁不安和防备之心。

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爱心融化了冰雪,安东尼的土法炼钢真的奏效了。一天,他惊讶地发现,原本骄傲无比不可一世的“娜娜”竟然开始主动靠近他——它伸出长长的象鼻,穿过网子,嬉弄安东尼的手臂,直接跟他撒娇玩游戏。他曾描述见证这个感人时刻,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成功收服首领的心,就等于收服一整群家族了。于是,“娜娜”的象家族正式安顿在安东尼为它们打造的温暖家园。不过,后来因为象群不断繁衍后代,“图拉图拉生态保护区”已经容纳不了,安东尼只好忍痛让象群迁移到隔壁隐秘的森林保护区。这下,要探望象群就得开车,而每次象群见到恩人来探望,都会开心迎接。

象首领“娜娜”和它的象家族:

 

感人又不可思议的“丧礼

2012月3月2日,安东尼因心脏病骤逝。

正当妻子法兰丝瓦悲痛欲绝时,却接到小木屋员工的电话告知:有一群大象正朝小木屋走来,而它们已经很久没有过来这附近了!据安东尼的儿子迪伦·安东尼(Dylan Anthony)估计,象家族栖息的地方离木屋很远,它们得花至少12小时长途跋涉,才能走到这里。

当时,“娜娜”带领象群,在清晨抵达木屋,另一批象群隔天到达,共计来了21头大象。它们齐齐列队站在小木屋前,伸出长鼻子对向天空,发出一声声长长的哀鸣,它们用属于大象的方式为安东尼进行一场肃穆的葬礼,徘徊两天后才离去。

虽然,大象为死去同伴哀悼及埋葬它们的事时有所闻,与人类之间的友爱互动并不稀奇,向照护员表达感谢的事也很常见。不过,它们为何会知道救命恩人安东尼已去世,并慎重地前来追悼呢?没有人可以说清楚。

唯一的解释,就如同莱拉·盖欧·伯那尔博士(Leila Gal Berner)所说,象群和安东尼之间已建立某种程度的心灵相通,所以能够感知到“它们心爱的人类好友已经离开”的事实。

2012月3月4日,法兰丝瓦在脸书写道:“今晚,在图拉图拉,整群大象聚集木屋门前,这是我和罗伦斯住的地方。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象群出现在这里了,这真是一个非凡的见证,证明动物有爱的表现和它们惊人的感知力,这是人类难以想像的,而罗伦斯是少数能够理解的人之一。感谢象群们令人动容的表现,罗伦斯的精神会永远在图拉图拉长存。”

安东尼的妻子将他的骨灰撒在保护区草原上,一年后,“娜娜”再次带着象群出现,哀悼恩人离世,表达象家族对他的深深追思。

冒死抢救战区动物 成全球保育动物领导人物

自从安东尼救了以“娜娜”为首的象家族以后,进一步促成了他在伊拉克战争期间(2003年)收养巴格达动物园(Baghdad Zoo)的35只动物。当时,他是冒死想尽办法带动物们穿越炮火逃离战区。

他曾说:“巴格达动物园是中东最大的,我无法眼睁睁看着动物死在牢笼里。我和美、英两国联系,询问他们要如何安置动物,却没人理我,于是我决定亲自走一趟去救它们。”

美英入侵伊拉克才几天,他便赶到科威特—伊拉克边境,却遇美军阻拦,他只好找来两名科威特动物园员工,才得以跟着美军进入巴格达。为了避免被枪炮袭击,他们不走主要道路而是走小路。

安东尼在巴格达待了半年,经过重重惊险,在当地努力凑齐各式救援资源,也亲眼目赌原本近1,000只动物的热闹园区,半数动物已经死去。很多动物因战火遭遗弃或被盗走,更多是活活饿死的,他抢救了其中35只动物带回南非。

为了救这批幸存的动物,安动尼还差点因而丧命。他曾说:“当时没有意识到,那会演变成一场大屠杀,但也无法回头,就继续前进。我本来以为能轻易进出,进去之后才发现要出去太难了。”

后来,这段经历被详细记载于安东尼和记者葛拉汉‧史宾塞(Graham Spence)合著的《巴比伦之舟:巴格达动物园战时的惊人拯救》(Babylon’s Ark)一书,还被拍成好莱坞电影《祝你好运,安东尼先生》(Good Luck, Mr Anthony),于2010年上映。

安东尼生前的著作《跟大象说话的人:大象与我的非洲原野生活》(2009)以及《最后的犀牛》(2012),都是动物保育类有名的畅销书。

相关影片»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