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发代首”:曹操严于律己 陶侃以信取胜

文/杜若

曹操像。图片取自《月百姿》。(公有领域)

  人气: 4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中国古代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保全自己的身体是孝道最基本的要求。古人通常不会自己割断头发,除非被处以“髡”刑。髡(音昆)刑,古时的一种刑罚,即剃掉男子的头发,让其颜面扫地,以示羞辱与惩罚。这种刑罚比挨打还令人痛苦。或许,这就是世人所说的:“士可杀,不可辱。”

正史中,有二则割发代首的故事。一位是曹操,一位是陶侃。但他们并不是遭受了髡刑,而是另有原因呢!

曹操严申军纪 割发代首

曹操亲率大军出征,途经一片麦田,下令军中将士不要践踏麦子,犯者以军法论处。所以骑兵都下马而行,以手扶麦,以免损害百姓的麦子。

行进途中,不料曹操的战马忽然受惊,直接窜入麦田中,踏坏了一大片麦子。曹操为申明军纪,遂即招来行军主簿,商议自己的践麦之罪。

主簿以春秋之义“罚不加于尊”对答,刑罚可以不加在尊者身上。主簿认为,丞相身份尊贵,怎么能够轻易加刑。

曹操说:“我自己制定的法令,自己都不能遵守,又怎能率领部下呢?”作为军队统帅,眼下军务当急,身负社稷重任,不能自杀。于是曹操割下自己的头发,割发以代首,严申军纪。三军将士见了,无不悚然,彼此严守军令,不敢触犯。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他知道天助汉室,于是效古人知必死而守义,匡正汉室,救济苍生。曹操抑豪强,兴屯田,兴修水利,申明法度,力保汉朝国祚得以延续几十年。

曹操像。(公有领域)

陶侃割发为信 以诚取胜

晋朝时, 蜀郡有一小吏名叫杜弢(音淘),盗窃官府的库钱后,带领一批流民,袭击荆州官员。这伙盗贼横行荆湘,反抗晋朝王室。

建兴元年(313年),贼寇王冲自称荆州刺史,占据江陵。名将陶侃手下有一位参军叫王贡。王贡假传陶侃命令,任命杜曾为大都督,击杀王冲,并收降其军。陶侃召见杜曾,但杜曾不去,王贡也不敢面对上级,于是和杜曾举兵反叛。后来,王贡畏罪而逃,投奔杜弢。

陶侃派周访等人率军入湘,征讨杜弢。王贡率领三千精兵奔向武昌。陶侃派郑攀及伏波将军陶延夜袭贼军,大败敌方,收降上万人。王贡撤军逃遁。不久之后,王贡再次向陶侃挑战。对阵之际,王贡见到昔日的上级,有意气气他,于是把双脚高高地搁在马背上,表示没把陶侃放在眼里。

陶侃并不急于迎战,而是远远地平和地对他说:“杜弢本是益州小吏,盗用库钱,其父死了他都不奔丧。你本是一代英才,何苦跟随盗贼?况且天下有白发老贼吗?”言外之意,做贼的哪有活得长的?

王贡觉得陶侃的话很在理,于是收敛了狂妄的姿态,顺势把脚放了下来,说话的态度也变得温和了。陶侃见状,知道可以以智诚取胜。他割下自己的头发作为信物,派使者交给王贡。古人的理念中,头发可以代表头颅。割下头发象征以自己的脑袋和你交往,含有“刎颈之交”的意思。

王贡见陶侃有如此诚意,遂即率军归降。杜弢经此变故,其他部将也相继溃散,杜弢最终也兵败身亡。陶侃不费一兵一卒,收降了王贡,解除了一大患。@*#

陶侃(公有领域)

事据《三国志》卷1,《晋书》卷66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魏武帝曹操诗歌有云:“天地间,人为贵。立君牧民,为之轨则。”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其济世安民、肃清寰宇之志及一统天下的雄心和抱负,跃然纸上。而为了实现这雄心和抱负,曹操凭借其非凡的政治和军事才能,金戈铁马,历经三十余战,终于统一了北方,结束了北方的分裂状态,延续了汉王朝的统治。期间,多少英雄归附,多少豪杰向往,多少经典故事流传。宋代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上说曹操“有大功于天下”。
  •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拨乱治世,天下莫敌。曹操造就中国文学史上黄金时代之建安文学,使中国神传文化在长期战乱、社会残破背景下得以承传兴盛。其武学巨著及用兵计谋为后世历代兵家推崇传扬,故后人称“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曹操杜绝官民淫祀,铲除低灵乱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国上下习道成风,举国清平。
  • 关羽西保麦城。孙权使硃然、潘璋断其径路。十二月,潘璋之司马马忠俘获关羽及其子关平于章乡,斩之,遂定荆州。孙权传关羽首级于曹操,曹操以侯礼葬之,亦了结一段千古传唱之曹操与关羽,惜英雄、识英雄,英雄结草、涌泉相报所结之“义”缘。
  • 《三国演义》开篇就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乱世纷争中,人们该何去何从?何为天道?什么是行为标准?是从道德来划分的。
  • 陶侃,字士行,中国东晋时期名士,江州鄱阳郡枭阳县(今江西省都昌县)人。他是当时朝廷杰出的人物,很有个性。公元315年,他从荆州被贬调到广州当刺史,因为公务少,他除了读书,每天早晨都会从书房里搬一百块土砖到院子里去,傍晚又将土砖搬回书房,无论严寒酷暑,终年不断。同僚们都觉得很奇怪,问他这有什么意义?
  • 在荀灌一再询问下,荀崧只好坦白告知:“女儿,可惜你不是男子!如今城池快要被攻破了,我想派人突围到襄城去求援。可军士们都有气无力不敢出城, 看来只有坐待灭亡了。爹爹能不着急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