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的便当文化

文/不务正业男子Ayo

不务正业男子Ayo

图为《台味便当》的作者不务正业男子Ayo。(图/高宝出版提供)

人气: 648
【字号】    
   标签: tags:

台湾的便当文化,从日据时期便流传至今,在过去还没有这么多外食选择,也没有学校营养午餐的年代,带便当可以说是许多人成长中相当重要的回忆,同时也喂养了好几代的人。

但是,因为饮食文化、习惯以及气候的问题,台湾人对于便当的需求跟日本人是有许多差异的,像大部分的台湾人跟习惯吃冷饭冷菜的日本人不太一样,非得吃到温热的便当感觉才会对,我想有一部分应该是料理类型的问题,台湾人习惯吃的料理以快炒或是炖卤居多,这些料理大部分要在热的时候品尝味道才会好。另外一个原因,我想就是因为气候的缘故,位在东南亚的台湾,气候大多时候潮湿闷热,如果没有特别注意冷藏保鲜,会有造成食物酸败或食物中毒的风险存在。

讲到这,我就想起我人生中的第一个便当。

便当,是有灵魂的

在我刚念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大部分的同学都是吃学校提供的营养午餐,或是早上送进蒸饭箱蒸热的隔夜便当菜。

后者的回忆,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不是特别美味的,因为这样的便当,大部分都是由家里准备的居多,而且多是前一天做的晚饭,隔天再带去学校或公司蒸热来吃,等于说不到24 小时又要吃到一样的菜色。

但是我的便当不一样。

那时候,班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午餐便当是妈妈当天现做,而且亲自送来的。因为妈妈对料理的营养和品质要求标准很高,她也不让我把便当拿去蒸,我还记得她说过:“我们小时候就是带便当到学校蒸,那个蒸饭箱的味道太恐怖太杂了,各种菜肴气味互相沾染在一起,就像大杂烩一样,食欲都没了!”

所以,妈妈会在我吃完早餐出门上学后,赶去市场挑菜买肉,再赶回家一道一道菜做起来装进便当盒里,几乎也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做完后趁热送去学校给我。因为便当里都是新鲜热菜,打开的那一个瞬间,热气与香气会毫不客气地四散出去,我几乎可以从别的同学眼里,看到他们的羡慕跟嫉妒。不好意思的同时,又会感到很骄傲,我可是有当天现做便当可以吃的人呢!也因为妈妈亲送便当这件事,我变成班上午餐时间里最开心的人了。

说实话,我真的是很幸运的孩子,有母亲曾经用这样的方式帮我准备便当,让我对于吃便当这件事有了很棒的回忆(当然也间接养成了我刁嘴的坏习惯),那种温暖是一辈子忘不了的。我想,这也是我会开始做便当、分享便当照片与背后的故事最主要的原因吧!对于我来说,便当是一种传递情感的一种方式,像是每一个由妈妈亲手准备的便当,都能看见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疼惜与爱,或是为自己所喜欢的人做上几样他/她爱吃的料理,放进便当盒里来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便当也可以是记忆的载体,像是我会把自己小时候爱吃的家常菜放进便当盒中,只要一口吃下去,就会想起小时候妈妈为我准备便当的爱、长辈们悉心烹调菜肴的心意,偶尔也让我怀念起成长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我相信对于现代人而言,为自己准备一个便当,它可能不只有填饱肚子的功能而已了,它也可以包住某些我们曾经快要遗忘的情感与事物,在我们感到疲惫时给我们更多力量,成为解药。同时,也让我觉得,离家不再那么远了。

<本文摘自台味便当:30个便当提案╳46种家常配菜╳15道私房好味道,高宝出版提供>

台式家常菜:红烧小卷便当作法

女童带日式便当上学遭霸凌 妈妈一招改变同学的想法

做料理 解乡愁 记录那些快要消失的记忆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9-05-31 3: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