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谢阳:勇敢是中国律师最稀缺品质(下)

中国维权律师、“709”案律师谢阳近照。(大纪元)

中国维权律师、“709”案律师谢阳近照。(大纪元)

人气: 14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2日讯】:2017年1月,“709”律师谢阳在监禁中遭受酷刑折磨的证词震惊海内外,其后,谢阳在中共央视认罪,否认自己遭受酷刑,后被取保释放。此前,谢阳曾在陈建刚律师发布的《会见谢阳笔录》中表示:“如果将来我有任何认罪的表述,都是一种交易。我知道我家人迫切想见到我,我父母都年迈了,非常思念我。”

接上篇

目前中国律师最稀缺的品质就是勇敢

记者:您认为,在目前的中国,什么品质对律师是最重要的?

谢阳:勇敢,目前中国律师最稀缺的品质,就是勇敢。

我认为,律师不是研究法学的研究员,具备基本的技能、理念,把案子弄好,并不需要很深的法学理念,只需要你的良知与勇气。

一些维权案件对这个社会的构建,起到一个技术性的架构作用。律师帮助老百姓用制度去保护人性的善良,保护善,同时也抑制它的恶。

构建这样的一个架构,现在更多需要的,是勇气。对于这个社会上不公正的事情,敢于表达你的观点,发出你的声音,现在已经很难了。

对“709”律师打压以后,敢做事的律师还有吗?以前的敢言律师,现在都干掉了。就包括法轮功的案子,还有多少律师敢说话?敢接受海外媒体采访?现在已经变成很稀缺了,那时王全璋、王宇等,什么话不敢讲啊?该说的全说了!

记者:您现在是什么案子都可以接吗?

谢阳:我个人愿意接任何案子,我和当局都谈好了,什么案子我应该都可以做。作为律师,我依法代理案件,如果说我违反了刑法,你们拿尺子过来量就是了。

但我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压力,他不准我接一些案件,包括法轮功信仰案。本来我出来的时候,是王全璋的辩护人,后来它们(中共)背后搞了一下子,我们律所就受不了,它们(中共)威胁我们所主任嘛。

律师事务所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不是有担当、有责任的律所,谁敢要我?这要承担巨大的压力。

他管控你 不过就是他养家糊口的一份工作

记者:您出来以后一直被监控,那您怎么与监控您的人打交道呢?

谢阳:北京它每时每刻都想知道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它一查就查到你,通过手机定位找到你的位置;启动你手机上的一些软件,确定你现在说什么,这都是有可能的。

如果你没有想踩着我往上爬、把我作为政绩,这样的人,我会跟你交流沟通。

国保维护这个邪恶的体制,只是为自己谋福利;但基层的人就不一样,很多民警,他们都是有思想的,你做这个事情,他可能内心很清楚,高兴得不得了,只是他不能去表达。

他管控你,不过就是他养家糊口的一份工作,所以不要把他们与自己完全隔离起来。如果我开房不用自己的身份证,他不知我在哪里,他就会恐惧、焦虑,对那些我特别信任的人,我会降低他的焦虑。

对那些想把我作为政绩往上爬的人,我会防着你,我的手机会做一些处理——通常我都不处理,因为我讲的就是事实,是我可以对所有人讲的事实。

我什么都可以拿在桌面上说。有的律师为了避税,搞来搞去的,我的律师费都正常走帐。但我从不交税,我交税给你,更助长你的邪恶,我不交。那说不定哪天你搞我,我就用钱补上,如果说用钱解决不了了,那么你该怎么关我就怎么关我。

与他们把关系搞好,不是说没有原则,我从不迎合他们。你不碰我,我不碰你。我办我的案子,我的思想不会跟你汇报。你说你感兴趣,那以后我会告诉你,之前我不接受你的指导,之后也不需要。

记者:那他们允许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吗?

谢阳:当然不允许。他们问过我,为什么你还要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我说,因为你国内媒体不采访我啊,你采访我,就是让我念稿子。那外面的人问我,为什么我不能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呀。

记者:据说每年的5月31号,是律师年检的截止日期,很多律师都很紧张,担心一点小事,比如接受采访啊,就拿不到律师执业证。

谢阳:我从不担心,今年律师年检,到现在我还没通过,但我不急。这个律师证的年检,对我不构成威胁,因为这是我同当局交易的一部分。如果我的律师证出了问题,如果他们反悔了,那么我后边的行动就会让他们不可控。

有律师证我过得很逍遥,没有律师证,我粗茶淡饭也是可以的。你要我跪下来跟你要,跪下来乞讨?我不会!你让我出卖我的良知和人格,怎么可能呢?

有些律师以为,缩着自己,用妥协就能换取党国的怜悯,怎么可能呢?

2019年5月21日,谢阳律师陪同王全璋太太李文足来到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王全璋,未果。22日早晨,谢阳陪同709家属再次来到监狱,在铁墙外呼唤王全璋的名字。期间,远在美国的谢阳太太陈桂秋打来电话声援。(谢阳提供)
2019年5月21日,谢阳律师陪同王全璋太太李文足来到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王全璋,未果。5月22日早晨,谢阳陪同709家属再次来到监狱,在铁墙外呼唤王全璋的名字。期间,远在美国的谢阳太太陈桂秋打来电话声援。(谢阳提供)

如果这个政治不保护亲情 这个政治本身就是邪恶的

记者:您现在被中共列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物,不能出境,您去不了美国,无法和家人团聚吧?

谢阳:我两个女儿和夫人都在那边,每天我们都通话。我肯定是想去美国见亲人了。我反复跟他们讲,别逼我,把我逼得走投无路了,百分之百我会逃。基层国保也总称,他们正在努力让我跟美国的家人团聚。我去和他们争取,和他们讲道理,我说:如果你这个政治不保护亲情,你这个政治本身就是邪恶的。

我想这个事情最坏的结果,可能是一辈子都不让我出去了。做这种律师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没有虚的,你愿意干这些事,必须学会承担,除非你不干。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就自己承担后果,没有人绑架你。

记者:在您心目中,什么人对您最重要?

谢阳:我的女儿、我的孩子对我最重要,孩子代表着我的未来。

他们让我认罪时,用女儿威胁过我,“如果她老师和同学都知道她的父亲是个反革命分子的话,她能抬起头来吗?她将来如果要做公务员怎么可能呢?”

谢阳太太陈桂秋与女儿在美国。(谢阳提供)
谢阳太太陈桂秋与女儿在美国。(谢阳提供)

因为我的事情,我大女儿很抑郁,一直自我封闭,跟同学也不交流。她在长沙中学读书,学校搞活动,她同学都很高兴,但合影的所有照片里,没有一张照片她有笑脸,可见那时她的压力有多大!就是因为我的事情,她脸上没有笑容!那时候她才14岁。

当然她们去美国就非常好了,大女儿基本上从自我封闭走出来,非常的阳光。我们给她买了车,在美国16岁就可以开车了,她带着妹妹一起去上学,挺好的。她们在当地最好的私立学校,接受比较好的教育。两个女儿的学费全由美国的基督教会负责,我夫人现在信基督教。

孩子在我心中肯定是最重要的。但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有时也无法尽为父的责任,我也没办法。我绝对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天伦之乐,就放弃我的追求,我不会!所以他们国保认为,我是个没有温情的男人。

我自己把控不了的事情,随它!总是考虑老婆小孩,没法玩啊!

记者:您可以谈谈现在中美的贸易战吗?

谢阳:特朗普(川普)现在就是想要共产党的命,他跟这个流氓体制打,他就为干这事来的,就是为消灭中共来的。

他不像奥巴马,中共耍流氓,奥巴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担心这个碰撞,会影响他的选票,生怕把政治上的对决摆在桌面上。川普不会,他也不缺钱。

现在真正的五毛已经非常少了,我有一个朋友就是真五毛,大学毕业,书都白读了,我说你翻翻墙?他不翻墙,天天看《环球时报》。《环球时报》是他们给那个猪配饲料的,他们自己不可能吃饲料,他们自己是很清楚的,只是要这么写而已,还真有人信!

谢阳简历

谢阳,48岁,湖南人,中国人权律师,“709律师”之一,代理过的案件包括新公民运动参与者、中国民主党、基督徒、土地被掠夺受害者及法轮功信仰案。

2011年11月,只身探访陈光诚,被暴打后扔弃。

2011年,声援建三江被捕律师。

2015年5月,接受了徐纯和家属委托,代理徐纯和被枪杀案。

2015年7月11日,因“709”事件被抓,被控“煽动颠覆国家罪”及“扰乱法院秩序罪”;2016年1月8日,正式被捕;2017年1月,谢阳的律师陈建刚传出《会见谢阳笔录》,曝光了谢阳遭受严重酷刑的证词。

2017年3月,谢阳的太太带两个女儿逃离中国,历经艰险后抵达美国。

2017年5月,谢阳被取保释放。目前仍处于中共监控之中。(完)@*#

采访整理:易路行,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9-06-06 4: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