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文:别吹了 中共可动用外储仅为4000亿美元

有评论员表示,中国外汇储备仅有4000亿美元可用。(AFP)
人气: 2266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05日讯】中共的外汇储备一直是中共对外宣传经济成功、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一个招牌,但日前有大陆财经评论人士表示,中共宣称的3.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除去外债,外商投资及利润等之外,能动用的只有4000亿美元。

以下是大陆财经评论人士“冷思维”的分析文章。

最近,沉寂两年多的美元指数,强势突破98,站上了两年来的高点。美元指数的这种表现,不仅代表了世界对美国经济的看好,也代表着未来资本的流向和走势。

自从2017年1月份突破100之后,美指掉头向下,直到2018年2月才触底,这段时间对应的是川普上台后大打贸易战弱化美元的批评,对强势美元的尖锐批评,同时也对应着欧元结束宽松的预期带来的欧元兑美元汇率的上涨。

而在2018年2月份触底88之后,到如今基本一年的时间,美元指数走出的基本是一个单边上升的行情,这种走势对应的是2018年美联储的四次加息,强劲的美元升值预期,让美元指数炙手可热,直到本月突破98。尽管美元今年加息的预期极速下降,但是美国强劲的宏观经济数据,还是给美元带来了强有力的支撑。

4月26日,美国公布一季度GDP数据。其中,美国一季度实际GDP环比折年率初值3.2%,高于预期值2.3%和前值2.2%;同比3.2%,高于预期值2.9%和前值3.0%。

尽管在私人消费和固定资产投资数据有所不足,但美国一季度GDP环比和同比增速双双高于预期和前值,这一最重要的宏观经济数据的逆天表现说明,美国一季度的经济增长很好,那些唱空美国今年经济将衰退,并将被迫降息的评论,基本成了不攻自破的谣言。所以,笔者在此郑重断言,今年美联储降息的概率为0。

利差历来都是资金流动的风向标,美元连续多次加息,其利率已经赶上甚至超过部分新兴经济体利率,这一年来出现的土耳其里拉、巴西雷亚尔、阿根廷比索、港币等一些经济体货币危机,其实都是美元利率上升后的“吸星大法”式的吸金效应。自08年后美元输出的流向已经转向,变成了美元回流,美元利率的上升充当了神奇的指挥棒。

而美元指数上涨,无疑是市场对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的一个必然结果。而美指飙升,特别是美元指数冲击并站稳在100之上,基本都伴随着重大的金融风险事件,新兴市场国家首当其冲。

近日,我们这边也发生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新闻属于爆炸性的,但是主流媒体基本都是轻描淡写,所以没有掀起足够的波澜,但是并不意味着不需要足够的重视。

据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年度财报显示,2018年底,这几家银行的美元债务总额超过了美元资产总额,这与几年前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2013年,这四大行的美元资产总额较美元负债总额高出约1,250亿美元,但现如今,它们欠债权人和客户的美元数额已超过别人欠它们的美元数额。

而其中又以中国银行情况最为糟糕。中国银行持有的美元净资产规模一度比其它任何一家国内银行都多,但到2018年底,该行美元债务较美元资产多出约700亿美元。

这意味着,就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美元资产负债表来说,已经出现了资不抵债的情况。而不管是墨西哥金融危机还是东南亚金融危机,基本都是从外债无法偿还开始的。

有人说,不是有央妈吗?不是有印钞机吗?请注意,央妈的机器只能印“红币”,是绝不能印“绿币”的。遗憾的是,外债债主基本都是不收红币的,毕竟在国际上不好使,而且红币印多了,贬值得更快,坏债的压力也会更大。

有人说,那就请央妈帮忙还绿币嘛!确实,央妈的外储还是有不少的,但是基本上都是账面上的,比如1万多亿的美债,基本上是属于民币印钞的抵押品,是不能轻易抛的。比如说1万多亿的外储,基本是外资企业30年在大陆投资的本金和利润,也是不能动的。还有数千亿援助俄委非伊巴等兄弟们的友谊费,大部分基本是有去无回的,比如委国的600亿刀。所以除去这些,基本上可动用的美刀不过4000亿左右。而这些手头的流动资金是需要用来购买粮食、晶元、发动机等战略物资的。

以上是单单从外储结构分析,可能有人认为不太客观。那么,现在我们从我们外债的角度来分析下,看一下外储的含金量到底如何?

目前官方公布的外债,包含政府债券和企业债,是1.9万亿美元,这一数据非常非常保守。日本大和证券估计,如果计算官方未列入计算的项目,中国的外债可能高达3至3.5万亿美元!

就算以1.9万亿外债计算,这意味着中国3万亿外储中,首先要减扣1.9万亿外债。况且,62%的外债为风险很高的短期外债,也就是说今年必须至少偿还1.2万亿美元的外债;其次,外债增加速度异常迅速,2018年以来增加了14%,如果从2017年来看增加了35%。

四大行、房地产企业和阿里、腾讯等民企巨头,都是发债的主力军。大量的债务到账后基本都纳入了外储的统计口径,这才是这两年来顺差不断萎缩,但是外储不降反升的主要原因。

不管是中国政府推行的一带一路,还是国企、民企在国际上的投资、并购,基本都是需要真金白银的美金打底。有能力的企业,比如四大商业银行、房企巨头、BAT等巨头可以在国际上发行企业美元债券,而那些次一些的则只有以国内的民币资产为抵押,向商业银行融资美元进行境外投资,这就是俗称的“内保外贷”操作,也是这两年从上到下都默认和大行其道的“骚操作”。

其实要说到这一招,以债务充实外储的乾坤大挪移招数,可以算是偷天换日,看似天衣无缝,但是最终兑现债务之时,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今年到期的1.2万亿美元的短期外债,就是对外储含金量的巨大考验。

而汇率的大幅贬值,算是对应天量外债压顶的无奈之举,否则,四大行、地产巨头、BAT,哪一个是死了不会伤筋动骨的呢?贬值就如七伤拳,万不得已,不要启动这一招,否则40年积累起来的货币信誉,将更加原形毕露了。

不管是孙行者还是六耳猕猴,只要是到如来佛面前,总是要显出真相的!2019年就是验证外储成色的试金石,也是考验汇率的试金石,拭目以待看大戏吧!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9-05-05 4: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