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教授目睹中共戒严部队对六四学生扫射

1989年春夏之间,从首都北京开始,中国爆发了一场震惊中外的爱国学生“自由民主运动”,一位北京大学生全程参与并用相机记录了这个历史时刻。(Jian Liu 提供)

人气: 96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6日讯】中共屠杀“六四”学生30周年来临之际,曾参与“六四”的、北京电影学院前教授郝建回忆起这段经历,心中仍是悲痛不已。当时,他的堂弟死在中共枪口下,也让他认清了中共的极权本质。

郝建向香港《苹果日报》回忆说,1989年时北京的抗争情绪非常高涨,他亲眼目睹戒严部队对学生扫射的一幕,及他失去堂弟的悲痛。

当年,郝建从一开始给学生送食物、送饮料,到后来自己也跳到垃圾桶上带领市民一起喊口号,北京电影学院的游行标语和传单是郝建所写。

6月3日的夜晚,对很多亲历者来说是无法被磨灭,对郝建来说亦是如此。戒严部队在夜晚10点多开枪了,郝建说:“中共当时最怕军队不开枪,否则会对其政权形成致命性的变化。”

中共部队开过来的时候,郝建在天安门西侧的南长街附近,军人手拿盾牌,端着冲锋枪涌了上去,在他面前二三十米处有学生拍照,他说:“照相机闪光灯一闪,一梭子弹就立刻打过来,我亲眼见到两个学生倒在地上。”

“法西斯!暴徒!”郝建和群众大喊。

血腥一夜过后,郝建回到北京电影学院,途经政法大学时,他看到主楼门厅停放着5具遇难者尸体,尸体当时仍在滴血,有人的头颅被坦克压爆,绑在头上的红布条已经深深嵌入了面颊。

当时,郝建的堂弟郝致京也失踪了。在之后的二十多天里,他寻遍北京各大医院的停尸间,终于在复兴医院的狭小冰柜中寻获堂弟全身乌黑的尸体。

对于当下中共,郝建对《苹果日报》如此形容:“形势更加严重、控制更加高压、气氛更加寒冷。”他对中共的任何改革,已不抱任何希望。

郝建认为,当下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已经死水一潭,公共领域和公民社会已进入“冰河期”。

现年65岁的郝建,1983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88年,毕业于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暨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部,获硕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1989年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中共动用坦克和装甲车屠杀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及民众。2014年美国白宫解密文件显示,六四期间,死伤民众高达4万人,其中约有10,454人死亡。

一位当年19岁的北京大学生刘建全程参与并用相机记录了这个历史时刻,见证了北京的学生和市民的爱国热情,以及随后“六四大屠杀”。日前,刘建拿出沉寂三十年的两千张“六四”照片,授权大纪元和新唐人发表。

“我们作为中国人,作为亲历者,有义务告诉人真相,要让后代知道真相。”“不能抹掉历史!没有哪一个政府能抹掉历史。”刘建说。他近年来到海外,明白了被中共洗脑,决心揭露中共的谎言和迫害。

责任编辑:许梦儿

评论
2019-05-06 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