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佩斯金提议以白兰命名旧金山中国城地铁站,引来华人批评

人气: 3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曹景哲、周凤临旧金山报导)华埠中央地铁站的命名问题,再次成为旧金山的焦点。近日,第三区市议员佩斯金(Aaron Peskin),提出将中央地铁站站名从“华埠站”(Chinatown Station)改为“白兰华埠站”(Rose Pak Chinatown Station),引发了华人社区的关注和热议。而佩斯金2011年曾蔑视地称白兰为“旧金山美籍华裔社区的多年来充当看门儿的”,他对白兰态度的大反转也让人深思,到底是什么政治利益让他有如此的转变。

2016年9月18日(周日)上午,旧金山中国城侨领白兰在旧金山猝死。在民众反对声中,当年10月11日市议会通过了不具约束力的决议,建议交通局考虑以“白兰”命名即将在2019年开通的华埠中央地铁站。但该决议到市长办公室后,当时的市长李孟贤(Ed Lee)并未签署而退回;市交通局董事会随后一致通过决议,车站应以地名而不是人名来命名,挡回了市议会的决议。

佩斯金今年再次提案,周一(6日)在市议会交通委员会讨论,有团体将在市政厅前举行集会抗议此提案。佩斯金的提案引起湾区华人的热议和批评,有人已经募集了二千多个签名反对此提案。

华人以白兰为耻 更希望用华埠站

在微信圈里,很多人都认为,Chinatown Station更合乎道理(make sense)。

朔古网友说:“用‘Chinatown Station’中国城站,总比任何一个以个人名义为名号的地铁站名称符合长远的华人利益,也更能彰显旧金山华人的历史整体贡献而非标榜一人。”

Hot King网友说:“旧金山中国城地铁站用白兰名字命名,太荒唐。”

“就白兰其人,旧金山尤其Chinatown大部分华人心知肚明。”Hot King表示:“她除了利用华人的选票、利用选票混得与旧金山那些政客狼狈为奸的资本,反过来胁迫与裹挟华人商家外,没有做什么好事。”

“有几家商家不买她的帐,她就诬告(到)卫生局等单位,搅得商家无法营业。”Hot King直言不讳说出这个侨界都知道的事情,并评论道:“这是玩弄法治行她(的)市井无赖,流氓恶霸淫威,除此没见到她为华人争取到任何尊重与颜面。”

华人在微信圈里热议白兰提名案,认为太荒唐。(微信截图)
“用这个丑陋嘴脸名字命名中国城地铁站,我们大部分商家都不同
华人在微信圈里热议白兰提名案,认为太荒唐。(微信截图)
“用这个丑陋嘴脸名字命名中国城地铁站,我们大部分商家都不同

“用这个丑陋嘴脸名字命名中国城地铁站,我们大部分商家都不同意。”Hot King还说:“这搞得谁都意识不到地铁站和中国城有什么关系。Rose Pak名字看起来更像公园或墓地,与Chinatown没有关系!”

还有一位华人网友在微信中写道:“!!!旧金山华人的奇耻大辱!!!旧金山中国城即将落幕的地铁站,是未来旧金山中国城的世界窗口,就是这么一个地标式地点,居然被旧金山市议会佩斯金一流无良政客利用,再一次玩弄中国人的感情,丰满他们腰包与票仓。还准备议会强过关,然后胁迫交通局,要以‘Rose Pak’命名中国城未来的地标。这简直是恶心中国人!!”

“‘中国大妈-Chinese Dama’已经逐渐成为歧视与污蔑丑化中国人形像的,使华人被嘲弄的代名词,而‘Rose Pak-白兰’更是多次被主流媒体包装成,无赖、撒泼、随意骂街,胁迫与控制一部分领取福利的老人的选票,钻营美国民主漏洞,与无良政客狼狈为奸的泼妇,也是被联邦调查局长期调查的对象。”

佩斯金对白兰态度的前后大反转

2011年,当时已经卸任旧金山市议长的佩斯金,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专访时,抨击白兰操纵旧金山政治,成立“Progress For All”组织,强推本来承诺不参选市长的临时市长李孟贤出来选市长。

2011年8月,时任旧金山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的佩斯金,接受新唐人电视采访时揭露,白兰是“权利掮客”,操纵选举,已经涉嫌刑事犯罪。(新唐人视频截图)

佩斯金当时说:“在美国最伟大的地方是美国人不畏强权,敢于张口,我也是敢说话的。让我列举一些个人的名字。这些人是旧金山美籍华裔社区的多年来充当看门儿的。她也是媒体中的知名人物,她就是白兰。但是这不是关于白兰,而是白兰所代表的权势。”

“因为白兰有办法与人合作取得不正当的影响来获取市政府的合同,土地使用权获批准以在旧金山建立新的建筑物。这是关于政治影响力和其如何运作的问题,甚至包括代表旧金山以外的政府利益并与其合作的问题。我很乐意透露他们的名字,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佩斯金强调,“白兰需要她能控制的人。虽然李孟贤是个正直的人,但李孟贤就是她能控制的人。你可以看到当李孟贤当选市长后,他感谢的是白兰。如果你读一读他的女儿Tania或Deanna在《旧金山纪事报》上的文章,她们感谢的是‘白兰阿姨’。”

他最后说,“这可不是我希望生活在的美国。我希望在我生活的美国里,政府领导人是独立自主而不受其它党派控制的,无论这些领导人的族裔和信仰是什么。”

华人正告佩斯金不要玷污父亲的名声

南湾华人赵晨(Alicia Zhao)在写给佩斯金的一封信中说:“作为一名犹太后裔,你应该比别人更清楚无辜的人因为信仰而遭到迫害,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我有不少朋友是犹太人,他们有的在大屠杀中失去了亲人。当他们看到新的迫害正在进行之时,他们是第一个站出来说‘不’的人。”

“非常遗憾您父亲于一年前逝世,我非常敬佩您父亲,敬佩他作为一名获奖的大屠杀研究学者,他以怀念那场令人备受创伤的幸存者而知名。如果您父亲仍在世,我相信他不会赞成你以白兰命名地铁站的倡议,因为白兰帮助中共政权在旧金山输出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个被中共迫害的群体人数巨大。有许多曾亲历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幸存者,逃离中国大陆后,生活在旧金山。”

“在你心目中,你完全知道白兰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被称作‘权力掮客’(power broker)。作为一名‘掮客’,她在玩弄各种名目的政治交易中获益,并非真心为了旧金山人的福祉,而是为了她自己派系的利益。你自己也曾说过,在白兰个人的背后,有着更强大的集团。你曾经是多么有勇气,直接指出白兰,及其背后的中共势力。无论您如今面对什么样的政治压力,请记住,名利转瞬即逝,最终我们的生命将面对审判。请花一刻思考一下,您希望以何种面目被后人所铭记。”◇

(此文发表于1237A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