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评中共窃国七十年

人气: 259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30日讯】呜呼!西来幽灵祸华,中共窃国竟七十载,毁我国脉,此五千年中华最黑暗之一页也。凡我辈,上溯父、祖、曾祖,下及儿、孙,无不遭其荼毒,此炎黄胄裔之最为惨痛者矣!天地之间,耻莫大于此也。前贤有言“辱莫大于不知耻”。某不佞,亦不敢不拒辱也,故撰此文申耻以见于不甘作马列子孙者。“知耻近乎勇”,然后天下事可为也。

中共之政:驱人为奴

中共乃一邪灵,其终极目的是通过破坏文化、败坏道德而毁灭人类,鸿篇巨制《九评共产党》与《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于此已盖棺论定,余不多言。因数陷狱,余于切肤之痛中,乃明中共为政之道——“狱国同构”。

传统中国讲“家国同构”,故为礼仪之邦,“以孝治天下”。而中共截断历史,治国以邪,变国家为一大监狱,而监狱亦为小社会。窃国七十载,中共之政一言以蔽之,驱人为奴也。其基本套路有五。

其一,在狱,狱警为神圣不可侵犯;而中共讲“枪杆子里出政权”,外加“笔杆子”,暴力夺权后垄断政权,绝不分享“领导权”、绝不“民主化”、绝不“三权分立”,反我者死、非我者逃,余下皆为我奴也。

其二,扼脖子、罩饭碗,不甘为奴饿死你。在狱,狱警每天指挥分发狱饭。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强行“社会主义改造”到“改革开放”后再三强调“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中共为何一以贯之的垄断生产资料、控制经济命脉?此之谓也。

其三,极端控制人员流动与信息交流。在狱,在押人员不得接近牢门,更不得与其它牢舍和外界人员喊话、联系。而从建立当今世界难得一见的户籍制度到推行人员“网格化管理”,从“宪法”不写人民享有“迁徙权”到“党禁”、“报禁”、思想、信仰、言论自由全面钳制,从昔日的海外关系拖累、出国难、不准“收听敌台”到今日的网络封锁、严控舆论、严格边控、积极推广高科技监控等等,中共害怕什么?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正常的世界,一个应当拥有的世界。因为,一旦听闻、知晓、接触到了另一个世界,又有谁甘心为奴呢?

其四,毁灭传统,建立党文化。在狱,饭前唱狱歌、“红歌”,上交改造周记、思想汇报。而中国为文明连绵不绝之唯一古国,必欲毁之而后快,诸如反“封建迷信”、“破四旧”、“文化大革命”等等,中共何为乎乐此不疲耶?正常之人难得其解。其实,揭开中共画皮,一切豁然贯通。试想,传统文化主流讲“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其养育之人能被奴隶主任意驭役吗? 故,中共不余余力的摧毁正统文化,建立庞大的垃圾党文化,其核心即在“听党的话跟党走”。

其五,视正信为天敌,强制灌输无神论。在狱,不准阅读宗教书籍。信神为人之天性,而中共以无神论为意识形态之基石,全方位强制灌输,政治高压,并歪曲科学为之背书,其用意深矣!无论棍棒加身、饥寒交迫、辱骂戏弄、鄙视隔离,但凡神在心中,人绝不可能父子反目、夫妻成仇、相互揭发、告密成风。如此,中共驱人为奴之政则破产矣。故,中共视正信为天敌。故,中共对善良和平之法轮功群众无所不用其极也。

遭逢上述五套路,国人能不悲乎?而仍保持自由之意志、独立之人格者,又凡几何?人即萎也,故,中共之罪乃大行其道也。

中共之罪:空前绝后

窃国七十载,中共于人民、于国家、于世界之罪孽,罄竹难书,其大端者八。

第一宗罪:杀人不低于八千万。传统中国讲人命关天。而多方推算,中共窃国后死于历次政治运动和因“人祸”而造成的“三年灾害”时期之人数,当超过八千万。这,远远超过中国历朝非正常死亡人数之总和,也远远超过日军侵华造成中国人民非正常死亡之人数,亦超过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国死亡人数(五千五百万至六千万)之总和。这,是个悲剧或仅仅只是个“数字”?

第二宗罪:劫财。纵观党史,老百姓曰:“解放是抢劫,改革是分赃”。前三十年,通过“一化三改”,中共垄断国家经济,人民普遍贫穷;后四十年“改革开放”,中共国贫富差距跃升世界之最。中共国权威部门报告早曰:“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远超“5%的人口掌握了60%财富”的美国。这“0.4%的人”是谁?中共内部调研报告显示,“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拥有千万以上资金、财产的有548万至560万人及家庭,其中,在职和已退休的中共党政官员有360万至365万,占比65%以上”。更有人曰:“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共产党者,共产于党也、于“太子党”也。

第三宗罪:卖国。中共贯称陆地面积为960万平方公里,但各省数据汇总只有9338226平方公里(据2003年中国地图出版社《分省中国地图集》),此与美国中央情报局《The World Factbook》公布的中共实际控制陆地面积相当。减少的国土,皆被中共出卖给了周边国家。而中共窃国之前,更是卖国。中华民国大陆时期,继承清朝的领土主权,虽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仍致力于维持国家,其陆地总面积高达11,418,194平方公里。昔,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于契丹,建立后晋,予中华民族之创巨且深也,亦远逊中共矣。

第四宗罪:奴民。传统中国讲国富民强,中共则否之。中共企望国强国富,但要民弱民穷;国富强则中共富强也,民强富焉能驱人为奴?薄弱民力自是中共为政之潜台词。其薄弱民力之途有二,其一,限制民利,从割“资本主义尾巴”到民企有幸与作为“主体”的“公有制”“共同发展”,从“国进民退”到“私营经济离场论” ,宗旨即是不准民与党国争利,诸多待遇民企甚至不如外企;其二,愚民,钳制民智发育。无信仰自由则民无道德,无思想、学术、言论、新闻、出版自由则民无能力、知识,无公民与政治自由则民无权利。民无道德、无能力、知识,无权利,则民心易控,而文革可一呼而起也。中共国早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之病国也。

第五宗罪:生态毁。中共战天斗地,“改造自然”,黄河断流、长江腰斩、青藏高原生态崩毁、森林资源危机、土地荒漠化剧长、水污染与水短缺、阴霾翳空、垃圾围城。从“大炼钢铁”、“以粮为纲”运动到“高污染、高排放、高能耗、低效率”的“黑色经济”经济增长(单位资源产出却只相当于发达国家十分之一、二),仅七十年,中国相对丰富的自然资源已总体(严重)短缺,基本良好的生态环境已临崩溃,环境资源恢复重生的能力已被破坏殆尽;而且,“癌症村”之类遍及全国,环境因素成为影响居民健康与导致居民死亡的主要因素之一。中共“吃祖宗饭、造子孙孽”,致使“国破山河已不再”。锦绣中华今日山穷水尽,悲夫!

第六宗罪:人口乱。“计划生育”与“改革开放”并行,乃是披着无神论外衣的大屠杀,一九八零至二零零九人工引流产二亿七千五百万例(据《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0》)。事实与学术研究证明:贫穷与人口数量及分布没有正比关系;不实行“一胎化”中国人口也不会“爆炸”。长期“计划生育”严重扭曲人口规律,导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剩男”约三千万;人口严重老化并且老无所养,“失独”家庭猛增;独生子女教育异化、成长畸形;此外,“计划生育”加速中共国社会道德崩坏。危机举世独一无二,危局几近无解。

第七宗罪:传统断。或云:欲亡其国,必先毁其文化、亡其历史。五千年风霜雪雨、金戈铁马、沧海桑田,中华血脉、文脉、国脉连绵不绝,每朝风采各异,灿烂文明奠定人类正常生存方式。一朝竟毁于中共之手。中共凭借暴力洗脑,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空前庞大、绝无仅有的党文化体系,偷天换日、篡上神位,迫使国人认贼作父、逆天叛道、欺师灭祖,沦为马列子孙(大纪元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叙之甚明也)。不能认祖归宗、忝为中华儿女,哀有过此乎?

第八宗罪:道德残。传统中国讲“忠孝传家远,诗书继世长”,为一伦理型之文化。而中共以“恨”立国,国已不国。先,大搞政治运动,“亲不亲,阶级分”,父母子女相互揭发、划清界限,家庭人伦尽毁;又,“一切向钱看”,物欲、极端享乐主义、末日心态笼罩社会。从“宰熟”、传销先从亲人下手,到两遭碾压、十八路人视而不见的“小悦悦事件”、老人倒地路人不敢扶;从官匪一家、“现在强盗在公安”到砍杀小学生、报复社会等等,中共把人变成非人,大陆几成狼世界。呜呼古国,何曾沦丧至斯!

此八宗罪,凡有良知之人,还要容忍到几时?

定位中共:灾难制造者、人民迫害者、传统毁灭者

华夏子民崇天、重德、勤劳、勇敢,辉煌五千年。然,时移世变,秉“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 九大基因之邪灵,竟得势窃国,此中国空前之浩劫也。

凡杀人、劫财、奴民、卖国、生态毁、人口乱、传统断、道德残之八宗罪,足证中共乃中国之毁灭者,乃强加于中国人民之伪政权也。

故,中共国绝非中国历史发展之一新阶段也,乃中国历史之斩绝也,之断崖也,之黑洞也。

故,视中共国为中国人民之选择者,皆大非也;视中共国为中国之继承者,皆大谬也;以中国之历史文化而论中共之行为与走向者,皆歧途也。

而且,于苏东巨变、冷战结束、世界混乱、主要大国战略迷茫之际,中共不择手段,在道德最败坏时打造了一个快速崛起的“经济怪胎”,一跃而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挟此,运用经济利益诱惑、政治渗透、大外宣迷惑、军事威慑恫吓诸手段,蓄意取代美国、称霸世界,乃为当今世界最大、最危险之“麻烦制造者”(巨著《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论之甚明)。其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乃欲绑架世界共奔地狱也。

窃国七十年,中共之载入史册者,名必无逃于灾难制造者、人民迫害者、传统毁灭者也。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6-30 1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