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个走出湖南大山坳女子的求法之路

兰梅芳看了《转法轮》之后说,“哇,原来这就是我想找的!”(明慧网)

人气: 8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湖南美容师兰梅芳,是一个从大山坳里走出来的女子。2019年5月,在找寻到自己的信仰后,她和6岁的孩子来到美国,投奔自由世界

“我内心一直在寻找一个东西,为了这种寻找,我曾经去过基督教。毕竟大陆网络封锁很厉害,要了解什么东西,要看你自己有没有想法,想了解一些真实的东西。”她说。

兰梅芳的老家地处湖南株洲很偏远的一个山区,父母都是农民。妈妈因为计划生育引产留下的后遗症,不得不到处求医问药。兰梅芳从小在家里洗衣做饭,在梯田地里施肥、拔草、喷农药,带着弟弟妹妹上山砍柴,手上的茧几十年都没有掉。

兰梅芳最初了解一些真实的信息是通过微信。2012年她怀孕期间,在家里休息,就看看朋友圈里都发些什么,发现其中有一些人发的内容很特别,不是晒美食,发广告,而是启迪人应该怎么样独立去思考,让人知道正常人的思维应该是什么样子。比如说,分清政府、国家与政党的区别。

“原来经常有一些鸡汤文,要跟社会妥协,让人混淆的感觉,但是他们会讲一些生活的常识,人要拥有一些简单的自由,这些自由是天赋的,这是我们原来没想过,完全没有涉及到,看完之后就觉得很对;再后面文章揭露了很多原来教育灌输给我们的谎言,我一下子觉得,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了,我的世界观都变了。”兰梅芳说。

兰梅芳看到有个人文章写得特别好,就给他点赞。那人主动约她见面,见面后才知道他是一个法官,因为朋友圈里不能发得太尖锐的内容,会被删贴、封号,所以邀请她面对面的谈。当时就聊了一些毛泽东的真实生平,兰梅芳觉得脑袋一下子受不了。

“有太多人把毛泽东当做神了,我原来也把毛泽东当神的一个人,因为我也没见过这个人,是谁给我们脑袋里灌输这种东西?”兰梅芳心里明白他讲的是真的,只是当时整个人心里觉得很难受。

她觉着自己慢慢醒过来了,就想要更多的人知道,也想做这个事情,也开始发朋友圈。兰梅芳的先生对她说,“你会被抓起来的!”兰梅芳说:“我真是不明白,他是70年代出生的,没有经历过文革、迫害,为什么他就那么害怕?”

兰梅芳还经常发城管打老人家,砸摊子、抢东西的视频,结果发现有些同学慢慢跟她疏远了,有的直接把她拉黑了,有的还讲她是汉奸、卖国贼。

“我有几千的好友,在朋友圈坚持发了一、二年。当时的想法就是,我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这样子的,我想大声的告诉所有的人,后面发现唤不醒,因为我发其他的,自己的生活照片,怎么玩怎么吃,就很多人点赞,我发这些东西,没有一个人给我点赞。”后来,她就开始在亲戚圈里发,因为亲人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不可能举报她。

参加读书会

当地的民运人士组织了读书会,兰梅芳交了费用买了书去参加。读书会上读的第一篇就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感觉跟整个现在国内的现状是一样的,只有一个声音,所有的人都是处于被监控的状态。

还有洛克的《政府论》,传统的中国的《诗经》,刘仲敬的“经济大洪水”等。

组织读书会的是清华北大的高材生,一开始坚持办讲座,后来增加了读书内容。兰梅芳认为,这种读书会有开启民智的作用。主讲人介绍书目大概内容,大家看了书谈感受。

大约一二年后,组织者被国保约谈,国保打电话给很多人警告不许去参加读书会。组织者其实是体制内的人,自己出钱出力,请人讲课,最后请人来讲“湘军史”也被约谈,不许主讲人来。后来读书会慢慢就淡了,偶尔在群里面发一些东西。

“我去过教堂,上面直接打着标语‘爱国爱教’。可是我已经了解共产党的真相了,我是信仰普世价值的,人人生而平等,相信有神的存在,我才去宗教的。在群里,任何敏感的东西都不能发到群里面去,他们聊什么呢?这个姊妹生病了,那个兄弟生病了,为他(她)祷告啊。我就想,神迹为什么不在他们身上发生呢?反而常人的群里面还没有这么多情况。”她说,现在寺庙被共产党控制,还唱红歌,“后面我就很失望了。”

得法

她表示,再后来,有的群里发送大量的石涛的视频或音频,还有文昭的,陈破空的,章天亮的,希望之声明回的《未解之迷》等。她看了《细语人生》节目,看到很多神迹发生在故事主人翁的身上,觉得真是太神奇了。

有一次听到网友明回说,如果想了解更多信息可以加他的微信、QQ,兰梅芳就加了他好友,表示想要了解法轮功,明回很快给她发了电子版的《转法轮》和教功视频。

“我经过好几个月才看完,看完之后我发现这里没有任何不好的东西,其中我看到人是因为道德往下降的时候,人才从高层空间往下掉的。我一下子想起小的时候反复做的一个梦,梦中自己一直在从上面往下掉,掉到一个无边无际无底的一个旋涡里面,每次都是在这时惊醒。我就感觉这个东西真是太神奇了。”她说,“我看了《转法轮》之后,‘哇,原来这就是我想找的!人就是应该这样子返本归真。’”

兰梅芳照着教功视频去炼功,炼完功之后感觉全身很舒服。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她身体上所有亚健康的问题全部没有了,像之前长期有偏头痛、腿受凉疼痛、体寒、血压低等症状都消失了。

翻墙

兰梅芳说,“后来自己学会翻墙,不可能总是靠别人给我发资料。我就想自己第一时间知道真实的东西,所以我就学会翻墙了,自己看了《伪火》和关于活摘的真相。”

她介绍说,有一次她去柬埔寨,需要用google地图导航过去,她明明用的是苹果手机,但是发现下载不了google地图,提示信号说手机ID是大陆的。她明白了,只要是大陆手机都会被限制,是阉割版的苹果手机。后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买个新手机翻墙。

兰梅芳买了新手机后,请人直接把ID设置在境外,就可以下载google应用了;再安装好翻墙软件,就可以打开youtube、脸书和推特。后来,她的亲戚都学会了翻墙,因为翻墙也成了敏感词,大家基本上都说“搭个梯子爬墙”。

她说,“整个感觉就是,有些事情就必须要去做去了解。现在我的家人有的也开始走入修炼了。”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兰梅芳联系上了一位在群里找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在他的热心帮助下,她终于得到了一本纸版的《转法轮》书。

父亲弃毛像

乡下信息闭塞,手机信号不好。在湖南农村,现在不少人家里还供着毛泽东像,“也有习近平的像,好多都一起挂,神台(正厅)上的还是毛泽东。他们自我洗脑。”兰梅芳说。

兰梅芳的父亲早年是组上唯一的党员,到村上去开会,经常发毛泽东的画像、日历。兰梅芳把毛泽东的故事讲给爸爸听,讲毛害死了几千万中国人,讲自己的外公只是个非常普通的手艺人,在全国反右批斗中,被刑讯逼供致死,还被说成是自杀。她讲,他们为什么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去杀人,不是毛泽东发动了上百次的政治运动吗?讲文革夫妻反目父子相残,整个的人伦社会全都被他破坏了。破四旧破坏了多少寺庙,有多少遭了恶报(现世报)……

父亲听完后,就把画像收起来放到楼上了。“我知道这个心理过程,原先知道的以为是真理的东西全都颠覆了,需要一个反思和确认的过程。”兰梅芳说。

她经常回家,几个月回去一次。有一次父亲说对她说,这个东西不能留了,在楼上你去拿,桌子上还有一个塑像。她就拿个榔头砸烂了那个塑像。

被监控

2018年6月,县公安局的人突然给她打电话,说她在群里发了影射国家领导人的信息“大撒币”,要找她谈谈。兰梅芳拒绝了,“如果我犯法,请拿出文书。这是我自己权利范围内的东西,老百姓连言论自由都没有吗?”

兰梅芳反问警察:“怎么会知道这些?”并指出这种言论管控是违法的,他们这种行为就属于德国纳粹秘密警察。警察则说她是犯法的,但又不能说出来她犯哪一条法。

警察还打电话给兰梅芳乡下的爸妈,让他们去派出所一趟,恐吓她的家人。兰梅芳告诉父亲,自己没有犯法,也是成年人了,跟他们没有关系。如果她有罪,让警察随时来找她。

结果,警察从县城开车到市里,真的上门找她了。那天刚好她很早出门,很晚才回来,警察没有碰到她本人。邻居说,警察来敲她家门,警车一直呆到晚上10点钟。她也接到两个警察要求见面的电话。

兰梅芳说,“他们是通过敏感词过滤搜索到我的。我们的微信都是电话号码注册的,电话号码是我家人的,直接找到我的家人和我,什么都清清楚楚,所以网格化管理就是这样的。每一个小区,家家户户住的人员身份信息需要采集上报,通过居委会上门查看。他们就是不想遗漏任何信息。”

为了孩子

了解了真相的兰梅芳,意识到自己所受到的迫害,对国内洗脑教育也充满忧虑。

她表示,小孩子在幼儿园就看《新闻联播》;十八大习近平讲话,小孩子要坐在板凳上背着手看《新闻联播》。到了小学,小学生脑袋里被灌输仇恨,基本上只有中共最好,给小孩子灌输的都是这些,真是太邪恶了。

“几个小学生在一起聊天,就讲这些东西。父母不可能跟他讲这些东西的,这绝对是学校的教育。”兰梅芳说,“原来我也曾经为911事件欢呼过,觉得美帝倒楣了。后面才知道这个国家真的很伟大,扮演着一个世界警察的作用,维护着整个世界的和平,曾经对中国那么好,连庚子赔款都拿来建清华大学,培养人才,让人懂得什么是有尊严的做人,可是中共宣传全部抹杀。包括现在打贸易战,也还是那样宣传美国怎么样,不断去灌输仇恨。”

她说,“它像一张无形的网,我已经经历过这样一个从愚昧无知到幡然醒悟的过程,中间经历了很多挣扎,我不想我的孩子重复这样的轮回。”

责任编辑:胡宇龙

评论
2019-06-11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