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月风云激变 北京当局面临三条路

何坚

纽约港人时代广场声援“反送中”集会游行。 (王黎维/大纪元)

人气: 249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1日讯】6月以来,中国大事不断,局势连连爆出出人意料的变化。先是中共高层分裂加剧,围绕美中贸易战、公开爆发口水战。紧接着,香港抗议中共恶法的大游行创下历史纪录,对已在贸易战火上被炙烤的中共而言,如同火上浇油。风云激变中,历史正在加速,中共被迫入穷途,北京当局面临最后三条路的选择。

中共在“贸易战”上公开分裂

6月10日,中共外交部称,没有确认将举行“川习会(习特会)”。当天川普明确表示,月底若无川习会,美国“立即”对中国商品加关税。

面对贸易战的压力,中共高层的分裂已从暗战走向公开。

6月6日,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研究员叶胜舟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刊文点评美中贸易战,批评中宣部“内霸外王”走不通,只会让国外更质疑。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隶属于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是为中共服务的智库。

这是美中贸易战升级后,中共体制内学者在外媒公开批评中共宣传部门,显示中共内部分裂进一步加剧。

今年5月叶胜舟就曾在《金融时报》刊文,批评“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宣传误导国民和国际,建议中共“积量变为质变,以时间换空间”,尽量拖、尽量和。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共疯狂封网的当下,《金融时报》和叶胜舟的文章都未被屏蔽;而且,叶胜舟能够畅所欲言,也未像其他敢于直言的中共体制内人士那样,遭遇“妄议中央”的困扰。

叶胜舟的观点,被认为是代表了中共内部的改革派或务实派,后者目前被中共保守派或毛左派,批为对美“妥协派”或“投降派”。以江派和部分贪腐官员为主体的中共保守派,把持着大陆经济命脉,控制了遍及各行业的重要的国企和民企,是中共集权政治经济体制的既得利益集团,也是推行结构性改革的最大阻力。

稍早时,6月3日,大陆《财经》杂志发表一篇《以人民的利益为重》社评,呼吁警惕极端民族主义,被认为是在批评中共高层那些鼓吹“搞闭关锁国”之人。虽然该文很快被删除,但王沪宁主管的中宣部将事态升级。

6月6日、8日,党媒《光明日报》、新华社先后发文,将国内持有对美妥协让步论调的人,打上“亲美派”、“投降派”的标签,针锋相对之余,暗藏党内大清洗的重重杀机。

甚至习近平8日在俄罗斯的讲话中,称川普为“我的朋友”,并表示他和川普都不会愿意中美关系割裂。然而,新华社在当天的报导中,屏蔽了习近平的上述讲话,并刊发批评“投降论”的文章。

6月以来中共文宣部门的出格表现、以及改革派的公开反击,显示出,中共高层的分裂,在亡党危机迫在眉睫的压力下,再也无法弥合或被遮掩。

中共高层这种公开分裂,已经将中共内斗从以往的暗战,直接上升为短兵相接、你死我活的“党内清洗”。

香港反恶法游行再创历史 打破中共残局

6月9日,香港举行反恶法大游行,游行人数高达103万人,相当于每七个香港人中,就有一个走上了街头,去抗议中共力推的《逃犯条例》(又称送中条例)。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创下自89年64事件以来,港人游行规模的历史纪录。

再次用良知和勇气缔造了历史的香港人,打乱了中共推动“逃犯条例”的布局和图谋。

一直以来,虽然香港的政治经济已遭中共渗透侵蚀,“一国两制”逐步消亡,但香港尚保有一定的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并因此成为中共的“眼中钉”。

今年2月香港政府表示要通过《逃犯条例》修订案。修订案一旦通过,任何被中共视为触犯法律的人,不论国籍,只要人在香港,都可能被抓捕至大陆,落入中共手中。

港府此举被认为是受中共操控,目的是以此恶法来威慑香港民众,消灭香港的异议声音,以图减轻贸易战以来、中共越来越深重的危机感。

不过,中共的举动适得其反。

香港即将沦陷,国际社会对此高度关注。全球主流媒体都报导了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全球已有数十个城市发起集会,声援港人反恶法。

5月7日,美国国会辖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就此发表报告,将修订《逃犯条例》提升至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层次,阐明美国总统可依法取消香港的特惠待遇,包括独立关税区地位。

香港《逃犯条例》不但未能减轻贸易战带给中共的危机感,反而成为美中贸易战未来可能升级的新战区。

5月8日中共外交部回应美国的关切,称“不值一驳”。不过,中共在《逃犯条例》上,显然又一次做出了误判。

如同贸易战一样,北京当局明显又掉入到王沪宁掌管的文宣部门、以及江派操控的情报系统所编织的虚假信息中,误以为香港人已经在“温水煮青蛙”的“一国两制”中,消磨掉了良知和勇气。

然而,正义长存的香港人再次创造了历史,打乱了中共用恶法“防民之口”的图谋。

当权者面临三条路

近期局势风云突变,彰显历史已在加速前行,中共正在加速败亡。

香港再创历史的大游行,在破除中共图谋的同时,也激化了贸易战和中共的分裂。6月10日,香港特首已表态,拒绝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香港局势不确定性剧增。

而江派出身的王沪宁发起的舆论战,不但公开了中共高层的分裂,同时也用党内清洗的论调,堵死了习近平在美中贸易战中的退路。

面对贸易战和香港危局,当权者如今面临三条路。

其一,在G20川习会中达成临时协议,暂停贸易战。

这是一条苟延残喘的穷途;可能给中共喘息之机,但改变不了结局。

因为王沪宁抢先立下“妥协即投降”的基调,布下党内清洗的诡局,实际上已经堵死了习近平当局在中共体制内,接受美国方案、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出路。

在此背景下,无论北京做出何种承诺、达成何种协议,目的只不过是“以时间换空间”的拖延。但至多等到川普连任美国总统,贸易战会再起、且火力更甚,届时中共依旧难逃覆灭。

不过,在这种选项中,中共很可能会撤回《逃犯条例》,缓和香港局势,以免影响暂停贸易战的大局。

其二,拒绝川习会,或在川习会中拒绝与美国达成协议。

这是一条立竿见影的末路;而且,中共高层的公开分裂,已经从侧面证实了,中共自己其实也明白这一点,很清楚贸易战继续升级必然会触发中国经济危机、覆灭中共政权;只是不同派系为了各自利益在激烈搏杀,顾不上中共存亡的“大局”。

虽然外界都不太相信,北京会在G20峰会上做出这一选择;但中共内部激烈、诡异的斗争,却也加大了这种可能性。尤其是北京当局似乎已落入王沪宁设计的“保权先保党”的陷阱,一直在为其毛左政策背书。

在这种选项中,香港《逃犯条例》可能会被强行通过,以体现中共保守派对局势的掌控。

其三,抛弃中共,为了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利益,进行彻底的改革。

这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也是化解美中贸易战和中国经济危机的唯一方法。

其实,贸易战的肇因就是中共,美国要求纠正的不公平贸易、盗窃知识产权等等,全都是中共的恶行。而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种种危机和矛盾,也都源自于中共体制和中共权贵的贪腐。

习近平如果能看清当前迷局,借助贸易战激发出的、中国各阶层期盼改革的大势,抛弃中共,进行彻底的政治、经济改革;不但能化解贸易战于无形,同时也是为自己和中国民众选择最好的出路和未来。

当然,当权者无论选择哪一条路,对中共而言都是死路。

当权者剩下的机会和时间已越来越少。抛弃中共,才是为自己、为中国,选择的最好的出路。#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6-12 3: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