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重智馆长支持新唐人武术大赛 慨赠七名剑

第六届“新唐人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亚太区初赛日前在台北体育馆举行。青云铸剑艺术文物馆馆长陈重智今年持续致赠宝剑支持大赛,“宝剑赠君子”,祝福他们这一辈子能做的更好。(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12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第六届新唐人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日前在台北举行亚太区初赛,青云铸剑艺术文物馆第三代嫡传陈重智馆长接受记者专访表示,今年持续致赠宝剑支持大赛,“古时有‘季札挂剑’的典故,他今年慨赠7把宝剑,希望这些武术高手将传统武术发扬光大”。

认同新唐人武术大赛理念 陈重智持续慨赠名剑

青云铸剑艺术文物馆馆长陈重智的爷爷是少林岭南派铸剑一代宗师陈天阳,被了圆和尚收为入室弟子。陈重智表示,陈天阳跟随了圆大师8年,一起云游四方为人修护宝剑,他曾为先总统蒋中正保养收藏的刀剑。了圆大师圆寂前,嘱其投身北禅少林北渐派吴修海师父门下,研习武术与铸剑技艺,陈天阳集少林南北派于一宗,冶剑技艺与禅理结合,作品更加精湛与内敛。

新唐人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亚太区专案经理、国立中央大学土木系教授王仲宇表示,他推广大赛跟很多人讲武德时,“尤其跟陈重智讲说要跟他募宝剑,谈到武术大赛很强调武德,我发现他眼睛亮了一下,好像陈天阳跟他一直讲,有传一些话下来,说要做一些事情,他就很干脆致赠了五把精心铸造的宝剑。”

组图:陈天阳刀剑纪念展 陈曾帮蒋公保养刀剑
历代十大名剑系列-六和纯阳剑,示意图。(国立历史博物馆/陈重智提供)。(钟元翻摄/大纪元)

陈重智说,“有一次跟王仲宇在聊,我跟他谈到练武之人,你不能说功夫很厉害,只是比赛在垫子里面的表现,垫子外讲话又是一回事;你要练到里里外外,不管在哪里,都必须要有武德,并不是比赛时才有武德,我们就聊得很契合。”

“季札挂剑”陈重智:宝剑赠君子 盼武术家这一辈子能做的更好

“祖父有传下来说,杀人的是人心,不是刀剑。”陈重智说,练武之人必须学到“手中有利器,而心中无杀意;手中无刀剑,而心中有慧剑;慧剑得以斩心魔。”他今年持续致赠宝剑支持大赛,“古时有‘季札挂剑’的典故,他今年送给男子、女子拳术组、男子、女子器械组和南方拳术组,以及少年拳术组、少年器械组金奖得主共7把宝剑”。

陈重智表示,宝剑是很宝贵的东西,“季札挂剑”表现“一诺千金”,可以让现代人再思考一下,可能对自己的财物也聚得太多,其实钱财乃身外之物,今天在你那边,后天就换到别人那边;君子之间的情怀,还是比器物更重要,“宝剑赠君子”,鼓励希望他们能够像古时的伟人一样,甚至更好超越他们,“毕竟我们藏家收藏剑时,要学习文剑、武剑的精神”,也祝福他们这一辈子能做的更好。

组图:陈天阳刀剑纪念展 陈曾帮蒋公保养刀剑
历代十大名剑系列-三才尚方剑,示意图。(国立历史博物馆/陈重智提供)。(钟元翻摄/大纪元)

陈重智说,他比较偏向传统的路线,很认同新唐人着重在传统的武术。他认为参加武术大赛,“也许你已经是很特别,但我们还要再更好,当然也不是说一定要争第一名;我们自己做到最好才是重要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还要向好的学习。”

“自古英雄惜英雄”,他认为,习武之人要文武兼备,古人讲“智仁勇”,两位佩戴剑的君子,就一定要拿剑出来对杀吗?可以一开始先来下棋看看,再吟诗作对,文字上如果没有输赢,才有动到兵器,“一定是智慧、仁义摆在先,比不出高下才有勇”,最后也就比一比兵器点到为止就好了。“你杀了一个人,就少一个朋友、君子,对方又不是贪官污吏,你把他杀死多没意思。”

习武之人应重视武德

陈重智重视武德,“做剑时不能有不好的想法,那会产生不好的气场,就通通导入到剑里面去。我们必须要持戒、打坐,还要修持,这样做出的剑,才有正气跟正能量。”他说,“慧剑斩心魔”,比如要去工作室了,但因为夫妻之间一句话,她可能就刺痛你了,导致你耿耿于怀没办法做剑,倒不如好好去面对,跟她讲可能刚刚哪一句话,说得不是很恰当,你不要太在意,跟她讲一讲就没事了。”

组图:陈天阳刀剑纪念展 陈曾帮蒋公保养刀剑
历代十大名剑系列-太极剑,示意图。(国立历史博物馆/陈重智提供)。(钟元翻摄/大纪元)

“人一定会有疲惫的时候。”他说,那没关系,“我们眼泪擦一擦, 赶快往好的继续修,往更好的方向走,撑也要撑住,人生短暂就几十年的时间。”人类的惰性,常当人家看到就做好一点,人家看不到就松懈一点。他说,你可以在没人看见时,面对墙角稍微懒惰一下没关系,可是你转过身来,就是要该做好你的样子。

“不懂剑法,就不可能懂得铸剑。”陈重智说。他重视习武修身,“有学南拳、北拳、太极、兵器也都有学,我们都知道要点在哪里,这样做起来的剑,比如太极剑,练太极的人才拿的趁手;又比如练刀法那么多种,每一个刀法运用的要领都不一样,它的比重要怎么样,轻重要怎么拿捏,这些我们都要会;现在也教孩子一起练武,培养下一代。”

组图:陈天阳刀剑纪念展 陈曾帮蒋公保养刀剑
历代十大名剑系列-青萍剑,示意图。(国立历史博物馆/陈重智提供)。(钟元翻摄/大纪元)

支持新唐人武术大赛

陈重智说,每一把剑的比例、轻重会稍微不一样,当然一般入门都长的差不多,再高一阶就会不一样,包括手的大小、人的力气,手劲都不一样,用法要干嘛也不一样。他表示,做一把剑就好像生一个儿子、女儿一样这么辛苦,“我们的剑一定要给能够珍惜,把它列为传家之宝的人,那拥有宝剑的人,一定要有相当品德”。

他说,以前祖父说:“财大气粗的人,我们不会让他请剑。”他会跟买剑的人聊,为什么想要一把剑,“人跟人讲话,磁场对不对,合不合的来,聊聊大概就知道了”。买剑人请回去后,也会关心他最近养的怎么样,如果发觉他或换到下一代对剑比较没有兴趣,“我们有建立交流的平台,可以请回来;或有其他藏家喜欢,那可能会请他跟原买家求剑。”

除了台湾,美国、欧洲等地,都有人来向陈重智求剑。他说,古人是剑不离身,“现代人还有行侠仗义的梦,有想法也要有作法,至少收藏一把剑再学功夫,或有人先练过剑法了,想要一把真剑,也会来找我做剑。”他表示,赞助新唐人武术大赛是推广华夏文化,也有机会认识更多武术界的武林好手,“人多运动就会有健康的身体,若你想要修行,还能修到更高的境界,这对社会也都是好的。”#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