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林郑月娥乱港的目的:把习近平赶下台

图为习近平。 ( Aly Song – Pool/Getty Image)

人气: 386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6日讯】在香港百万人大游行之后,在遭到香港各界和国际社会强烈反对之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仍坚持强推“逃犯条例”,导致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多次反复讲过,法轮功问题是当今中国政局的核心问题,中国其它所有问题都是围绕这个核心问题展开的。4月3日以来,大纪元接连发表特稿《天命昭昭 美国觉醒 共产末日近》、《中共覆灭在即 勿依赖中共保权》、《欢迎举报江泽民等人权恶棍美国资产》,吹响了在全球范围内彻底清算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血债帮迫害法轮功的滔天大罪的结集号。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冒天下之大不韪,强推“逃犯条例”,只是一个表象。实质是,以江、曾为首的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小题大做,利用这件事搅局,企图将在反腐打虎中抓捕了大量“血债帮”成员的习近平赶下台,再次阻止清算“血债帮”的罪恶。

1999年7月20日,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江泽民以为,凭借他掌握几百万军队,掌握所有专政机器和宣传工具,国库里有足够的钱,中共有几十年整人的经验,就可在极短时间,将法轮功彻底铲除。但是,至今20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仅没有被打倒,相反,洪传到了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场邪恶的迫害已经彻底失败。在中国大陆,离开高压和欺骗,这场迫害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了。

从19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曾庆红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提拔重用了一批严重腐败分子,最终,形成了一个以江、曾为首的“血债帮”。欠债要还,欠血债更要还,这是天理。江、曾最担心的是,在他们退休之后,有人清算他们迫害法轮功的滔天大罪。因此,2002年江泽民即将退休之际,江、曾就开始谋划如何防止被清算。

2002年11月的中共十六大,江泽民、曾庆红采取了5个措施:第一,江泽民以中共党员身份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第二,将中共政治局常委由7个增加到9个;第三,曾庆红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国家副主席,以便中共十七大上接任胡锦涛的职务;第四,将迫害法轮功的帮凶罗干提拔重用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第五,将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周永康提拔重用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公安部长,次年提拔重用为国务委员。这样,维持了对法轮功5年的迫害。

2007年10月的中共十七大,曾庆红因名声太坏,受到中共元老的坚决反对,接替胡锦涛的计划受挫。但是,江、曾仍采取了5个措施:第一,中共政治局常委仍维持9个,江、曾人马占多数;第二,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第三,提拔重用周永康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第四,将江泽民的亲信、迫害法轮功心狠手辣的薄熙来,提拔重用为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第五,将曾庆红老家江西的省委书记孟建柱,提拔重用为公安部长,次年兼任国务委员。这样,又维持了对法轮功5年的迫害。

接下来,江泽民、曾庆红准备让薄熙来在中共十八大上接替周永康,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12年2月6日,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这件事有两个直接后果:第一,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抓捕;第二,薄熙来、周永康密谋发动政变干掉习近平的阴谋被曝光。据外媒报导,这是王立军提供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告知习近平的。

2012年2月6日的“王立军事件”,成为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血债帮”由盛到衰的转折点。突出表现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的人事变化上:第一,胡锦涛“祼退”,将党政军大权一次性全部交给习近平;第二,中共政治局常委由9个变成7个;第三,王岐山被提拔重用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第四,中央政法委书记降格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兼任。但是,当时,江、曾仍尽最大努力从中央到地方安插自己的人马,比如,安插张德江等3人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提拔重用孟建柱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提拔重用郭声琨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提拔重用孙政才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等。

胡锦涛当政十年,只是一个傀儡,重大问题都是江泽民、曾庆红说了算。习近平不想像胡锦涛那样当傀儡,就必须从江泽民、曾庆红手中夺权。这场夺权大战从2013年1月十八届中纪委二次全会打响,习发起了规模空前“反腐打虎”战役,也就是通常说的“习江斗”。斗的结果是:习查处了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其中绝大多数是“血债帮”成员;习还通过“强力军改”,将军权掌握在手上。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时,习已将最高权力夺到手。

习近平反腐打虎最大的失误在于:擒贼没擒王,没有抓捕“贼王”江泽民、曾庆红。在中共十九大前,习近平很可能与江泽民、曾庆红达成妥协:习不再追究江、曾的问题,江、曾同意不给习添麻烦。习以为最高权力到手了,可以腾出手来搞点别的事了。十九大后,习反腐打虎的调门立即降低。但是,江、曾是什么人?是比毒蛇还毒的人,你要他不毒,不咬人,他办不到。江、曾心里恨习恨得咬牙切齿:你抓了我们提拔重用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孙政才等这么多亲信,就算完事了吗?没完!“江习斗”悄悄上演!

习近平的另一个严重失误是,在香港问题上,对江、曾妥协。在第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江泽民的亲信、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时,张德江直接干预,民调和民望一路领先的曾俊华落选,民调和民望都不高的林郑月娥当选。中共十九大上,江、曾的亲信韩正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并成为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这就给了江、曾通过韩正继续干预香港事务的机会。江泽民—曾庆红—韩正—林郑月娥,四点连成一线,为今天香港乱局埋下伏笔。

2018年3月,美中贸易战突然爆发。国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川普)打贸易战的筹码层层往上加;国内,中国经济受到重创,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积累下来的矛盾全部爆发出来,习近平一下子陷入内外交困之中。这时,江泽民、曾庆红的机会来了,不断给习近平在国内外搅局(参见我的另一篇文章《曾庆红绑架习近平为中共续命》)。跟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搞好关系,签署中美贸易协议,是习近平摆脱困境的关键。江、曾拼了老命也要把它搅黄了,然后把责任推到习身上。这就是今年5月中美贸易协议即将签署前夕,中方突然“出尔反尔”的原因所在。擒贼不擒王,必然遭祸殃。习正在承受他对“贼王”江、曾妥协的后果!

江泽民、曾庆红在香港的代理人林郑月娥强推“逃犯条例”修订,则是江、曾在香港搅局,将习近平赶下台的一个阴谋。从1949年至2018年,有数百万人逃到香港,中共没有要求港英当局和特区首脑引渡一个“逃犯”回中国大陆,香港没有因此出任何大乱子。相反,香港成了光耀全球的“东方之珠”、“亚洲四小龙”之一。无论从中国大陆的大局看,还是从香港的大局看,现在根本没有必要修订“逃犯条例”。对比贸易战、民生问题,这件事没有任何急迫性。但是,江、曾一直盯着香港,一直想在香港给习制造麻烦。修订“逃犯条例”,纯属没事找事,但是,既然林郑月娥找到这个“事”了,就一定要把它搞成一个轰动全球的大事!

为什么?在习近平前5年反腐打虎的关键时刻,江、曾通过其代理人,时任特首梁振英在香港不断激发矛盾,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2014年9月26日发生的“占中事件”(雨伞运动)。当时,江、曾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香港局势乱到不可收拾,迫使习近平动用军队,并下令军队向示威民众开枪,在香港重演天安门“六四”大屠杀,然后,借机把习赶下台。但是,习没有上当,没有下令开枪,这个阴谋没得逞。

2019年,江泽民、曾庆红及其香港代理人林郑月娥,故伎重演,强推“逃犯条例”修订,香港各界和国际社会越反对,就越强推,结果,导致6月9日百万香港人大游行。6月12日,上万名示威者聚集香港立法会前,阻止立法会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二读时,警方对手无寸铁的示威民众开枪,动用布袋弹、橡胶子弹等暴力镇压,造成72人受伤,其中2人伤势严重。虽然二读被延后,林郑月娥仍坚持强推“逃犯条例”,居然称民众的合理诉求是“有组织动乱”。

江泽民、曾庆红如此急迫地在香港搅局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20年后的今天,国际社会对法轮功问题越来越重视。5月末,美国法轮功学员被告知:美国政府将更加严格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已发签证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向美国国务院提交迫害者名单。6月3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发布了针对人权恶棍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彻底清算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血债帮”的时候已经到了。江、曾惶惶不可终日。尽管江、曾势力已被习近平反腐打虎打得七零八落,但是,他们不甘心束手就擒,还要再折腾一把。在香港制造第二个“六四”大屠杀事件,把责任全部推到习身上,把习赶下台。这就是江、曾通过其代理人林郑月娥乱港阴谋的底牌。

江、曾迫害法轮功罪大无边,清算以江、曾为首的“血债帮”的罪恶,是天意。任何阻止这个清算的阴谋都不可能得逞。#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6-16 3: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