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反送中”没句号 中共回应陈腔滥调

6月9日,香港百万人上街大游行“反送中”,即反对港府欲对“引渡条例”立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人气: 24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6日讯】6月15日下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而舆论表示不接受暂缓修例,坚持争取撤回;民间人权阵线表示16日会再次上街游行,职工盟呼吁全港“打工仔”17日罢工。

香港政府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逃犯条例》,全称《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俗称《送中条例》,因一旦修订通过,将会变相让在港人士,不只是香港市民,也包括身处香港的外籍人士,受制于中共法律。而举世皆知,中共的司法姓党──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中共是“党大于法”。

举例一,李明哲案,李明哲因自己脸书等社群媒体上的网络言论,在2017年3月从澳门入境中国广东时,被中共政府抓捕失踪,后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判刑5年在湖南省一监狱服刑。李明哲是台湾人,在台湾发的文。

举例二,应亮事件,应亮2011年因拍摄改编自上海“杨佳袭警案”的电影《我还有话要说》,不但影片遭到中共政府查禁,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正式起诉。应亮是中国导演,为躲避上海市公安局抓捕而被迫流亡香港。

这两个例子,换个说法,修例以后,“不爱党”的香港人可能“被罪犯”、任何国籍的异议者入境香港也都可能“被逃犯”,然后移送到中共法院不公平审判,甚至酷刑逼供认罪。

就在香港政府罔顾民意、欲6月12日立法二读“送中恶法”时,6月9日103万香港市民“反送中”大游行,震撼全香港,国际媒体也纷纷报导香港百万人民的怒吼。

从报导中,这次“反送中”特别之处,除了是1997年回归后最大规模的抗议,还有主力军是香港90后的青年。不论是游行之后的后续抗议行动中,还是在和香港警方施暴时不畏惧不退缩的对峙中,几乎全都是年仅20出头的年轻人。

《经济学人》文章写道: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年轻到无法怀念英国统治时期,他们对北京重手的不满,完全出于自身。这意味着,“反送中”的主力军,虽然是从出生那一刻就在中共统治之下,但这一群年轻人却对中共不抱任何期待和幻想。

中国大陆看不到的真相,在一国两制的香港还能看到:六四事件害怕学生争取民主、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于是坦克镇压血洗天安门广场。恐惧人民有信仰、修炼“真善忍”,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709事件打压中国维权律师,行刑逼供、精神虐待、注射药物、电视认罪。

其实香港现行法律是在“港英时代”起草,当初《逃犯条例》起草者将中国大陆排除在引渡范围之外,正是因为他们不相信中共统治的法院能做出公正判决。

当年1997年香港回归时,若不是中共政党不被信任,大陆与香港何须两制。如今1997年后出生的香港人“反送中”,说明他们虽然年轻,但深知只要中共政权存在一天,它的任何承诺都不足以采信。不说修例暂缓或是当下撤回,即便是没有任何法律中共都能定罪,因为有个万用罪名“颠覆国家政权罪”。

而中共外交部回应“反送中”,一如往常指责外国势力干预,大陆网民也犀利点评:“100万人是被外部势力刀架在脖子上去游行的?”、“100万民意你不看,瞎说什么外国势力”,“遇事就外国势力煽动,这套用词30年了,令人失望”。

值得一提的留言还有:“90后,希望有生之年看到中共灭亡”。所以,在此之前,“反送中”抗议中共摧毁香港法治、言论自由的行动不会划下句号。而香港也不是孤军奋斗,全世界包括中国大陆民众都在关注支持。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6-16 8: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