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不政改 台专家:违反国际期待

人气: 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台湾台北报导)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法”百万港人上街抗议事件。前中华民国财政部部长、前驻WTO大使颜庆章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包括美国、英国以及世界主要国家认为,中国已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合理必须扛起国际社会责任,最起码不能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更不能成为香港司法独立、言论自由、政治自由的破坏者,反而应以香港作为改进中国相关制度的触媒,但中国当局没有这样做,这是国际上对香港“反送中”发声,背后“重要因素”。

逃犯条例”冲击香港金融地位

对香港回归后发展,颜庆章“不感到乐观与期待”,1997年香港回归至今22年,陆续发生2003年“反23条”、2014年“雨伞革命”以及2019年“反送中”等大规模民众抗议事件,香港官民压力越来越紧绷。

尤其,今年港府强推《逃犯条例》引爆百万港人上街示威,国际人士担忧该引渡恶法危及香港金融环境。颜庆章表示,香港要维系世界金融中心地位,前提是“必须保有高度自由”,才能确保金融纠纷得以公正合理解决,然而《逃犯条例》让香港司法独立受到很大挑战,“香港司法会因中国因素越来越不具独立性”。

中国与世界普世价值背道而驰

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明示,在“一国两制”原则下,中国政府会确保其社会主义制度不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中国当局更允诺,让香港享有持续的自治权、司法独立、言论自由等“50年不变”。香港末代总督彭定康在97主权移交典礼上说,“香港价值的崇高意义,即是一个普世价值,是亚洲未来任何地区,所应当追求的榜样”。

颜庆章认为,当时英国期待,在50年不变的承诺中,中国政治制度会慢慢向香港方向移动,而国际社会也普遍认为,回归后香港的自由、法治与国际化,能为中国共产制度带来改变,“遗憾地,中国当局无法体会《中英联合声明》精神,如今却让香港珍贵的民主、人权、自由、法治价值崩解”。想起香港回归时,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以华丽辞藻宣示:“香港重返祖国怀抱,从现在开始,我们香港同胞将成为这块中国土地的真正主人,而香港将进入发展的新阶段。”如今,在港人的抗议声下,这段话听来格外感触。

国际对《逃犯条例》的忧虑与不信任

近期国际已对中国融入市场经济的期待落空。颜庆章引用美国总统川普之说,“过去25年,美国重建中国,但美方期待的中国,是要往市场经济前进,而非成为WTO规范的规避者”。本次香港“送中恶法”修订,更激起国际社会忧虑与挞伐。美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日前表示,修例可能损害香港营商环境,令居港或访港的美国公民受制于反复无常的大陆司法体制;而德国也表示,正在评估,如《逃犯条例》通过,双边引渡条约是否继续;英国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此前也呼吁香港政府“倾听民众及国际社会朋友的忧虑,暂停并重新审视这些极具争议的做法”。

颜庆章说,“很明显的,包括美国、英国以及世界主要国家认为,中国已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合理必须扛起国际社会责任,最起码不能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更不能成为香港司法独立、言论自由、政治自由的破坏者,反而应该以香港作为改进你自己(中国)相关制度的触媒,但他(中国当局)实际上没有这样做”,这是国际对这次香港情势发声,背后“重要因素”。

川普“人权牌”势在必行

中国人权现况恶劣,将使得中国在国际处境更加困难”,颜庆章表示,人权是全世界共同普世价值,人权并不是欧美权利,或任何一个国家的专属事项,然而,“中国没有随着经济崛起,而在人权自由做出相应调整”,中共当局认为,人权是中国国内事项,国际不该干预其内政,“中国对人权保障忽视到如此地步,包括对西藏、新疆、少数民族、宗教自由的剥削,这在国际上是绝对难以想像的”。

颜庆章说,川普对中从贸易战打到“人权战”是必然,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建议美国总统川普,将人权和民主议题纳入美中贸易谈判,而川普表示,已纳入这些议题,显示美国朝野已形成共识,更加关注中国人权问题。此外,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员共同推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要求每年重新检视香港自治情况,适时检讨对港关税特殊地位,并禁止参与压制人权的人访美,并冻结其在美财产。

中国政治不改 难题终仍回到领导人身上

颜庆章认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应该要了解,中共在中国大陆境内严控人权、封锁消息的“那套作法,不可能在国际化程度高的香港如愿”。因为香港早已是自由之地,世界金融与国际人士汇集,香港“反送中”事件扩大,中共也封锁不了消息,“别说50年不变,就算一天的改变,对港人都是巨变,香港都无法接受,对国际社会也会产生很大惊吓”。

颜庆章指出,中国如不进行某种程度民主化,香港问题就会无解,香港议题无法解套,在未来的岁月,国际关注与香港人民与政府间的冲突张力,只会越来越大;众所皆知,经济发展来自经济自由,经济自由必须透过政治自由,才能确保经济持续发展,“倘若政治改进不能变成中国逐渐追求的目标,最后难题仍回到领导人自己身上”。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