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意诗心】枣之花 情疏迹远自清雅

作者:章华路

小小的枣花像极了小小的星星,随枣枝的形状组成星座。一株枣树就是一个群星闪烁的绿色天空,其中每一颗星都有一个玲珑的小花盘,里面亮品晶地盛着香甜纯净的蜜。(Pixabay)

  人气: 529
【字号】    
   标签: tags:

夏日的枣花,仿佛与秋日的桂花有着同一个清香的灵魂。

记得第一次看到把枣花称为“夏桂”,就是夏日的桂花,是在一位当代女诗人写的一首七绝里,当时心底便不由得轻轻地涌出一串赞叹……

枣花,枣李科枣属,开在夏季。桂花,木樨科木樨属,开在秋季。植物分类的科属不同,开花的季节也不同。但她们的树影同样绿亮婆娑,小花同样暗黄精巧,花香同样浓郁,同样且清且甜,就好像有着同一个清香的灵魂。

枣花实在与桂花有着太多的相同之处,却比桂花提前一个季节来在我们身边,夏历四五月便已缀满枝头,花期又可持续近四十天。

此地人家,凡有院落,无论大小,都往往有枣树。当枣花盛开的时候,那清甜清甜的花香,便从细细的竹帘和窗纱轻轻透进屋里、书里以至飘渺的梦里;又从空中弥漫到外面那些长短阔狭各不相同的小巷与街道,有时让人竟不知是她花香飘来,还是自己飘进了花香之中。

可是行人却并不都知晓这清香来自枣花,因为她们本不起眼,又多被路边房屋或其他的树遮住。她们就这样静静地伫立在后面,只尽心尽力地把无言无象的珍贵花香奉献出来,仿佛这样其愿就已足矣,至于从表面上能否显出自己并不重要。

枣花香得多么“情疏迹远”,而这也正是桂花的品格与境界。

而枣花比桂花可能还多点什么,譬如——蜜。

桂花没有蜜腺,只开花,不出蜜。虽然有时能见到“桂花蜜”或“野桂花蜜”,但那不是桂花之蜜,所谓野桂花也不是野生的桂花,而是柃木花的俗称,属于山茶科。柃木花是一种可从寒冬开到第二年初春的花,是低温泌蜜的稀有蜜种。

枣花是夏季的一种主要蜜源。枣花蜜,是传统的四大名蜜之一。小小的枣花像极了小小的星星,随枣枝的形状组成星座。一株枣树就是一个群星闪烁的绿色天空,其中每一颗星星的心里都有一个玲珑的小花盘,里面亮晶晶地盛着甜香纯正的蜜。

枣花谢了,枣花蜜却存留着枣花的清香,她们的香融进了她们那琥珀色的蜜里。

枣树的枝干瘦硬虬劲奇特,质地密致。曾听得一位朋友说,当年随父母被赶到北方乡村务农时,在冬日将朵朵玉米的爆米花随意插缀在折下的枣枝上,置于粗糙的陶器中,竟然几与梅花乱真。枣枝之美,其实并不逊于高雅的梅枝。

枣花,桂有芳魂梅有枝。然而,纵有着桂花的芳魂,梅枝的雅韵,这般高的品位,枣花却未见被收入花谱,更不要说像桂与梅那样尊至极贵的礼遇了。但她依然年年向世人送去清香。

有时想,总算还没有谁将这宜人的清香诬作恶臭,如果那样,也许是最悲哀的。不过不是枣花的悲哀,而是诬者的悲哀。倘枣花有知,为这悲哀一哭,有识者会知道,她并不是在哭自己。@*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维《长江积雪图》
    生自广寒云幔里,未访梅花,已是绝尘意。几度浮沉天与地,依然清韵长飘逸。
  • 为了看一眼“真正”的,而不是室内盆栽的梅花,曾特意在刚放寒假、新年前的一段时间,乘了廉价的硬座火车和夜船,到江南寻访以梅闻天下的地方。没想到始终无缘得见梅花,却与娇黄清香的蜡梅不期而遇。
  • 把那些蜂蝶们竞相追逐的热闹轻轻让出来,直退到“众芳摇落”的寂寞寒冷里,不意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尽风情” …
  • 白玉石般的鳞茎里,悄然睡着清纯灵秀的芽。当冬神轻轻将她唤醒,翠叶中升起的是雅淡如雪的素花和不绝如缕的清香。水仙花,又静静地含笑而来,带来冬日里的春意。
  • “何彼秾矣,华如桃李”,古老的《诗经》中已有多处提到桃与李。路边有几株野生的山桃花和李花,她们可能是这里最早开放的树花。粉色的山桃花和白色的李花盛开时,周围依然灰色而寒冷……
  • 相传杜鹃鸟啼叫不止流出的血染红了杜鹃花,它声声唤的都是“不如归去”。
  • 美而古老的杏花,有着多少与传统文化有关的故事。
  • 国色天香的牡丹花,有善心有劲骨,高贵,而非富贵。宿根草本的芍药花,和与她一样风姿绰约、花香中带有药香的“木芍药”——牡丹花,一起成为自己心中记挂且年年探访的好友。
  • 杨花实在是云一般的花。自在超脱,无牵无挂,一切随缘。几日狂风过后,不知又有多少落红难缀。“百花长恨风吹落”,但是,“唯有杨花独爱风”,自在轻盈地飘飘飞在风中。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