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ofo被追索2.5亿 待退押金人数超820万

北京街头的一名工人把一辆损坏的ofo小黄车放在一个临时修理场所,那里有成千上万被废弃的ofo共享单车。(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30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心鉴综合报导)日前,一份裁判文书显示, ofo共享单车(ofo小黄车)被自行车供应商追索近2.5亿元人民币。不过,ofo被法院认定已“无可执行财产”。而820多万用户还在“排队”等着退押金……

ofo被认定已“无可执行财产”

《中国证券报》等媒体报导,6月1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一份来自天津高院的裁判文书,申请执行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主体)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于2019年4月16日立案执行,申请执行标的为人民币249,821,023.90元(人民币,下同)。

不过,法院认定,东峡大通已“无财产”,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它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目前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东峡大通公司相关的执行文书有170条,大部分的执行时间都在2019年1月以后,被执行标的金额十分巨大。仅今年5月,东峡大通就收到来自北京海淀、北京朝阳、北京丰台、杭州市、天津市、厦门市、上海市等多个法院的近20件执行文书。仅一个月的执行标的,就超过6,000万元。

同时,东峡大通被冻结股权标的6起,被冻结股权超过1,700万元。不过,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达到150,000万美元,也就是15亿美元。

ofo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东峡大通法定代表人也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而受到影响。

6月12日,来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的信息显示,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直接责任人陈正江被限制出境。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陈正江本人已有16条被列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

ofo的多名主要管理人员也都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创始人戴威有16条被列为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ofo总经理陈婧也于2019年4月30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逾820万用户押金仍未退

2018年,搬离总部、用户排队退押金、戴威与东峡大通被限制消费……关于ofo小黄车的新闻不断出现。

2018年12月19日,戴威在全员信中表示,由于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一整年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当时,戴威说,“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但现实情况是,小黄车仍然欠着不少用户的押金。

2019年6月18日下午,一位ofo小黄车用户表示,她的小黄车使用押金至今仍未退回。据该名用户提供的退押金进度显示,截至6月18日下午3时许,其排在8,202,695位。

以每人99元(老用户)或199元(新用户)押金计算,此前据媒体披露,向ofo申请退押金人数已经上升至1,500万人以上,按照199元的押金计算,累计金额近30亿。

网民:监管部门在哪?

上述消息,引发网民议论纷纷:“完了,我的押金要不回来了。”“监管部门在哪?一直以为押金是有监管的,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几千万人的押金,应该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案件。”“ 2.5亿无法执行,难道也不判刑吗?”

“像传销的融资公司,拆东墙补西墙,没有监管,最悲哀的还是千万用户被骗。”

“名下无财产,单车不提供,客服接不通,押金退不了,余额打水漂。更可气的是直到现在,其官方APP的付款渠道依旧畅通,依旧在坑蒙拐骗,误导消费者去充值……”#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6-19 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