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媒:人民法庭裁定中共仍在掠夺器官

“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冠奇/大纪元)
人气: 6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卢勇编译报导)最新一期的《新闻周刊》(Newsweek)日文版刊登了《产经新闻》驻伦敦分社前社长木村正人有关伦敦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独立人民法庭)的报导,指出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在犯罪,至今仍在持续强制摘取“良心犯”的器官。

报导说,6月17日,人民法庭在伦敦市内举行了针对中国(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罪行的审判。审判团在最终裁定中指:“2015年被全面禁止的非法强摘和移植器官的行为,至今中国仍在继续。”该人民法庭是由NGO或市民为审判在人道主义方面犯罪而设立的模拟法庭。“判决”虽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影响力巨大。

审判团虽然没有定罪是“种族灭绝”,但断定“中共在反人道罪上是有罪的”。中共一直否认强制摘取器官。

还在继续使用犯人的器官?

审判团包括在前南斯拉夫国际战犯法庭起诉塞尔维亚第一任总统米洛舍维奇的杰弗里·尼斯爵士主席等8人。去年12月8~10日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今年4月6~7日举行了第二次听证会,对专家和当事人等49人的证言进行了调查。

20世纪80年代,中共公布了在一定条件下允许使用被处决的囚犯尸体和器官的规定。

20世纪90年代,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族政治犯成为器官摘取的对象,2006年被怀疑从法轮功学员中强行摘除器官。因受到国际社会强烈批评,中共2015年1月曾对外宣称,已完全停止从死刑犯中摘除器官。

但是17日,杰弗里·尼斯主席宣读的判决如下:

• 没有找到已停止从死刑犯中摘除器官的证据,确信仍在进行中。

• 移植手术的受体(接受者)可以预约,等待时间极短,所以怀疑医院在未取得供体(提供者)同意的情况下按需摘除器官。

• 被强制掠夺器官的供体中肯定包括法轮功学员,很可能主要的供体是法轮功学员。

• 穆斯林的维吾尔族也面临同样的危险问题。

• 有太多的人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惨死。

从事服装、食品贸易的瑞典企业家乔治‧卡利米(George Karimi)在听证会上作证说,2003年10月,他在北京去探访失去联系的朋友的时候,被等待在那里的公安无理带走,说是就他的一个印度朋友的犯罪行为想询问他。

一个月后,卡利米被以妨碍公务执行罪起诉并遭到拘留。在审问室里,他被长时间用锁链绑在椅子上。在那里他听到他朋友的惨叫声。后来了解到,朋友被强迫在写卡利米伪造美元的记录纸上签了名。公安说在卡利米的公寓中发现了53万4000美元的假币。

过了7个月,他仍遭到拘留,之后的2~3个月,他的朋友获释,回到了印度。朋友在中国收容所感染了HIV,染上了艾滋病。为了证明卡利米的冤屈,朋友向印度当局申述,制作了誓言视频,表明自己是在被拷打之下被迫说卡利米参与了伪造。

然而2005年,因为不能追究被送回印度的朋友的罪行,卡利米被当作主犯,被判终身监禁。朋友的宣誓视频被无视。4年后他被移送回瑞典,最终被释放是在2015年。

卡利米回顾说:“在中国,如果不接受一切罪状,就不允许与家属会面或移送。”

卡利米被收容的监狱很旧,刑场在一楼。处刑时间通常为早上5时。往往在晚上的11时、12时的时候,就会有犯人开始尖叫。大家都知道这些人将会被处决。

卡利米无法忘记犯人在地上被拖走的痛苦表情。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拖走犯人的却是另一个犯人。犯人戴有7公斤重的锁链、手铐、脚镣,被拖在地上。据说,负责拖走的犯人第二天也遭到同样的命运,被处决。

只有囚犯生病 才能存活下来

卡利米曾与后来被处决的中国共产党干部同住一监房。共产党命令党员们观看死刑的执行,这是为了让他们知道如果背叛共产党,最后的结果将是什么。用恐惧来控制人。

他说,“关于器官掠夺,囚犯们告诉了我。虽然不是从看守的嘴里听到的,却是大家都周知的事实。”给卡利米当英语翻译的台湾囚犯说:“反正他们是罪犯,被处刑了,器官也就不需要了。”

“被处刑的囚犯就会被火化掉,遗属收到的只是骨灰。所以,是不是被摘取了器官,谁也不知道。”

有一次,囚犯说:“最近,有24~25名法轮功的人员被集体处决,只有一人幸免于难,因为他生病了。”卡利米问道:“为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因为如果囚犯生病了,器官就不能用了。”

在听证会上,除卡利米之外,还有法轮功女学员作证,讲述了在拘留所受到肉体上、精神上残酷迫害,并(被迫)接受被认为是为掠夺器官做准备的血液检查和内脏扫描等。另外,接受肾脏、心脏、肺等部位体检的维吾尔族男性也在听证会上作证。

1995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担任外科医生的安华托蒂(Enver Tohti,57岁)被上级命令,从头部被击中的15名“尸体”中摘取了肾脏和肝脏。当时,一开刀,血液就溢出来了,心脏还在跳动着,证明“尸体”还是活着的。安华托蒂说到现在还在一直做噩梦。

阿姆斯特丹大学的讲师奈贝卡‧特罗姆普-布鲁基克在接受笔者的采访时说:“由于审判团成员的信用度非常高,而且人民法庭采用与正规法庭相同的程序收集证据,进行审议。最终明确裁定‘中国(中共)是犯罪’。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待中共,国际社会必须发出更多的声音。”#

责任编辑:蔡英子

评论
2019-06-21 2: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