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时集团捧中共违反良知 记者离职吐露心声

人气: 281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综合报导)由于中时集团捧共、自我审查,伤害新闻自由与台湾民主,旗下中部驻地记者廖肇祥21日在(柏原祥)个人脸书贴出离职文,说他“正式离开旺旺中时集团了,为什么主动辞掉这待了12年的公司?因为我很怕变成‘连自己都讨厌的人’。”

尤其,廖记者就读小四的儿子一席话,“你是记者,为什么你的公司却一面倒地写台湾坏话,却帮没有新闻自由,拘禁迫害记者及人权律师的中国说话?如果台湾有一天被中国共产党统治的话,你会不会也被抓去关?那我要怎么办?”

令他当下沉默,不知如何为公司找理由遮掩。因此,他决定离开,并希望“我的选择,让我的孩子未来还能选择”。他也希望各界能对旺旺中时基层记者更多的同理,给予他们勇气与支持。

中国时报记者在脸书贴出中时电子报查无“六四”的画面,并表示,他怕变成自己也讨厌的人,因此选择离开服务12年的中时集团。
中国时报记者在脸书贴出中时电子报查无“六四”的画面,并表示,他怕变成自己也讨厌的人,因此选择离开服务12年的中时集团。(柏原祥脸书截图)
中国时报记者在脸书贴出中时电子报查无“六四”的画面,并表示,他怕变成自己也讨厌的人,因此选择离开服务12年的中时集团。
中国时报记者在脸书贴出中时电子报查无“反送中”的画面,并表示,他怕变成自己也讨厌的人,因此选择离开服务12年的中时集团。(柏原祥脸书截图)

该文章在四小时内,获得2.8万人按赞,2千则留言支持,还有1万次的分享。网友纷纷表示佩服并支持他,“还是有良知的记者”、“在黑暗里说真话”、“值得尊重的新闻从业人员”,也有人希望他的行动能带动更多基层记者“良禽择木而栖”。

以下是廖肇祥脸书原文:

各位旧雨新知,在此宣告,我正式离开旺旺中时集团了,为什么主动辞掉这待了12年的公司,因为我很怕变成“连自己都讨厌的人”。

媒体环境不好,同业都知道,也感受很深。媒体各有立场,大家都知道,但是为了立场,恶意扭曲偏颇作假自我审查,唱衰、伤害台湾这块我们共同生活的土地,我认为这违反了做人的良知。

旺旺中时集团还是有不少有想法的基层记者,但这个地方的趋向,似乎要的是听话的执行者,很多很多同仁为了养家糊口,一直忍着….忍着,接收执行奇怪的指令,做出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东西。

相较继续待下去的同仁,我并没有特别勇敢,离开是解脱,但是留下来真的很需要勇气,我的朋友圈经常发布对于媒体改革的善意观点,当然也有些嘲讽、揶揄旺旺中时,我几乎都有接收到,也做了反省,真正了解我的人,会知道选择离开,并不是冲动,而是经过深刻的思考后所做的决定。

外界对于旺旺中时的批评指教内容相当多,不需我来赘述,我主要想说的,失去反省能力、做出那样内容的,并非基层记者能主导,而是背后高层力量用各种方式引导,记者怕饭碗不保,用内在价值冲突、思觉失调、切割现实、麻痹良知换来的。

希望各界能对旺旺中时基层记者更多的同理,给予他们勇气与支持,也盼望各界支持媒体改造运动,让基层记者能有自由的空间得以发挥。

下面这封信,是写给旺旺中时长官看的,里面有提到我对于公司媒体发展的忧虑与看法。

很有趣的是,当我在长官同仁工作群组传达这封信时,地方主管很快把我踢出群组了,即使那天离我辞职生效还有5天。

言论自由,关系到我们是抱持什么样的价值与信念,关乎我们看待这块土地时,是留在绝望与希望,也关乎到我们能否有翅膀,选择逃离或继续留在原地打拼。

是很多前人的牺牲,让我们能有选择。我也希望我的选择,让我的孩子未来还能选择。

─────────────────────────────────────

各位长官好:

离开中时集团,并非特派所说“新闻理念与报社政策方向有距离”所能概括,也并非特派所说的“冲动”,我不期待能带给各位省思,只是想趁离开前说些话,做些澄清,也留下些许记录。

随着这封信上传群组相簿的截图,这是我近半年来整理社群朋友们,对于中时集团近年来所作所为所发表的意见评论,你们可以先参考,较能了解我的思考脉络。

我向来是个狂热追求新知、凡事好奇的人,高中就立志当记者,考取大传科系,投入新闻第一线,之所以下定决心离开这待了12年的工作,主因是当今的中时集团不仅不尊重第一线记者的专业与判断,还以不择手段,严重伤害台湾的新闻自主与民主自由,从最初的热诚转为恨铁不成钢的愤怒,当下已转为大悲无言的心冷。

虽然我只是小地方的驻地记者,但在采访过程中,不时被受访对象“亏”,他们嘲笑中时、中天擅长制造假新闻与恶意扭曲的内容,虽然那些报导不见得是我写的,一开始对外界看法存疑,但是我发现,我愈来愈无法为报社辩驳。

曾经拿出名片,对方看到上头的“旺仔”回应是:“啊,你们是中屎韩天台的喔!别访问我啦”,社群好友发文里更是经常出现批评中时集团产制的内容“脑残”、“无耻”、“卑劣”、“自我作贱”……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替报社辩护,因为他们说的几乎都是真的。

大家都有一线采访经验,相信各位都能体会记者经营地方布线的辛苦,可是现在的状况是,“中时”、“中天”号称“四大报”、“主流媒体”,这样的招牌与名号,如今反而侵蚀第一线记者累积的名望,民众对于集团的不信任感,扩散蔓延到基层,喊出“我是中国时报记者”、“我是中天记者”成了很丢脸的一件事。

也许你们会说,公司有公司的政策方向,当个员工领薪水办事,其他不用想太多。

好的,那我们换个方式来说,如果公司贩售的是危害社会的毒品、伪装大家发大财的谎言,将新闻报导当成唱衰分化台湾社会,制造对立与撕裂的工具,身为员工的我们,难道要跟大家说,“做那些内容的都是老板、长官要的,与我无关呴”?真实情况是,新闻报导影响社会层面广大,员工绝对无法与公司品牌经营方向脱钩,社会大众看待我们就是共犯、就是帮凶。

我儿子现在是国小四年级,他非常喜爱看课外读物(包括报纸),尤其对世界历史相当有兴趣,他知道中国是独裁极权国家,没有民主制度,没有让人民信任的司法,没有新闻自由。他有一天问我一个问题,“爸爸你是记者,为什么你的公司却一面倒的写台湾坏话,却帮没有新闻自由,拘禁迫害记者及人权律师的中国说话?如果台湾有一天被中国共产党统治的话,你会不会也被抓去关?那我要怎么办?”。我当下再度沉默,不知如何为公司找理由遮掩。

上述的道理,连一个小四的小学生都能懂,可是各位长官,你们知道你们拥护的是什么样的政权及编辑方针吗?你们知道现在所做所为正在杀死台湾的新闻自由吗?

也许你们又会说,媒体各有立场,偏向某个阵营或理念这是很正常的事,别大惊小怪。可是如今状况是,你们开始自我审查,只剩下立场,连真实都不要了,甚至用立场来决定真实。

长官们近日很时兴比报,分成“人有我无”、“人好我差”、“本报遗漏”、“本报表现较佳”部分,姑且不论这是整下属还是捧上级,六月四日及隔日,天安门事件30周年,当苹果、自由、联合以全版、头版、特刊方式报导纪念活动与分析局势,很奇怪的是,当天比报的长官似乎是患了视觉失调症,他报当天大做特做,明明“人有我无”,制作精美的大幅版面被视而不见,并未被提列在前三大部分来比报。

而在6月11日,中时电子报已经完全搜寻不到“六四天安门”、“香港雨伞革命”、“香港反送中恶法”的新闻。甚至连记者徐宗懋采访六四事件的新闻都换成“抱歉!您所查询的资料,目前无法找到任何页面!”“404 – 找不到档案或目录。”。

徐宗懋是谁?你们是真忘,还是假忘?他是30年前在天安门广场采访的一线记者,他在六四事件那个恐怖的清晨,记录惊动世界的现场,不幸被共军子弹打到头部,流的血,像宰杀一只羊般的多。记者的天职,就是传达真实,可是现在,像徐宗懋这样用生命安危鲜血换来的新闻、图像与历史,你们竟然照样也能自我审查,说不要就不要,说撤掉就撤掉。

中时电子报网站Logo旁写着“真道理性 真爱台湾”,可是你们连自己记者同仁拚命传达的“真”实都可以舍弃、牺牲、窜改、恶意扭曲,只为了不让幕后黑手不开心,你们是“真”爱台湾,还是“真害”台湾!?

台湾的言论自由是牺牲了多少前辈的生命与人权,我们才不会因为活跃的思想而遭受迫害,悲哀的是,中时集团却不断倒退,离普世价值愈来愈远,如今的工作气氛是以饭碗为要挟,强迫员工配合,当个忠诚的执行者,而非自由的发想者。

每一个人都要工作、每一个人都要生活,多数的报社优秀同仁具备活跃的思想,但为了糊一口饭吃,无奈的“收到、收到、收到……”不断执行诡异的决策。当今报社的编采方向,已经不是政治意识型态、立场之争,而是整个中时集团正在向台湾人民输出谎言,且恶意掩盖真相,逼迫记者配合,这是价值的选择,我宁愿当一个人,而非被奴化的记者。

写这封信,并不期待你们会就此找到美好的良知,只是告诉我自己,我没有跟着你们学坏,留下这记录。我可以告诉我儿子,爸爸身为记者,并没有遇到不对的事情而沉默,而且拒绝当个伤害台湾这块土地,掠夺你未来选择权的共犯与帮凶。

很抱歉,我不跟你们玩黑暗组织尔虞我诈欺骗世人盲目效忠首领的游戏了,我选择与恶保持距离,循着天光的道路前进,也盼望你们与同仁们能

莫望初衷、平安顺心

即将是前中时记者 廖肇祥 2019.06.12  #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