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贸易战 三大原因使美无惧中共稀土牌

在贸易战持续进行的大背景下,稀土近期再次引发国际关注。分析指出,即使中共断供稀土,也不会卡住美国的脖子。(AFP)

人气: 660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中美贸易战加剧、华为被封杀所引发的稀土担忧,近期在媒体上频繁出现。专家分析指出,外界过于强调全球对中国稀土的依赖,中方即使对美国断供稀土、企图作为贸易战讨价还价的筹码,但有三大原因支撑,中共稀土牌对美国而言不足为惧。

稀土被誉为“工业维生素”,它是17种化学元素的合称,由于其独特的物理和化学特性,对许多高精尖技术产品至关重要。无论是军用的激光制导武器、先进战机、导弹,还是人们常用的手机、电动汽车等,都要用到稀土。

稀土元素中的钆、钐、钕、镧、铈、镨的氧化物。(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今年2月发布的年度稀土报告,2018年,中国稀土的产量占全球产量的70.5%。美国2014至2017年的稀土进口中80%来自中国。中共官媒近期用这个数据暗示若贸易战恶化,北京可以将稀土推上贸易战战场。但美国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5月31日发文说,“无须对稀土元素感到恐慌”,全球对中国稀土的依赖被夸大了。

文章引述前五角大楼军需高级顾问、美国印第安那州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美国大战略和经济政策研究专家尤金‧霍兹(Eugene Gholz)的话说,政客们对于“政治操纵市场”的想法“过于警觉”,个别公司的赚钱或亏钱与“是否有大量的能力在这个特定市场(稀土市场)获得政治影响力之间存在巨大差别”。

霍兹指出,中国目前拥有世界上大部分的稀土分离设施,但如果它要停止出口稀土材料,“其它选择也存在”。在短期内,依赖这些矿物的美国公司可能会用库存应对供应短缺。从长期看,美国也有其它供应来源和解决方案。

“天塌不下来”,美联社6月8日引述凤凰城雷鸟环球管理学院(Thunderbird School of Global Management)的中国问题专家、教授兼副院长玛丽‧蒂加登(Mary B. Teagarden)说,“还有其它选择。”

依据专家们的看法,即使美国遭断供稀土,也无须担心其会被卡住脖子。在这次贸易战及华为事件中,中共若想动用稀土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恐将打错算盘。

至于具体原因,本文将主要从三大方面进行阐述:1. 美国对稀土早已未雨绸缪,表现在五方面;2. 美国大部分的制造业不在美国,对稀土元素实际需求很少,而美国稀土需求量最大的催化剂在其它国家也有大量生产,这种催化剂也很容易找到替代产品;3. 美国掌握有稀土生产及回收的高科技。

美国早已未雨绸缪

为了确保生产高科技产品和武器装备所不可或缺的稀土元素不受制于人,美国政府早就开始采取了预防手段。具体举措总结如下:

1. 对关键稀土材料准备库存

五角大楼军需高级顾问霍兹透露,其实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西方国家早在2010年中共对日本使用稀土武器一刻起就开始了战略囤积稀土元素和使用稀土元素的零配件。

全球知名的经济预测及商业咨询机构IHS Markit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告诉德国之声,“美国政府为其国防工业已经建立了关键稀土材料的战略库存,而且私营企业也保留了关键稀土材料的一些库存。”

“在1到2年的时间框架内,如果中国稀土供应持续中断,新的稀土项目也可以在其它国家投入生产。”比斯瓦斯补充说。

稀土其实并不稀少,但从矿石中提取稀土金属却对环境污染很大,因此很多国家选择进口。目前,美国、印度、南非、加拿大、澳大利亚、爱沙尼亚、马来西亚和巴西等国都有稀土的开采。

2. 重新启动已被关闭的稀土矿

为保证美国关键矿物的来源,2017年12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了矿物行政令,要求联邦政府找出包括稀土在内的关键矿物的新来源,加速供应链各阶段有关矿物的开采、后处理及回收等步骤。

隔年,美国重新启用了位于加州的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稀土矿。该矿在历史上曾供应全球需要的大部分稀土元素,但在2015年因无法同中国的非法稀土矿竞争而宣布破产,后者几乎没有环境控制,成本也很低。而在美国,稀土开采常常受到环境问题的限制。

2011年芒廷帕斯稀土矿及其附近的卫星图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芒廷帕斯在重新启动后,每年向中国出口5万吨稀土半成品,用于进一步加工。

芝加哥对冲基金JHL资本集团拥有芒廷帕斯近65%的股份。该集团创始人兼控股股东詹姆斯‧利廷斯基(James H. Litinsky)告诉《纽约时报》,开采稀土只是计划的一部分。他计划明年重启芒廷帕斯被封存的化学分离设施,生产稀土氧化物。该计划部分基于他的评估,即贸易摩擦将持续存在,美国将寻求自给自足。

BBC称,美国参议员已经通过法案,对境内稀土生产给予经济鼓励和支持。

美国商务部6月14日发布确保关键矿产报告,以减少“关键矿物”对外国来源的依赖。报告提出61项建议,包括储存、强化勘探、放松采矿法规、缩短采矿申请时间和增加美国采矿生产等。

3. 联合盟友国家开采战略矿产

2018年2月,澳洲时任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访美期间,美、澳首脑同意在战略矿产勘探、提炼、处理、稀土和高性能金属研发方面进行合作。

今年5月,澳洲莱纳斯公司(Lynas Corporation Ltd.)宣布,将与美国德克萨斯州蓝线公司(Blue Line Corp)合作,在德州建立一家稀土分离工厂。“这对美国以及全世界都至关重要,能够在中国以外的地方提炼这些矿物元素。”蓝线公司执行长乔恩‧布卢门撒尔(Jon Blumenthal)说。

路透社称,莱纳斯公司还宣布计划在2025年之前投入5亿澳元用于提高产量,并将在西澳州设立初级加工厂,相关计划还包括对在马来西亚的加工厂进行投资。莱纳斯公司的增产举动,正值美国将稀土这种战略矿产的进口置于优先之际。

莱纳斯公司在2010年10月发布的照片,显示该公司在西澳地区建造一座稀土浓缩厂。(Lynas Corporation/Lynas Corporation/AFP)

莱纳斯日前表示,该公司决定为“战略客户”储备镨钕,以帮助其巩固作为中国之外客户优先选择的供应商的地位。镨钕用于工业磁铁。

该公司表示,到本季结束时,将有大约250吨镨钕储备。

“我们……计划在2020年需求进一步增加之前缓慢增加库存。”该公司在声明中称。

莱纳斯是中国以外全球规模最大的稀土生产商。2010年,中共因钓鱼岛撞船事件对日本暂时禁运稀土,莱纳斯当时发布公告称,与日本双日株式会社签订战略联盟协议,以争取更多日本市场的稀土供应。

与此同时,美国“Texas Mineral Resources”公司正在德州西部边缘的一个偏远地区开发“Round Top”稀土矿床。该项目包含一个实地矿场和加工厂,每年能加工约730万吨矿石并生产约3,325吨稀土。

美国国务院上周也宣布,美国将与加拿大和澳洲合作,帮助世界各国开发关键矿产储备,这是减少全球对中国原料依赖的多管齐下战略的一部分。美国务院指出,“现在80%多的全球稀土元素的供应都被控制在一个国家(中国)的手中,依赖任何单一来源都会增加供应中断的风险”。

根据美国的计划,美国将会与其它国家分享采矿专业知识,帮助他们发现和开采各自国家的资源,并就管理和治理框架提供建议,以帮助他们确保他们的采矿业对国际投资者具有吸引力。

此外,本周四(6月20日),美国总统川普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会面后,分别指示两国官员拟定一份关键矿物合作的联合行动计划。

4. 美国投资稀土回收

美国能源部在2017年1月发布一份评估报告,概述了从煤和煤副产品流(如粉煤灰、煤矸石和废水)中经济地回收稀土元素的可行性评估和分析。能源部称,美国要寻找“经济可行的途径来恢复本国稀土”。当年6月,能源部化石能源办公室在能源部官网上宣布,投资690万美元用于相关研究。能源部称,所投资的三个项目用于从煤和煤副产品中生产可销售的稀土元素。此外,还有另外三个新主题领域的项目,用来加速稀土元素的分离和萃取过程。

美国能源部2017年发布一份稀土评估报告。(报告截图)

美国多家废物回收企业也在积极开发新技术,力求更高效地从废旧产品中回收稀土金属。美国领先的材料技术公司“Rare Earth Salts”正在从老旧荧光灯管中回收稀土。

5. 美国国防部目标转向非洲 寻找中国以外的稀土供应来源

路透社6月5日报导,美国国防部的一名官员透露,国防部已与马拉维企业“Mkango Resources Ltd”以及全球其它稀土矿商讨论稀土供应,寻求供应多元化。

报导引述国防部后勤局材料工程师杰森‧聂(Jason Nie)的话说,后勤局也与布隆迪企业Rainbow Rare Earths Ltd就未来的供应进行讨论,并提议为正在开发中的美国稀土项目引进几个潜在金主。

美国的制造业状况和稀土元素使用分配特点

据CNBC财经网站6月3日报导,一些分析师认为,中国虽然是全球主要的稀土生产国,但是北京以禁运稀土作为对抗美国的武器,所能达到的效果相当有限。

据雷蒙德‧詹姆斯金融公司(Raymond James)的分析,美国仅占全球稀土需求量的9%。

该公司分析师埃德‧米尔斯(Ed Mills)和帕维尔‧莫尔查诺夫(Pavel Molchanov)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美国对稀土需求不高的原因是,需要用到稀土的最常见的高科技产品,如消费类电子产品(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等)和各种工业产品(电动汽车电池、风力涡轮机、激光器等)等,很多不在美国制造,而是在中国或者亚洲国家生产。

《纽约时报》也表示,美国对稀土元素需求不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太多制造业务已转移出美国。近十年前,中共当局开始给外国电机磁铁和发光二极管等产品制造商大力施压,如果它们想通过可靠渠道获得稀土金属供应,就要把工厂搬到中国。

此外,从美国对进口稀土使用的分配来看,美国进口大量炼油厂使用的廉价稀土催化剂,占进口的比例为60%。《纽约时报》表示,作为催化剂的镧是17种稀土元素中最便宜、最容易生产的。但和中国一样,镧在澳大利亚和美国也有大量开采。

珀斯西澳大利亚矿业学院(Western Australian School of Mines)稀土专家达德利‧金斯诺斯(Dudley Kingsnorth)教授说,美国石油公司储存了几个月的催化剂。如果有必要,美国可以从其它地方的炼油厂进口更多汽油、柴油,尽管成本更高些。

美国军方对稀土元素的需求,除了可以先利用库存外,霍兹认为美国军方的需求也“很容易被外国生产商所满足”。

德国之声英文版6月5日报导,中共若对美国发动稀土战,要想对美国经济造成太大伤害,“可能证明是无效的”。

美国等发达国家掌握先进稀土技术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6月10日发表文章,一方面强调中国握有稀土这张“王牌”,另一方面宣称稀土技术诀窍掌握在中国人手中。报导引用中共国有稀土企业市场部负责人的话说:“为什么美国有稀土矿却做不起来?因为技术在中国人手上”。

美国是否真的无力生产稀土?根据美国外交关系协会2014年发布的一份有关稀土的报告,中国在稀土市场上的优势是后期才形成的。该报告披露,实际上,在1990年代之前,美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稀土生产国。但后来由于中国的低劳动力成本以及相对宽松的环境监管,使得中国公司占据竞争优势,因此,中国逐渐变成全球第一大稀土出口国。美国逐步停止了开采本国稀土,选择自中国进口。

外交关系协会的报告还披露,目前中国的稀土下游工厂所用技术是在外国尤其是日本知识产权的许可下运行的。

报告表示,远非中国的技术主导,稀土市场近年来发展的显着特点是美国、欧洲和日本技术领先地位的延续。在加州的芒廷帕斯稀土矿于2015年被关闭之前的几年,芒廷帕斯曾使用了一系列新技术来增加提炼稀土产品的纯度,同时也大大减少了采矿和化学加工对环境的影响。

美国领先的材料技术公司“Rare Earth Salts”(简称RES)2017年6月在其网站上宣布,成功投产第一部商业分离设备。该装置用于生产低成本、分离和精炼稀土氧化物。该公司预计将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新定制生产设施中使用其专有技术,将其产量提高到每月18公吨。销售讨论正在进行中。

“我们完全规模化和可操作的技术将使我们能够在相对于中国的溶剂萃取上取得显着的成本优势。”RES首席执行官约瑟夫‧布鲁尔(Joseph Brewer)说,“‘在美国制造’这一解决方案将有助于满足不断增长的稀土客户的需求,以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中国生产的可靠替代方案”。

RES表示,该公司的初始生产原料来自该公司与“稀土回收科学”(Rare earth recovery Science,简称RERS)的商业协议提供的回收荧光灯泡材料,使得RES的稀土生产成为100%的美国国内解决方案。该公司还采用轻质和重稀土精矿进行分离,使得RES能够生产出四种磁性取向氧化物(钕、镨、铽和镝),并成为二十多年以来美国第一家重稀土氧化物生产商。公司还将生产市场数量的钇、铕、铈和镧。根据其商业过程的初步测试结果,RES生产的稀土氧化物的纯度为99.9%,可根据客户要求进行有效的修改。

RES还说,该公司除了与RERS的商业协议外,还与(智利第一家稀土公司)Minera BioLantanidos和(总部位于温哥华的)美达林资源有限公司(Medallion Resources)达成了正式协议。这些协议巩固了中国以外的“长期的、低成本和环保的稀土供应链”。

除了美国技术外,日本公司在新的低镝磁铁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欧洲的罗地亚(Rhodia)稀土公司在开发可行的稀土回收业务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表示,而在目前的市场中,中国看起来像技术落后者,比如,使用旧的、极具破坏环境的稀土提取技术,称不上是技术领导者。

中共领导人也承认,中国需要外国先进的稀土技术。令人尴尬的是,尽管中共在2010年以稀土为“王牌”对日本实施禁运稀土几个月,试图向天下告知中国稀土的绝对优势,但在2011年的9月,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在北京会见日本最大商业游说团体日本经团连会会长米仓弘昌和日本丰田汽车公司董事长张富士夫时说,日本拥有开发和使用稀土的先进技术,中国希望两国企业能够加强在这个领域的合作,希望日资企业把更为先进的稀土技术带入中国。

旅居德国的著名中国水利工程师王维洛在《议报》上发文说,中国对稀土资源的大规模、掠夺性的开采,资源利用率仅达10%,其余90%被浪费或废弃。七十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对自然资源,包括稀土资源的破坏性的开发,造就的只是虚假的、表面靓丽的GDP数字,巨额财富进入几大家族的腰包,结果是导致中国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中国稀土资源趋向枯竭。

前五角大楼军需高级顾问霍兹表示,“中国的稀土行业没有重大技术优势”,中国在稀土开采和加工技术创新上比不上国外大型稀土项目,中国的稀土生产主要是价格优势,但低价很大程度上源于稀土非法生产活动。中共政府已表态要取缔非法活动,很可能将提高稀土价格,削弱其现有优势。#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6-23 8: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