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科曙光与江绵恒关系密切 被美祭出口禁令

美国商务部周五(6月21日)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的中国超算公司中科曙光(Sugon),跟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有密切联系。图为2019年5月16日,中科曙光在天津梅江会展中心的第三届世界智能大会上的展台。(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7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被美国商务部周五(6月21日)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的中国超级计算机公司中科曙光(Sugon),跟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有十分密切的联系。

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科曙光”或“曙光公司”)是2006年中国科学院和天津新技术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以国家“863”计划重大科研成果为基础组建的高新技术企业,集中在高性能计算机和服务器制造领域。

作为国有上市公司,曙光的最大股东是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下属的北京中科算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1.32%),其主要技术来源也是中科院计算机所。

曙光为中共政府及其大型科技公司提供服务,比如:中共国家电网、中国移动、负责天气预报的中国气象局。同时,它还为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和社交媒体应用“抖音”等提供数据中心。

江泽民早在1993年就开始关注曙光

对曙光的关注,更可追溯到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当政期间。在1993年曙光一号(注明:曙光一号由国家智能计算机研究开发中心研发,随后才正式成立北京市曙光计算机公司,该公司隶属中科院计算机所)问世后,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宾就给时任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李鹏、朱镕基、邹家华和曾培炎等递交了一份题为“曙光一号计算机的设计研制者抓到了机遇,请领导决策者抓紧扶助发展的机遇”的报告。

“我们是有根据地说,曙光计算机的曙光照亮我们要走的路线甚至如何走法!这是最重要的,这比曙光计算机本身的好的性能价格比更重要……”报告写道。

当时这份报告显示,曙光一号非常适合做网路服务器,其中断能力与多用户工作条件下的回响速度都明显高于国外同类型机器,可为开展中共的“三金工程”,建立各部门各单位的信息管理与服务系统提供理想的平台。

“三金工程”是时任副总理朱镕基在1993年主持国务院会议时提出的,指金桥工程、金卡工程和金关工程。其中金桥指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金关指海关报关业务的电子化;金卡是指以电子货币应用为主的各类卡基应用系统。

资料显示,这三个领域跟江泽民家族敛财的领域存在相当大的重叠。比如: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被称为中国“电信大王”、上海滩的“大哥大”,同时担任过中国科学院的要职,并染指多个大国企,覆盖电讯、光导、芯片等科技行业。

2006年12月10日,江泽民更是邀请软件和计算机领域的6位中科院院士和专家到中南海开座谈会,其中一位与会的专家李国杰就是中科曙光董事长。

在李国杰就此次座谈会撰写的回忆文章说,江泽民当时说,要建立自主可控的软件技术体系和计算机技术体系,并将其上升到国家战略层次的高度。

随后曙光不断收到中共政府大量研究经费的支持,成为在这一领域的“国家队”,并成为国内自主可控领域的领军企业。

此时,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正担任中科院副院长,自然对曙光格外关注。

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视察中科院计算机所。(中科院官网)

江绵恒担任中科院超级计算机专家委员会顾问

在江绵恒就任中科院副院长期间(1999年至2011年),曾多次前往曙光所挂靠的中科院计算机所,并担任该所超级计算机领域的荣誉职位。

比如:中科院超级计算专家委员会在2004年3月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根据纪要,该委员会聘请时任中国科学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江绵恒为专家指导委员会顾问。在聘请的2位专家顾问中,无相关学术背景的江却位列第一。

同年11月,江绵恒出席该所的高性能计算机曙光4000A系统启动仪式。曙光4000A系统被称为江绵恒和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杨雄签署的“院市合作”产物,由中科院计算所、曙光公司和上海超级计算中心共同研制。

根据当时中科院官网的报导,启动仪式前,江绵恒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等“饶有兴致”地视察了上海超级计算中心主机房、展示厅,并与科技人员进行交谈。

这种“院市合作”模式实将科技作为一种资源,用于从政府部门申领经费、再变现为现金、以权换资的一套方式。

需要提及的是,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杨雄是2001年2月在江绵恒的安排下进入上海官场的,他被指是江绵恒的心腹马仔。早在江绵恒任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时,杨雄就是该公司的首任总经理。

有报导指,上海街谈巷议、人人皆知:杨雄是上海台面上的市长(2012年底至2017年1月)、江绵恒是地下市长,而且台面上的市长对地下市长言听计从。

江泽民之子江绵恒的关系网。(大纪元制作)

2009年12月,江绵恒再次去中科院计算机所调研,听取曙光的姊妹企业“龙芯”处理器的研究和产业化情报报告。

“龙芯”也是中科院计算机所的下属公司,侧重芯片、主板、处理器等研发;龙芯和曙光的公司董事长都由李国杰一个人担任。

江绵恒当时指示说,“未来的发展一定要更好地与地方、企业相结合,推进成果转移转化和规模产业化。”

熟悉此事的人士表示,江绵恒的意思是,要科学院往下游走,跟地方政府、企业合作经营,去赚钱。

图为2013年12月30日,中科红旗员工在中共工信部门前拉横幅,矛头直指中科院软件所。(网络图片)

江绵恒的中科系打国家旗号骗经费

在江绵恒任职期间,中科院研发了龙芯CPU、曙光HPC、红旗Linux操作系统等龙头项目,同时据此成立了多个以中科为名的上市公司、打造“中科系”资本军团。

到目前为止,龙芯和曙光还存在,红旗Linux操作系统的开发企业“中科红旗”已于2014年2月宣布正式解散全体员工。稍早,“中科红旗”的员工曾指问题出在大股东中科院软件所身上,同时赴工信部门口集体讨薪,曾一度引发业内人士热议。

2013年12月31日,国内Linux资讯站点用户Linueden发表文章 《功与罪:写在中科红旗大厦将倾之际》,历数中科红旗四宗罪:不遵守GPL协议、打着国家旗号骗经费、模仿Windows就是有罪、没本事该倒闭。原文作者最后还说,此次事件背后还有更深的黑幕。

“中科红旗,从曾经的操作系统国家队,沦落到今天的濒死状态,绝不是研发能力的欠缺,更不是欺世盗名的忽悠。其中黑幕,非本文所能发掘,若有兴趣,可找熟悉内情者自行了解。”文章写道。

外界认为,像中科红旗这样的中科院下属“国家队”主要依靠政府补助、国家课题经费来生存,离不开政府的不断扶植,即使不靠政府也需依附在电信运营商、国有商业银行等少量大客户身上,属于还没有完全断奶、无法真正自我造血的婴儿情况。

若以中科曙光为例,也能看出依赖政府补助的程度。中科曙光对外披露的财务报表显示,仅2018年,公司就收到政府补助2.2亿元、国家课题经费677万元;2019年到目前为止,曙光也已收到1.4亿元政府补助、国家课题经费1.8亿元。

而其营收增长主要来自“政务云”、各地政府的超算中心建设。2018的年报显示,中科曙光的超算中心业务约占总营收的79.5%。收入主要来自企业、政府及公共事业以及互联网公司。

陆媒揭江绵恒“中科系”敛财黑幕 遭当局报复

跟江绵恒“中科系”敛财相关的黑幕,不得不提及2014年的西部矿业IPO财经调查。

大陆媒体21世纪网在2014年曾发表《毛小兵发迹调查:西部矿业十年前的利益输送》的文章、深度揭秘江绵恒中科系敛财黑幕,随后,身为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落马。

报导指,上市公司西部矿业的IPO跟江绵恒的“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以及中科系背景的公司涉及灰色交易。比如:北京安瑞盛科技有限公司(安瑞盛)成立于2006年6月,仅“诞生”15天就从湖北鸿骏投资公司手上获得西部矿业4,48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4%),成为西部矿业IPO的第二大股东。

而安瑞盛科技背后是中科院背景的“中科信资本军团”,包括新纪元、中关村科学城和大恒科技。

记者的调查还发现,引入的新股东,如中国希格玛、中关村科学城、中国新纪元并非如确认函中所称,“相互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除共同持股有西矿集团外,亦不存在其它任何关联关系”;相反,它们之间存在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联,同时三者之间存在明显的事实一致行动关联。

这三家中科系公司合计持股西矿集团66%的权益,并委派五人进入董事会,在持股比例和董事会成员组成上有绝对控制权。换言之,在这三家中科系公司的幌子下,青海省国资委已蜕变为西矿集团和西部矿业的名义控制人,而江绵恒掌控的“中科系”才是实际操纵这一资产的一方。

在中科系“闷声发大财”的黑幕被曝光后,江绵恒为之恼怒。

上海警方于2014年9月借口“特大新闻敲诈犯罪”案,逮捕曝光中科系的21世纪网主编和相关管理、采编、经营人员及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等8人。当时担任上海市长一职的正是杨雄,他跟江绵恒同时担任“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的要职。

网上对该公司的介绍是: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是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独资有限公司,隶属于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于1994年9月,主要从事高新技术产业和金融及现代服务业领域的股权投资及管理工作,已投资项目涉及信息产业、生物医药、新能源、环保与新材料、金融服务、现代服务业等领域,对外投资规模已超百亿元。

但据21世纪网记者在2014年4月28日在上海市工商局网站查询“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查询结果显示:未找到符合查询条件的记录。#

责任编辑:李寰宇

评论
2019-06-24 8: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