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伤感中的无奈 ─ 致朴实悠闲的台湾

谨以此文献给正在守护台湾自由的台湾人民!

文/耿静

风光明媚的日月潭。(摄影:李昀茱/大纪元)

人气: 3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台湾今天拥有着悠闲与美好,不是因为她曾经努力地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她没有把自己的精力,消耗在与天争斗的愚昧中。”

再游台湾,再住日月潭,今天清晨苏醒时,回想起两年前初游台湾时写下的这句话,却有一股忧伤和无奈,把心情推到低谷。昨天友人带我们游览过的美景,为什么会让今晨苏醒的心情,无故抑郁呢?

昨天,两位台湾朋友夫妇(两位人类最美好的灵魂),远程赶来日月潭,带我们一家游览台湾的高山美景。回程的路上,友人突想转入岔路,特意用心,让我们看一看台湾山中的农庄素景。于是,我们驶入了蜿蜒的农庄山路,断然被雾霭缭绕着的小桥流水与参天大树间的宁静,收纳了兴奋跳跃的情绪。

这里真的是农庄吗?我本能地调出了记忆中中国大陆的农村景象攀比着,却找不到满街的红黄蓝绿幼稚园式的看板,也没有了震耳欲聋的街边音乐;这里,看不到满处崭新装修的闪亮建筑,视线中却不时地出现着大小不一,而却维护得干净明亮的庙宇楼阁;这里,每一个细节都老旧古朴却摆放得得体有序,一尘不染;这里,还有着日本式的屋檐砖瓦,点缀着高山族部落的围墙院门。

突然,我们看到了一句对联,用铜色的油漆写在街口的门匾上:“神闲则听心内声,气空便闻天外旋。”

我顿时痴呆了,好一个古朴有序,好一个“神闲、气空”,惊呆了我对农庄意境的偏见,颠覆了我对农家人文气节的先入主观!

这里的确是农庄,不也是贤者们梦求的世外桃园吗?不也是让修行人止步的诗景圣境吗?

那么,又是何故,今晨如此抑郁伤感,无事生非?

也许,因为我生长于中国大陆,儿时记忆中的家乡素景,早已被当代魔掌掐喉的暴虐控制,强挤出满街化脓的“红黄蓝绿”,无奈地修补出满市的“震耳欲聋”,愚钝地书写着满天的“金光闪闪”…

也许,我意识到台湾农庄今天的“神闲气空”,不是努力之后的做作,而是原本亚细亚自然形成的诗景,是亚细亚自然繁衍的圣境,在没有暴虐控制的自由中,不需任何震耳欲聋金光闪闪的修补。

也许,我为我的家乡感到伤心,为他们无法自然繁衍原有的素朴,为他们身不由己地被强挤着脓疮而不愈,被暴虐著文化,已失聪。

也许,我偏爱着台湾的悠闲古朴,无奈地,已把这里,当成了我的心灵之乡…@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9-06-25 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