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送中游行一周 传港富豪走资100亿美元

有银行界资深人士透露,从6月9日到16日两次百万大游行之间,香港富豪们把至少100亿美元资金转出到海外。(宋祥龙/大纪元)
人气: 48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港府强推修订《逃犯条例》草案,不仅触发一周内两次过百万人的大游行,更触发警民冲突,令社会撕裂加深。虽然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但仍未挽回社会信心。

有银行界资深人士透露,在6月9日到16日两次大游行之间,有香港富豪把100亿美元资金转出到海外。另有移民顾问说,近日港人查询移民的个案大增数倍,“较五年前伞运(雨伞运动)更为火爆。”

有逾700万人口的香港,一向是富豪聚集之地。根据财富调查机构Wealth-X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香港“超级富豪”(资产达3,000万美元)的数目在全球城市中位居第一,达1万人,按年增加31%,超过纽约的近9,000人。花旗银行今年4月的报告亦指,每100个港人中就有约7人是千万富翁。

但今年2月中共及港府突然推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打开香港人权保障和法治制度的缺口,令中共极权之手直接深入香港,让香港富豪们感到不安全,纷纷部署将资产转移到海外。6月,修订《逃犯条例》更引发两次大游行,令香港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感到不安 富豪们加速撤资

资深银行家吴明德
资深银行家、浸会大学客席教授吴明德。(宋碧龙/大纪元)

从事银行业三十多年的资深银行家、浸会大学客席教授吴明德向本报披露,香港富豪们加快了转移资产的步伐。他引述银行界朋友的消息说,自6月9日到16日两次大游行之间,香港富豪最少有100亿美元的资金转出到海外。

吴明德曾担任美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高级副总裁,对银行运作非常熟悉。他解释,“这些都是有钱人的户口”,而朋友所在的银行全球都有分行,“按一个键,资金就从香港转到其它国家了。而且数以亿计。”

在两次逾百万人的大游行后,港府仍未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的决定,再次令香港民众失望。

吴明德预期特首林郑月娥会因处理修例问题不当,最终被换人,但中共对香港的统治只会日趋收紧,加上美国加紧对中共的制裁(加征关税),或考虑取消《美国—香港关系法》,都将进一步重创香港的经济和商业环境。吴明德预料“如果真的通过(取消香港关系法),有钱人至少走一半”。

路透社早前的报导也引述财务管理顾问、律师、银行界人士的话说,有香港亿万富翁将资产转移至海外。报导指,一名评估后认为自己会受到修订《逃犯条例》影响的富豪,已经将资产由香港的银行转移至海外的银行,涉及金额超过一亿美元。

港亿万富翁:人权法律无保障 唯有走

居港多年的红二代、亿万富翁陈平向本报透露,当局修订《逃犯条例》后,身边很多有钱人纷纷卖掉香港的住宅,将资产转移到海外,“(香港)人权、法治没保障,肯定要走的啦。”

他最近去海外考察,并应邀出席一个由大陆富豪主办的演讲会发表演讲,“碰到一大堆原来的大陆老板们”,这些老板原本待在香港,“现在都跑到海外去了”。他并指,这些老板身家都比较丰厚,资产数以亿计,当中不少是上市公司的老板;又指海外国家近年已有200万大陆人涌进,楼价也被炒贵。

移民公司: 查询增数倍 外国人也要走

除了富豪撤资外,不少港人也打算移民。有协助移民的公司表示,近期移民查询大幅增加数倍,甚至包括居港的外国人,一些敏感身份的人物也要移民。

加拿大雷立得移民事务所律师陈小仪。(宋碧龙/大纪元)

专门做加拿大移民的雷立得移民事务所顾问陈小仪向本报表示,特别是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后,查询个案“比以往多了两三倍”,每天电子邮箱查询都有约十个个案,“包括在港居住很长时间的外国人也有很多写信给我们,还有一些观望的申请者,也加快了申请的步伐”。

至于加快移民的原因,陈小仪表示,主要是觉得香港变了、一国两制已经失色。“始终觉得好像很烦扰,很多社会纷争,没有以前那么好。说是50年不变,现在也变了。”

五年前雨伞运动(伞运)时香港也出现过小移民潮,陈小仪认为,今次移民潮“比伞运时还要热”,而且想移民的都是专业人士、中上阶层人士,也有政府人员想移民,“有些敏感性的就不太方便分享”。

另外,香港有30万加拿大籍人士,他们有护照,可以随时回流。陈小仪指,这些人移民的同时,也将资产转移到海外,包括在海外置业等,有的已经卖走香港楼。

多单身年轻人想移民

万豪移民顾问董事总经理丘濠铭。(余钢/大纪元)

另一家万豪移民顾问董事总经理丘濠铭也向本报表示,移民查询个案“增加很多,比平时多了一倍不止。主要是觉得对香港前途没信心”。而且今次移民个案的特点是多了不少年轻人申请,包括未成家的也想走。

“《逃犯条例》是一个催化剂,致使没有移民打算的人,或者还没有很明确的意愿,加速他们想移民。”丘濠铭表示,除此之外,很多人也为了下一代而选择移民,希望他们能够入读好的学校以及有更好的生活。

最热的移民地点除传统的英、美、澳、加外,这两年也多了一些其它查询,希望去欧盟的爱尔兰、葡萄牙等不需要坐移民监的国家,尽快拿到身份。

丘濠铭相信,即使林郑月娥最终撤回修例,是否会影响移民潮还很难说,“因为这是信心的问题,也是考验林郑政府做什么去挽回市民的信心的问题”。

学者:两现象显示对港金融影响

美国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经济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成员徐家健。(蔡雯文/大纪元)

美国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经济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成员徐家健相信,目前香港政经局势下,无论是移民潮还是撤资潮,都会继续。

他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已部署离开,包括将钱兑换美元,或者到海外置业或移民,但会吸取九七移民的教训,不会全撤,而是选择将部分资产转移,“比如卖掉香港楼,但至少会剩一栋自住,一旦觉得香港情况还可以的话,就会选择回来”。

由于香港资金自由出入,很难监管到底有多少钱从香港进出。究竟移民潮或撤资潮,对香港金融影响有多大,徐家健表示,虽然很难量化,目前仍有一些数据值得留意。

一个是汇丰、中银、渣打先后取消最低存款收费,并提高港币定存息率,说明银行资金比较紧张。

其二,金管局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份贷款与垫款总额上升0.8%,其中在香港使用的贷款(包括贸易融资)与上月比较上升1%,在香港境外使用的贷款则微升0.1%。由于港元贷款的升幅较港元存款小,港元贷存比率由3月底的87.8%,下降至4月底的87.3%。

徐家健表示:“这说明有境外,包括大陆向香港借钱的额度增加,加上香港存款增长缓慢,这对香港金融都是一个风险。”

他并指,香港夹在中美之间,成为中美两国较劲的筹码。尽管中共当局声称G20峰会上绝不提香港问题,但他表示,美国国务院一定会继续讨论香港问题,包括考虑取消《香港关系法》,对香港不利。

行政会议成员、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也罕有地表示,现时环球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以及香港近期的发展非常令人担心。《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风波无疑影响了香港的国际形象,希望金融界谨慎应对金融形势。◇#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9-06-27 12: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