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酷刑日 受害者纽约中领馆前抗议中共迫害

2019年4月16日尹信晓逃离中共多年的迫害来到美国纽约,从此他每天都到纽约总领馆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要求法办江泽民。(尹信晓提供)
人气: 13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桂秀纽约报导)“抗议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让世人了解真相,让中共邪党知道我们是打不垮的坚定的大法修炼者,即使酷刑迫害我100次,我也会第101次地站起来。”站在纽约中领馆前、来自山东的法轮功学员尹信晓说。

尹信晓,47岁,曾在国内经营纺织品生意。1999年后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非法抓捕四次,非法关押累计6年7个半月时间,遭受恶警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双手吊铐、电棍电击等酷刑,他亲眼目睹同修邹松涛被迫害致死,以及同修刘德明被下毒迫害的事实。

2000年10月尹信晓仅仅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劳教3年,当时他妻子已经怀孕7个多月。他被抓捕时,中共警察说:“没办法,上面有指标”。

吊铐、电击、下毒 中共酷刑灭绝人性

尹信晓被绑架到青岛劳教所不到一星期,就被转到了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

在山东淄博的王村劳教所,尹信晓和全省各地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中共公检法司系统的邪恶迫害。

尹信晓回忆说:“在我到之前,刚刚发生过学员们集体绝食抗议邪党的强制转化(放弃信仰),劳教所在请示了中共高层后就派武警部队进入,两个武警架住一个学员,在前面放上馒头和水,不吃就用高压电棍电击,直到吃饭为止。”

在那次事件以后所有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先要求写在劳教所内不练功、不学法、不洪法的保证,不写保证书的学员就被他们用手铐铐在各个大队的铁门上。

尹信晓说,“我被恶警高举双手吊铐在一个大铁门上,恶警指令其他劳教人员对我拳打脚踢。”尹信晓说,由于从青岛去王村劳教所时我穿的是单衣服,而那时淄博的晚上已经非常冷了,当早晨他们把我从铁门上放下来时,我已经被冻得浑身直哆嗦。

“然后他们就把所有不写保证书的同修都带到了操场边的一所建筑里,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他们的行刑室。一进到房间里就听到里面不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然后我们排着队被一一量血压、测心跳,随后就被一个个带到行刑室里。里面十几个虎背熊腰的警察,他们人人手里拿着一米多长的高压电棍,学员被脱光衣服双手反铐,然后身体被压在椅子下面,椅子上再坐上一个有200多斤重的警察,十几根电棍一齐电击,直到屈服为止。

“再逼着这些学员写检讨和保证书,并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地念出来。以此达到从精神上再次羞辱折磨我们,并威胁其他学员的目的。”

在随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尹信晓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每天保持固定姿势坐在小木板凳上长达十几个小时以上。时间一长,疼痛难忍,几乎所有人的屁股都被磨破、流脓、出血,坐在尹信晓前面的淄博法轮功学员姚谦流出的脓血湿透了棉裤,并从屁股一直淌到脚后跟。

期间,劳教所还不停播放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录音,强制学员们收听收看后再写出心得体会,不服从的就被单独拉出去电击,关小号严管迫害。

尹信晓说:“随后不久,青岛海洋大学的研究生邹松涛就被王村劳教所的恶警打得昏迷了三天三夜,2000年11月3日被迫害致死,年仅28岁。公安为掩盖罪行,第二天就将邹松涛的遗体匆匆火化。”

被山东王村劳教所酷刑迫害的青岛海洋大学研究生邹松涛(左)。(明慧网)

2001年,尹信晓又被转回青岛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

“劳教所和监狱经常会隔三差五地对我们体检,抽血、化验、透视等,但从不告诉我们检查结果。”尹信晓披露,“当时只觉得奇怪,并不明白它们的真正目的。但直觉上觉得它们肯定是不怀好意的。出狱后得知邪恶大面积地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后,每当想起那些体检都不寒而栗。”尹信晓说。

2019年5月16日在纽约曼哈顿举行法轮功万人大游行,尹信晓打出“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展板。(尹信晓提供)

“记得在一次体检过后,劳教所里一个叫汪永坚的警察对我们说,刘德明被查出患了烈性肺结核,已经被送回家了。可是在十几年后再见到刘德明时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尹信晓说。

真实的情况是:由于当时刘德明在劳教所当众制止了一名邪悟者的胡言乱语后,劳教所就给他下了毒,想要害死他。到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刘德明马上就不行了,劳教所才把他放回家,怕他死在劳教所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肺结核。

尹信晓说:“这也并不是第一次给他下毒了。刘德明说他先后被洗脑班和劳教所下过四次毒,想要杀掉他,可是他每次回家后通过炼功又恢复了健康,而迫害他的那些坏人却大都遭到了报应。”

2008年1月28日,尹信晓因为参与制作、运送真相资料,被市北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在派出所里他被关押了25天,恶警把他铐在铁椅子上,轮番提审,不准睡觉。随后尹信晓被判刑3年6个月。

“11年过去了,我的手腕上当年被手铐勒出的伤痕至今犹在。”#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6-27 9: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