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李克强会议难解之题的关键所在

中共凡事先决条件“稳政权”,只顾一党私利,而国家经济民生大计碰到党的利益都要让步。 (photos.com)
人气: 14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8日讯】6月26日,李克强主持召开本月最后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

李克强这场会议重心“稳民企经营”,仍然强调“融资要增量、更要降成本”,且再次聚焦小微企业。这也再度说明当前民企经营,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是重中之重。

中共央行行长易纲2018年6月在陆家嘴论坛演讲时,特别提到一组关于小微企业(从业人员20人以下或营收300万元以下)的数据:中国有2000多万的小微企业法人,此外还有6000多万的个体工商户,这合计8000多万小微企业占我国全部市场主体的比重超过90%,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70%左右的专利发明权,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易纲披露的数据表明,小微企业(包含个体工商户)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并不微小,小微企业不仅数量庞大,关乎经济活力与繁荣,还是创新、创业、就业等方面的生力军。

而当前小微企业在高层和官方信息中开始被反复强调,侧面说明的是,中美贸易战加速经济下滑的负效应已经传导到了小微企业──这原本具有高分散性、高灵活性、适应力强,总能随时顺应经济波动的微型企业。

据大陆门户网站网易报导指出,进入2019年,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又爆出“注销潮”,每天在媒体登记注销的中小企业及微型企业超过2000家。还有值得参考的非数据,有些老板自我解嘲,“现在申请破产要比申请注册公司要难的多”。

不过,包括小微在内的中小企业普遍融资难与贵的问题,非因目前经济放缓或中美贸易战才出现的,而是长期存在的困境。

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报导中曾间接引用的官方银行数据,2016年,中国国有银行发放的新增贷款中,80%以上流向国有企业,只有11%流向非国有企业。这2016年相较以往还算是有所改善的数据,民企的融资难可见一般。

至于民企的融资贵,曾任瑞银证券中国区研究部主管张化桥2018年撰文称:表面上,银行信贷最便宜,但是,多次听到中小企业主说,把所有的费用加起来,银行的钱最贵。

一个佐证的公开报导,2017年数据显示,央企、国企融资可能给予的是基准利率,而最弱势的小微企业可能要上浮50%才能申请到贷款。

张化桥的文章还进一步指出,中小企业之所以要用那么贵的钱,是因为市场有个均衡利率(均衡的资金价格),既然有人用了便宜的钱,那就必然有人要支付高昂的利率。换言之,民企的融资贵,其实是在为用了便宜资金的国央企和有特权的那些民企在买单。

异曲同工的是,陆媒《南风窗》2018年第20期封面报导指出,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难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它们的民营背景,背靠国家信用的主体,即中央国企和地方国企以及其他“类国企”都是金融市场的“一等公民”。而“非国有主体”则没有这种待遇。从本质上讲,这种信用定价的“双轨制”──国有信用和民营信用,正是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不断加剧的关键所在。

中国经济的发展依赖于千千万万中小企业的成长,包括就业需求,国央企不能解决的就业问题,但如果一家小微企业增聘1个人就是几千万人。而中小企业的“出口创汇”更是金融体系的信用基础之一。《南风窗》文章直言,这些“功臣”却无法享受金融体系的“国民待遇”。

在2018年下半年,即中美贸易战背景下,“民企退场论”竟然甚嚣尘上,李克强为安定军心公开表态:银行对民企融资要一视同仁。

这次李克强会议最新指示也不是无的放矢。陆媒《时代周报》6月11日报导,截至2019年4月末,金融机构近万亿债转股落地,国央企债转股占比9成,民企占比不足十分之一。

事实上,如果今天不是中美贸易博弈还在继续,中共不会想到刺激民营经济、挽救中小企业。

在2018年之前的几年,宣传口已开始散播国企入主民企的“国进民退”。自2018年初以来,证交所文件显示,有多家民企被国企吞并。中共社科院金研究所原所长李扬曾评论这波收购潮说:“国有企业的效率通常不及民营企业,如果民营企业被并入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会开始把领导人和党委书记派到民营企业,这很有可能会扼杀民营企业的原始活力。”

不论主流媒体,还是中共体制内官员和专家学者,其实也都知道问题的关键,却因受制于党而不能直接说破,中共治下金融体系“厚此薄彼”,是因为国央企业容易掌控,民企不容易控制。

当前中美贸易战不过又一次揭示,中共凡事先决条件“稳政权”,只顾一党私利,而国家经济民生大计碰到党的利益都要让步。

早在十几年前,中国刚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时,舆论热议从国富到民富还有多久?当时就有声音说中国不是国富而是党富。果然十几年后,对中国经济居功厥伟的民企,至今不能解其融资难又贵的问题。因为民企和老百姓若真正富了之后追求法治人权,对中共政权是种威胁。其实朝野都知道,民富才是真正的富,要想中国真正富起来,遏制民富的中共政权就不能不去除。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6-28 7: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