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位律师看望江天勇被强制带到派出所

6月30日中午,常伯阳等三位律师去看望江天勇,被当地警方带走。江天勇撰文表示谴责。(金变玲推特)

人气: 107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北京时间周日(6月30日)中午12点,常伯阳等三位人权律师江天勇父母家看望江天勇后出去吃饭,被当地罗山县灵山镇派出所多人团团围住,被强行带往派出所。江天勇律师对此非法行径撰文表示谴责。

6月30日2点左右,记者先后拨打三位律师的电话,任全牛律师和马连顺律师没有接听电话,常伯阳律师良久才接听电话。他告诉记者,他们还在灵山镇派出所,在等核实身份信息。并称不知道他们还需要多长时间核实身份。

常伯阳律师表示,他们与警方发生“冲突”,被强制带到派出所。“星期天在这体验体验严格‘依法执法’。”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随后发出的消息,“2点30分,灵山镇派出所所长王万鹏和常伯阳律师一起开着常律师的车去罗山县公安局,说是县公安局要问情况。请大家关注!”

据金变玲推特转发江天勇的信息称, 6月30日上午11时,常伯阳、任全牛、马连顺三位人权律师,到河南省罗山县灵山镇看望完江天勇。三位律师一到江天勇父母家门口,就被一名穿白衣服的胖国保拦着要查看身份证。但三位律师要该国保出示证件,他却拒不出示。

三位律师进家后与江天勇说话问候,不久来了一群灵山镇派出所的警察,不停地喊要查来客身份证。江天勇告诉他们无权随意查公民身份证,并告诉他们这样长期对他软禁、跟踪、骚扰是非法的。三位律师也认为,随意查身份证是违法的,毫无法律依据。

11点45左右,三位律师和江天勇去吃午饭,20多人(有的穿制服,有的没穿制服)围上来把三位律师隔开。其中一人大声嚷嚷来客身份不明,就是要查证件。三位律师也再次要求他们提供查身份证的法律依据并出示证件。此人拿出一个东西在任全牛律师眼前一晃,完全让人看不清,还有人嚷嚷“着装了,不需要出示证件”。

周围围观的居民纷纷说,“穿制服的骗子多得很!”

这时,最初拦下三位律师的白衣胖国保突然大声喝“带到派出所”,三位律师被强行押上车带走了。

江天勇表示,谴责罗山县警方非法限制公民权利,并滥权带走三位来看望他的律师。他写道,“罗山县公安局这群身份不明人员,长期构陷我的人身自由──跟踪、骚扰、无法律依据随意查看来看望我的亲友身份证是非法的,是恶意侵犯公民权利。它们顺口编造‘你身份不明’,即随意强行查看公民居民身份证,显示了公权力不受制约的任性、专横霸道,它们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的行为终将受到惩处。罗山县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亦难逃其责。”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曾参与爱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陈光诚案、高智晟案、法轮功个案等多起维权案件,因此一直遭到当局监控、镇压。2017年11月江天勇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两年,在狱中遭遇酷刑。

江天勇出狱近四个月以来,一直被当局软禁在河南罗山县涩港镇父母家中。近日,他的双脚出现严重水肿,6月24日早上,他与父亲准备去信阳医院看病,却遭到二十多名国保的围堵未能成行。

同一天,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在推特发出了一张警察上门的照片,此后再无推文无发出。祝圣武律师发推表示,中共打手登门恐吓著名人权律师覃永沛。覃永沛去年被中共非法剥夺律师资格。

直到14个小时(下午2点多)后,覃永沛才发出新的推文,称“弟兄姐妹们,已经平安。2019年逢酒必乱,一切尽在不言中。”

记者联系覃永沛,他没有接电话,仅发信息表示感谢,称“已经平安”。对于当局的这一波行动,他表示“它们已经快疯了。”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9-06-30 4: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