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妻耿和首访港 将参与七一游行撑反送中

斥中共酷刑迫害高智晟 勉励港人坚持抗争

人气: 45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首次访港。她表示香港人两次百万人游行令她震撼,想来参加七一游行,与港人一起“反送中”(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她鼓励港人面对中共打压一定要坚持抗争,不能让中共得逞。

反送中是底线 “勿让中共得逞”

有“中国良心”之称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近日成功入境香港,今日在中国维权律师关组主席何俊仁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她直言在美国一直关注香港反送中的运动,想亲身来港声援港人。

她分析中共力推修订《逃犯条例》的本质,“中共就是想改变香港的政治体系,然后就想把这个形式用到每一个人身上,尤其这个反送中,如果我们没有坚持下去,如果改变了,就会影响到香港人,就会影响到在香港居住的人;就会影响到像我们这种政治庇护的人、逃难的人,像法轮功信仰、基督教信仰,所有人,全都会遣送回国,全都会引渡回去。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底线,绝对不能让它得逞。”

耿和与两名子女2009年3月离开中国,抵达美国,接受美国当局的政治庇护。当她踏入香港的土地时,再次触动内心深处的痛楚。

她哽咽说:“我10年没有回过国。这是我第一次踏入香港,我非常的酸楚。这是我10年来离我家最近的地方,但是在这地方我看不到我家人,我也没法跟他们取得联系。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来,为什么我坚定地支持反送中这个游行。”

受两百万人游行震撼 盼与港人同行

经历中共对她们一家的打压迫害,耿和表示,七一大游行和高智晟、自己的家庭紧紧联系,自己作为一位平凡的妻子、母亲,希望与其他香港市民站在一起。

“这个反送中游行牵扯到我们每一个人,我觉得我是具备着这种身份,我觉得我最有说服力,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过来。我们两个孩子都很兴奋,都很支持我过来,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家心最齐的一刻。香港这个百万游行,200万游行这种不断升级的游行,我们看着非常的震撼。”

耿和表示自己在海外坚持了10年,鼓励港人面对中共打压更应该坚持下去,“中共想修改的目的就是改变你们的政治体制,那一改变就变成了跟中国一样了。你看看中国那种状态,又不能吃喝安全,又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那个污染的环境,就是这样形式。所以我觉得为了自己孩子,为了明天,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坚持下去。”

夫失踪近二年 斥中共欲“精神上打垮家人”

高智晟律师2014年出狱后被当局持续软禁,2017年8月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耿和批评中共对高智晟的无理迫害,甚至株连家族,“把高智晟的弟弟家做的一个小企业停产10天,罚款20万。就是这样株连九族,让家里人为生活奔波,让这种单薄的家庭面临更大的打击,从精神上打垮家人。”

高智晟自2004年开始为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辩护,尤其自2004年底开始三次上书中共政府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等群体的非法处理手段,并调查法轮功学员器官遭当局活摘的指控。高律师2006年8月遭绑架、吊销律师执业证。同年12月22日被判刑,虽获缓刑,但之后5年间屡遭绑架失踪酷刑;2011年缓刑被撤销,入狱3年。

斥中共治下“没有法律可言”

耿和表示丈夫经历黑监狱,饱受酷刑的折磨。高智晟撰写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披露了自己在2007年被秘密绑架后,五十多天内遭受严重酷刑。耿和说:“经常拿电棒电击他,然后拿一把香烟插到他的嘴巴里面,就点着,吸的烟吐在他的脸上。”

到了2017年8月,高智晟被释放时已不成人形,“我先生从监狱释放的时候,几乎是被两个狱警抬出的。抬出监狱进入机场的时候,机场的镜子反光照到他脸上的时候,他第一次看到镜子,看到自己面相的时候,就说:‘我就跟外星人一样’。整个头发是白的,脸是白的,几乎是不会走路,是这样出狱的。”

耿和批评现在中共统治下没有法律可言,当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再次失踪时,她曾委托北京的燕薪跟张磊两位律师,走访北京的司法部、公安局、陕西佳县和榆林,皆回复说没有接受过高智晟案子。到了2018年后半期,律师工作就停止了,只能依靠大陆的亲人去询问,“他们一会儿说在北京,我大哥说我们要求要见,过两天说‘我们给你请示’。过两天说在榆林,就踢皮球,踢了一阵子。现在家人也不敢跟我联系了。”

耿和想起10年来见不到丈夫,儿子见不到父亲的苦楚,不禁再次哽咽。(李逸/大纪元)

想起10年来见不到丈夫,儿子见不到父亲的苦楚,她不禁再次哽咽,“我出来时我儿子5岁,现在我儿子15岁,快16岁了。他的记忆断层了,他印象中没有父亲了,没有思念父亲那种感觉,也没有那种痛了。反而更大的内疚都在我身上,都在我的身上,对孩子那种内疚,我觉得永远没办法弥补。当孩子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大学毕业,错过每一个孩子成长期,父亲都不在身边的时候,我觉得我使出浑身的劲都没办法弥补孩子中间的空白,对孩子精神上的影响,心理上的影响。”

今年7月9日是709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4周年,何俊仁表示届时台湾将会举行研讨会检视大陆维权律师的状况。他批评现在是大陆人权状况最差的时期,很多维权律师被吊销执照、被监视居住,甚至找不到工作维持生活。

今次耿和能进入香港,但是另一位八九民运人士周锋锁,6月30日下午约一时许抵港时,却被扣查无法入境。何俊仁说:“有一个消息说,他和入境处的官员有一些肢体的冲突,他受伤,有流血。”他相信周锋锁想来港参加七一游行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
2019-06-30 8: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