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沪宁的诡计:红朝崛起的不归路 (上)

图为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235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新报导)2012年12月,当习近平轻车简从对广东展开“南巡”之时,新科政治局委员王沪宁跻身随员之列,外界轻哗:“变色龙”王沪宁又投新主了。

当时就有媒体质疑,从2012年回推,王沪宁充当江、胡两任总书记的智囊二十多年来,投中共当权者所好,以“权贵资本主义”取代“社会主义”,纵容党内贪腐潮,强化官民对立。如今,他又想把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引向何方?

六年之后,答案已明了。

如今的中共,已不满足于经济的发展,还试图在世界崛起,威胁美国“世界警察”的地位。随着美国的觉醒及对中共的全方位遏制,这个红色王朝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风雨飘摇。

中共现时的意识形态体现出王沪宁的设计

在中美贸易战越来越紧张的时候,5月20日,习近平在到“长征”出发点江西视察时,摆出与美国“决一死战”姿态。此前习还要求中共高级干部学习毛泽东著作。

央视在黄金时段播出韩战主题的旧电影《英雄儿女》丶《上甘岭》丶《奇袭》等,刺激民众的“民族主义”。5月28日,中共重拾已经弃用多年的一句话“反对大国沙文主义”。当年中共的这句话多用来指向前苏联。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后,王沪宁主管文宣。

中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这些举动,在西方媒体看来,处处体现着王沪宁所推崇的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所谓新保守主义的内容有反对多元社会、推崇强人治国及国家支持的民族主义等。

文宣一夜之间把习捧成“世界领袖”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当局以理论上回归中共原教旨的方式,配合反腐败打击江派等政敌,在权力斗争中让落败对手无反扑机会。同时,当局大力煽动民族主义,以“凝聚”民心。

2016年10月27日,中共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正式确立了习近平在党内的“核心”地位。

2017年10月24日,在中共“十九大”上,“习思想”被写入党章。但谁都知道,“习思想”理论背后的主要策划人就是王沪宁。

随着习近平在中共内部权力走向巅峰,接下去习该怎么做?

照王沪宁的设计,习将朝着统领世界的“世界领袖”的方向去走。从王沪宁把持的文宣系统所宣传的内容中可以看出这个趋势。

从2017年的六中全会开始,中共的宣传机器已开始把习的“领袖地位”吹捧成不但是中共的需要,还是全中国人民的需要,甚至是整个世界的需要。当时人民网上刊登的一篇文章《论六中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吹捧说,“中国正在进入世界舞台中心……这是一个需要雄才大略的政治领袖也能够造就这样的政治领袖的时代。”

新华社在2018年3月发表的《引领世界潮流的航标——习近平主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启示》一文显示,习近平一夜就已成了整个世界的“领袖”。

此文引述了一个叫库尔卡尼的“印度学者”的话:“当今世界,再也没有第二位领导人能够集合如此强大的力量与智慧,能够如此坚定地谈论整个人类的共同未来。”

这篇文章把王沪宁弄出来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吹捧为“解决全球难题的治世良方”,更肉麻地认为,这已经“被外界视为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的唯一未来”。

此后,北京的一些做法越来越夸张。

2018年4月,习近平会见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央视的新闻画面显示,在一间会议室而不是会见厅里,习近平俨然以会议主持人的身份坐在主席的位置上,“被会见”的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及随行数人以及习近平的几个随扈面对面分列于习近平的左右下侧。

施瓦布无论是落坐的位置还是侧耳聆听习“指示”的姿势、表情,都令人感觉他在习面前的待遇和地位充其量相当于一个香港特首。

在习近平取得“核心”称号之前,大纪元在2015年发表了两篇特稿《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抛弃中共 习近平可望青史留名》,正告习未来该走的方向,就是解散中共。

遗憾的是,习在掌握大权后,仍朝着王沪宁设定的路在走,而且越走越远。

其实在这段过程中,一系列信号已经显示:中共的危机将临、维持红色王朝的路不通。

中共想和世界捆绑 王沪宁的概念在国际上遭冷落

首先是中共“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在国际上遭到冷落。

中共其实早在江泽民掌权时期就有了这个说法。由于当时中国的经济并不发达,中共的说法还只是停留在“共同体”的概念之上。

中共因为“六四”镇压行为遭到国际社会制裁后,1993年,江泽民出席了西雅图APEC非正式会议,并与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举行会晤。之后,美国逐步放松了对中共的制裁。

已故中共外交官吴建民在其2007年出版的《外交案例》一书中总结此事时说,法德之间曾经打过200多场战争,持续了上千年……1952年六个欧洲国家建立了“煤钢共同体”,1957年又增加了“经济共同体”和“原子能共同体”,最后演变为欧洲联盟,有着共同的货币。法德之间的战争再也打不起来了。

自2012年习掌权后,王沪宁在帮习近平弄出“习思想”的时候,“共同体”说法也变成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将之变成“习思想”的一部分。换句话说,中共想把自己的命运和全世界捆绑在一起,“同生死、共存亡”,以达到永远执政的目的。

2017年和2018年,王沪宁把控的新华社发表多篇文章指,“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2012年、2013年、2015年、2017年的多个国际场合,习均提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也是在美中贸易战之前,中共自信满满的原因。中共一直说,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实际指的是中美经贸早已是“命运共同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中共自知不断占美国便宜、盗窃知识产权,但中美关系还是会像吴建民所说的法德关系一般,中美间“再也打不起来了”。

2017年,中共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打着经济和文明的旗号,首次被写入由中共操控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

即便中共文宣不断吹嘘其“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如何获得全球认同,实际上各国反应都不积极,少有国家愿意和这么一个要“解放全人类”的政党正式签署“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协议。

欧美对此几乎无反应。

到目前为止,唯有柬埔寨和老挝人民革命党,分别在今年4月28日和5月1日,与中共签署了《关于构建中柬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及《构建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

王沪宁设计的红色王朝路 国际上处处碰壁

从王沪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中衍生出来的,还有“太平洋容得下美国和中共”的说法。

2017年11月,美国总统川普访华。习近平重申“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说法。2014年,奥巴马访华时,习近平也重复了“宽广的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说法。

两届美国政府对这个说法态度都很冷淡。但似乎中共也不以为意,文宣只管自说自话。

另一个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说法中衍生出来的是所谓的“文明对话”。

5月15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邀请亚洲诸国参加。结果5个国家的主要政要与会,分别是希腊、柬埔寨、新加坡、斯里兰卡和亚美尼亚。其中希腊不属于亚洲国家,但属于中共的经援对象。

这个会议之前已经被推迟了多次。

习近平早在2014年5月上海亚信峰会上曾倡议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博鳌论坛2015年的会上,习再度倡议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李克强2015年11月在吉隆坡东亚峰会上宣布“中国将在2016年举办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但未能开成;官方媒体后来预告2017年会举行,同样落空。

最令人费解的是,中共明明奉“马列主义”为创始理论,却偏在会上宣扬《诗经》、《论语》等与其理念格格不入的传统文化内容,还想借此与亚洲各国结为“亚洲命运共同体”。

再有就是中共搞的“一带一路”,其实也是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中衍生出来的项目。“一带一路”小组在2015年成立时,王沪宁以深改组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兼“一带一路”小组副组长职务,为“一带一路”提供对外政策的指引。

时至今日,“一带一路”所陷困境之深,以致中共不得不在2019年4月“一带一路”第二次论坛上,大幅转变其政策。

事实证明,王沪宁为习设计的那条红色王朝在国际上的崛起之路,是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王沪宁深知共产主义和中共在国际上没有市场,却利用习近平“复兴中华民族”的心理,帮习设计出不放弃中共同时“速成世界领袖”的这条死路。

这就是王沪宁给习近平设下的陷阱。

中共激怒美国 贸易战正式开始

2018年3月,习近平修宪成功,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

由于王沪宁给习弄出的“习思想”,本身就是紧抓中共不放,不断“加强党的领导”。如今的中国大陆,中共在经济、政治、言论上越收越紧,且无意有任何政治改革的举动。在2018年中共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被取消后,美国政府对中共彻底失望。

再加上,中共在国际上不断吹捧自己为“世界领袖”,并辅以盗窃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一带一路”、亚投行、南海造岛等行为,直接挑战美国“世界警察”的地位,最终激怒美国。

2018年7月6日和8月23日,美方分两次正式对中输美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

随着美中贸易战的正式开始,这个红色王朝也开始在风雨中飘摇。#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6-06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