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全球扶轮社年会 精英汇集德国汉堡

2019年6月1日至5日,来自世界170多个国家的2万5千多名扶轮社会员聚集德国汉堡展会场馆,举办年会。(Rotary International)

人气: 1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莫凌德国汉堡报导)2019年6月1日至5日,汉堡展览馆犹如迷你联合国现场,25000多名不同民族、不同肤色的扶轮社精英在此齐聚一堂。

国际扶轮社(Rotary International)向来有“小联合国”之称,每年一度在世界某地召开全球大会。这是第一次在汉堡召开年会。来自世界170多个国家的会员除了在这里加强联络、互通有无,更重要的是向更多人介绍自己所致力的人道主义服务项目。

对此,汉堡市长Peter Tschentscher博士在致开幕词时说:“汉堡作为有着800余年航海历史的港口城市,有世界之门的美称,起着沟通世界经济文化的桥梁作用。同时,她也是德国第一个扶轮社1927年成立之地。”对于这次汉堡能成为扶轮社第110次全球大会的东道主,Tschentscher感到非常自豪。

170多面国旗飘扬

2019扶轮社全球大会现场170多面国旗展风采。(扶轮社提供)

国际扶轮社由分布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约35000个地方社组成,目前成员120万人,总部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扶轮社是一个非政治、非宗教的组织,成员不分种族、肤色、信仰、宗教、性别或政治偏好,藉由汇集各领域的领导人才,提供人道主义服务,以在全世界促进善意与和平。它的名称Rotary(“轮流”)来自于在不同地点轮换举行聚会以及定期轮换负责人的传统。

为了体现这种全球性和多元化,每年的“万国旗”仪式就成了开幕式的重要项目。来自170多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青年们身着特色服饰、举着国旗,在音乐声中列队依次走上舞台,在麦克风前庄重念出自己所代表国家的名字。

据介绍,这些青年们或来自该国的扶轮社员家庭,或是扶轮社资助的全球学生交换项目成员。每当一面国旗在舞台上飘扬,一个名称被念出,青年们蓬勃的朝气与台下的热烈欢呼交相辉映,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精英齐聚 旨在无私造福社会

扶轮社全球大会 House of Friendship 大量公益项目呼吁关注。 (扶轮社提供)

扶轮社作为国际最大型的非政府社团之一,广为人知的原因是因为其成员通常是各届精英。究竟社团的宗旨和目标是什么,大多数人知之不深。

1905年,美国律师Paul Harris与三位好友在芝加哥共同成立全球第一所扶轮社时,他的初衷就是将传统的、讲求亲睦互助的价值观推广到职业人群。后来,他们发现,这个社团可以通过共同从事公益项目,将互助更好地延伸到社会。

因此到现在,“无私服务”(Service above self)一直是社团的最高宗旨。这种“服务”不仅意味着在业余时间积极投身公益项目,也包括在个人职业生活中身体力行服务社会。

例如扶轮社员们作为事业及生活遵行依据的“四大考验”,要求所思所行应当先扪心自问:“是否一切属于真实?是否各方得到公平?能否促进亲善友谊?能否兼顾彼此利益?”

每年全球扶轮社社员在公益项目上的捐助总计高达上亿美金,更可贵的是他们每个人都投入私人时间,来无偿帮助其他人。

扶轮社全球大会主席Barry Rassin 在2019年会上重申百年不变价值观。(扶轮社提供)

在这届全球大会上,各地扶轮社组织也带来了近百项公益项目,在友谊大厅(House of Friendship)展出,以期唤起全世界更多人们的关注。这其中有大型的、扶轮社自1985年起就在全球范围卓有成效推动的根除小儿麻痹症计划,也有地区性的改善医疗、提供净水的策划,以及反对暴力、制止盗取良心犯器官等项目。

正如现任国际扶轮社主席 Barry Rassin所说:“在这里,你会听到激动人心的故事,代表了国际扶轮社的价值观:多元化、富有领导力、亲睦的伙伴关系、保持正直以及无私服务他人的精神。”

曾为纳粹不容 百余年价值观不变

早在1927年,德国就在汉堡成立了第一个扶轮社,社长为前帝国总理Wilhelm Cuno。

目前德国有1100个地方扶轮社,约5万6千名成员。在今年的大会上,现任德国电信总裁Timotheus Höttges就作为扶轮社员发表了演说。

然而,扶轮社在德国,也曾有过黯淡的历史。1933年纳粹上台后,扶轮社就开始被迫开除犹太人以及异见人士,其中就包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著名作家托马斯·曼(Thomas Mann)。1937年,德国扶轮社被迫解散,直到二战结束才得以恢复。

同样,在共产党统治的前东德时期,扶轮社也被禁止,柏林墙倒塌一年后,早在1928年就成立的德累斯顿扶轮社才于1990年重新恢复。

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个坚持服务他人、秉持传统价值观的社团,为何会遭遇这样的命运?

对此,“扶轮社在纳粹德国历史”公益项目负责人、汉诺威大学历史学教授 Carl-Hans Hauptmeyer认为:“当与当权者迥异的思想在民众中产生竞争力,这是独裁政府最为害怕的,这点,即便在当今的世界也可找到类似之处。”

同时,作为历史学家和扶轮社员,Hauptmeyer教授也希望,扶轮社能更好地为年轻人创造条件,让他们将传统承继下去。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06-07 1: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