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法轮功辅导站义务负责人遭迫害综述(3)

(从左至右)东北林业大学讲师吕蒙新、江苏金坛市电信局顾锁祥、上海法轮功学员张志云,皆担任过法轮功义务辅导员,均被迫害致死。(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6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7日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至少有110位原各地辅导站义务辅导员、义务负责人遭迫害致死,有数百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劳教,有上万人遭绑架。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天清晨,在各地“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办公室的操控下,各地公安部门对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辅导员等实施秘密大逮捕。

从7月21日起,国际网路被切断,后来连电子邮件通信也被迫中断。7月22日开始,中共操控所有媒体24小时铺天盖地、轮番造谣诬蔑法轮功。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各地法轮功辅导站人员都是义务帮忙,没有工资、没有官当、义务教功、不收取费用。各地辅导站严禁存钱、存物,杜绝任何形式的捐献。在中共的疯狂迫害发生后,各地辅导站的辅导员、负责人首当其冲,遭到严重迫害。

以下是部分原各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辅导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接上文:大陆法轮功辅导站辅导员遭迫害致死案例(2)

物资局局长原胜军

原河南省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原胜军,于2005年10月7日被枉判6年。10月25日下午5点半左右,原胜军在绝食数天后,趁警察不备,从济源市医院走脱,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藏身,之后被警察团团围住。

警察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他已死亡,然后将他拉往火葬场。据知情人讲述,原胜军死亡后两天眼睛未闭,嘴巴大张,一只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色的,脸上伤痕累累,背上全部呈黑紫色,其中一条腿显青紫色。

据悉,警察在抓捕原胜军之前就已经接到了指令,即将他处死,而且为推卸责任,逼迫其他人证明他已死,而后直接把他拉到火葬场,路上再将他打死……

济源市当局下发文件,规定24小时必须将原胜军的遗体火化,如果原胜军家人不愿意,就强行火化。当时中共人员把原胜军冻在殡仪馆的冷冻柜中,标上名字“无名氏”。

河北省电话设备厂工程师王宏斌

王宏斌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原是河北省电话设备厂工程师。1994年3月3日,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是河北省法轮功辅导站义务联络人之一。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遭2次绑架,被非法劳教3年。2000年6月,王宏斌夫妇被工作单位原河北省电话设备厂非法辞退,全家失去了生活来源。

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在家中被石家庄“610”、长安公安分局及辖区派出所的一大帮警察绑架、抄家。他被带到一个国保警察的秘密刑讯地“双环宾馆”,遭到酷刑逼供;被长安公安分局管辖的原东大街派出所警察赵长庆等伪造证据、非法劳教3年,被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

在劳教所,王宏斌经历了肉体和精神上的极度摧残,曾经因抵制洗脑“转化”(逼迫放弃修炼),被警察指使劳教犯人用打火机烧掉手指甲;单手被吊铐在窗户铁栅栏上三天三夜;他平时遭侮辱、打骂更是常事。

在高压下,王宏斌的精神长期处于紧张、抑郁之中,身体每况愈下,家属多次要求劳教所给他办“保外就医”,遭拒。劳教所于2002年11月8日因怕承担责任将王宏斌提前释放。

王宏斌回家后,身体已经被摧残得虚弱不堪,健康急剧恶化,住医院治疗,被诊断为肺癌晚期,于2003年10月9日含冤离世,终年39岁。

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附企金属公司经理王开明

王开明,曾担任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附企金属公司经理,后当主任。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担任高采炼功点义务辅导员。王开明严格按“真、善、忍”修心性,无病一身轻,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是同事和家人公认的好经理、好丈夫、好父亲。妻子姚桂兰,是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退休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

2008年4月28日,王开明在家门口被辽宁省盘锦市公安局高采派出所警察韩世龙、邢宝昌及街道办王国林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盘锦市看守所近半;2008年10月,被盘锦法院非法判刑4年,先后被劫持到南山监狱和盘锦监狱迫害。

2010年4月14日,王开明被盘锦监狱四监区狱警迫害致昏迷不醒,被送盘锦第二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期间他的脚、手都被铐着。

当时他的妻子姚桂兰已被迫害致死,其大女儿生孩子满月不久,二女儿上大学。女儿多次要求给父亲办“保外就医”,但盘锦监狱、高采派出所拒不给办理。只住院了11天,王开明又被拉到盘锦监狱医院,被注射不明药物迫害。

半年后,即2011年1月份,王开明被迫害造成第二次脑出血,成了植物人。盘锦监狱又把他第二次送盘锦二院进行所谓“抢救”,仍给他戴着脚镣、手铐。直到3月份,盘锦监狱怕他死在监狱承担责任,才给他办了保外就医。

他被转到辽河油田中心医院,由两个女儿护理,家中十多万元积蓄全都花光(因他被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医疗保险等待遇),到无钱支付住院费用时,他只好出院。他身体状况继续恶化,于2011年底含冤离世。

天津市复员军人范其俊

范其俊,男,生于1948年2月22日,家住天津市南开区复康路复康里2号楼1门4楼。范其俊原为复员军人、天津市公安局老干部处干部、原天津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范其俊即遭当局绑架并被隔离监视居住两个多月。期间,范其俊先是被送往蓟县某招待所非法拘禁,而后又被非法关入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不久即被非法劳教2年。因其身份特殊,劳教期间他一直被非法拘禁在市局看守所直到解教释放。

范其俊被非法劳教2年释放回家后,其妻迫于中共一贯的株连迫害政策与他离婚,儿子更是很少与他来往。范其俊也被开除公职,收入全无,长期靠别人接济为生。为了维持生活,范其俊曾多次打过短工,如:看车、看门、守夜等。他曾多次找公安局交涉生活保障问题,可是最终连最低生活保障也未能得到解决。后来,范其俊在家中去世。

北京石景山李跃进

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李跃进,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北京市石景山区义务辅导站负责人之一。李跃进多次遭到绑架,一次被绑架到恶名昭著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迫害,四次被非法劳教,在团河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曾受酷热曝晒折磨而休克。

由于长期被劳教所迫害,他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糖尿病症状。李跃进还被开除工职,经济上遭受严重迫害,家庭生活困难。

2012年8月2日,李跃进第五次遭绑架,并被非法劳教;期间被团河医院注射不明药物,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症状。

2013年4月3日,李跃进保外就医回家后,经内部医院治疗发现,其周身血管成段状凝固发硬,与心脏相通的三大主血管堵塞,于2013年10月1日早晨故去。

各种现象显示,李跃进疑被团河医院注射药物毒害。李跃进生前曾说:“那里面(指团河医院)太邪恶了!我就是被他们害的。”

江西武宁县法轮功学员陈建宁

陈建宁,江西省武宁县石渡乡张官田村村民,1996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把除了在田地里干活外的其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义务教功、传播法轮功上。炼功点在本村由一个发展到附近十多个,炼法轮功的人由一个乡发展到附近几个乡。

由于他按照“真、善、忍”实修,深受法轮功学员爱戴,被推选为九江地区义务辅导站站长。与此同时他和当地法轮功学员们的一言一行也感染了百姓,村里打架骂人的事,也越来越少,整个村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变化。在一次村评选中,他被首选为村队长。

然而自1999年7月20日之后,他因不放弃修炼至少四次遭乡派出所、县公安局绑架,被拷打、摧残、非法罚款,直到被活活打死。

2002年3月4日,陈建宁又被乡派出所抓去毒打致昏死过去,警察用冷水浇他。好心的村长知道后用3,000元作保,把他保回家。他已被打得变了形,骨瘦如柴。

2002年8月28日,乡派出所警察冲到他家,把他及妻子唐美芬(也是法轮功学员)非法抓走,当时家里还有一个7岁的儿子,无人照顾。在县公安局警察对陈建宁继续摧残,他始终不放弃修炼,直到被他们活活打死。

张志云离奇死亡

张志云,女,66岁,住上海虹口区,自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曾参加过李洪志先生五次传功面授班。炼功后,她全身疾病消失、精力充沛,担任上海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

19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就成了当地中共人员重点监控的对象。十年来,她拒绝写任何放弃信仰的所谓“保证书”。

上海警察认为张志云在江浙沪一带的法轮功学员中比较有威望,所以对她又怕又恨,她的住所24小时被人监视。

张志云(明慧网)

2009年4月底,张志云因要参加在国外读书的女儿的毕业典礼,去派出所申领护照。新调来的“610”头目陈朝晖对她进行刁难,为此张志云据理力争。这时两个警察奉命给她倒了杯茶叶水,并说:“这个茶水不要喝,我们是有感冒,你喝了也感冒。”张志云不知是计,连喝两杯。她离开时,警察还说:“你有病要去看医生的啊,不要不看。”事后警察还让居委会几次上门询问张志云的情况。

张志云回家后没几天,就开始剧烈吐血,之前她非常健康。据家人说:她吐血吐得非常厉害,一天起码吐两次,一次要吐一个小时,吐了一个星期,胸部以下呈紫色,肚子也大起来。虹口区“610”戴某、虹口区政法委书记以及欧阳派出所警察李桢惠(音)还常上她家骚扰。

家人把张志云送往虹口区中心医院治疗抢救,两天后情况好转,各项指标转好,人被转到普通病房。5月13日,上海虹口区“610”的科长、主任等人到医院找院长及主任医生谈话。第二天,张志云就去世了。

据悉,抢救的时候,医生把氧气罩罩上去后,她的舌头马上就伸出来,人立刻就死了。死时嘴角流血,双目不闭。

江苏金坛市电信局顾锁祥

顾锁祥(明慧网)

顾锁祥是原金坛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之一,工作单位是金坛市电信局。在炼功前他是药罐子,有胃病、胆息肉、神经官能症、腰痛病、腿关节炎。1996年炼法轮功后,他所有的病陆陆续续消失了,所以非常坚信法轮功,一直坚持修炼。

自从炼了法轮功,他按“真、善、忍”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在单位勤勤恳恳工作,受到单位和职工的一致好评,家庭也更加和睦。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顾锁祥多次被抓被关,长期遭受折磨,致使身体逐渐消瘦,直到上不了班。

2000年一天早晨,他在外炼功遭绑架,被非法拘留15天,在看守所遭到迫害,被逼戴脚镣。2001年元旦,他去了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却被绑架,拳打脚踢、把他的头往墙上撞,从早晨一直被迫害到下午2点多钟。顾锁祥被非法劳教3年,并被开除了工职。

2003年5月,顾锁祥写信给省领导讲法轮功真相,当时想恢复工作,又被抓去受到迫害,被吊铐在窗子上19天不让睡觉,还遭毒打,最后又被非法劳教2年。

2007年11月28日,顾锁祥正在上班,被从单位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他被吊铐19天,不让睡觉,警察还下死劲踩他的肚子,导致他的肝、肠等内脏严重受伤,失去功能。回来后,医生说他最多只能活两个月。

2008年8月2日,中共又以保奥运为由,对他连哄带骗、变相绑架迫害。之后,他拖着严重伤残的身子,顶着烈日艰难地移步,好不容易熬到了家,于2009年3月22日半夜2点含冤离世。

东北林业大学讲师吕蒙新

吕蒙新,44岁,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东北林业大学讲师。1999年前,吕蒙新曾是林大校园炼功点的负责人。

6月15日,法轮功修炼者和平理性地在校园里坚持炼功,吕蒙新被两个警察扯住脖领子,拽住一只胳膊,逼他遣散炼功人。吕蒙新平心静气地笑着说道:“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那个副处长气急败坏地照吕蒙新的脸猛击一拳,他的眼镜被打飞七八米远,顿时眼眶青紫,牙床出血。

吕蒙新(明慧网)

一封载着东北林业大学炼功点上百名修炼者心声的上访信,分别送达黑龙江省领导、林业部领导手中:“我们是长期居住在校园里的教工子弟和学生,我们没有什么奢望,只求在我们为之奉献和热爱的校园里,脚下有一块绿地,炼一炼能够给我们带来心灵净化、祛病健身的好功法。”

吕蒙新曾于1999年10月10日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拘留19个月后,再被动力法院非法判刑3年,劫持到哈尔滨监狱。

2005年4月3日凌晨,吕蒙新到哈尔滨市省政府广场清除恶首江泽民的画像,遭省政府武警非法抓捕,被动力区法院非法判刑2年,监狱查出他有肺病而拒收。2006年2月27日,吕蒙新被迫害致多脏器衰竭,在万家劳教所医院离世。

结语

在这些曾经担任过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大学教授、公司经理、工程师、国家公务员,也有普通农民、个体户等。他们只是想让更多的人从法轮功中受益,没有任何政治诉求;他们没有建立任何花名册,没有组织、松散管理、自由修炼。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们无一幸免,成为中共政法委、“610”、公检法司迫害的重点。他们因为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或被毒打致死、被毒药害死、被酷刑折磨致死、被迫害成重病而死⋯⋯

他们中有的已离世多年或十几年,可他们遭受的残酷迫害至今仍在中国上演。

(完)#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6-11 5: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