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念六四30周年 德国柏林展开系列活动

6月4日上午,民主中国阵线、独立中文笔会、中国共和党、受胁迫民族协会(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德国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和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代表在柏林中使馆前集会,呼吁公众毋忘六四,要求中共释放一切政治犯。(大纪元)

人气: 12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8日讯】(大纪元德国柏林记者站报导)六四30周年之际,关心中国民主运动的东西方人士齐聚柏林,以递交公开信、展览、行为艺术等各种形式,提醒公众继续关注这历史上难忘的一页,期待民主自由早日在中华大地得以实现。

公开信呼吁中国走向民主

民主中国阵线前任主席费良勇(左二)在集会上和各团体代表将公开信投入中使馆的信箱。(大纪元)

6月4日上午,六个团体的成员代表在中共驻德使馆前集会,递交致中共人大和国务院的公开信。这六个团体分别是:民主中国阵线、独立中文笔会、中国共和党、受胁迫民族协会(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德国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和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民主中国阵线前任主席费良勇在集会上宣读了公开信,随后和各团体代表将公开信投入中使馆的信箱。整个过程中,中使馆毫无反应。

公开信中说:“希望中国人大和国务院推行政治改革,在政治领域为人民松绑。弃马入世,弃毛归正,即抛弃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和阶级专政的反动学说,废除‘四个坚持’,遵从人权至上的普世价值观,让中国和平渐进有序地从专制社会过渡到民主社会,让中国的社会制度与世界接轨。实施宪政法治,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促进中国持续发展,利国利民。”

艺术作品回顾历史

参观展览的观众。 (大纪元)

6月1日至6日,在柏林独立艺术空间tête,一群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德国和美国的艺术家们举办了纪念八九学运和六四屠杀的展览活动“30Years/这三十年”。展览包括装置、影像、表演、讨论、资料整理、绘画等多种形式,注重互动性与多层面的历史诠释,还有八九学运和六四亲历者讲述现场情形与之后的逃亡经历。

6月1日,德国艺术家Janine Gerber与策展人赵女士一起,邀请参观者将天安门母亲收集到的遇难者名字刻在装置上,并解释每个名字的含义与遇难过程。这件装置在展览之后,送给中共驻德大使馆。

在展览室入口处,矗立着艺术家Zhang Ruo制作的帐篷形状纪念碑,在6月4日当天,游行者携带着这座帐篷纪念碑,请公众在上面留言。

展览室正中央悬挂着一幅刻有部分死难者名字的白色宽纸,这是艺术工作者Janine Gerber的创意作品,她邀请观众把六四死难者名字刻在纸上,以此纪念消失的生命。

在这里,观众还可以观看关于六四的纪录片。影片回顾了当年北京的情形,军队开枪后,受伤者被民众用平板车送到医院,还有民众用公园的长椅抬着伤者跑到医院,短时间内医院里就挤满了中枪的学生和市民。在北京的街道上,还残留着被烧毁车辆的残骸。

2012年到2018年间,活动策展人赵女士陆续采访了不同人群对于六四的个人回忆。这部分采访内容也被收入影片中。

6月3日晚,活动主办方举行谈论会,观众以自己的经历,分享了中共“国保”警察的工作方法和人权活动者的应对方式。比如,通过翻墙在网络或者推特上发表文章,被中共国保知道后就会被约谈,或者被抓起来关几天。如果异议人士在国外,他们可能就会威胁其在国内的家人或者亲戚。

自由艺术工作者马先生表示,比如中共警察在对付维权人士或异议人士时,会和目标人物的家人和亲戚谈话,以此施压。此外,中共会通过小恩小惠收买普通人当作线人,它会找出人性的弱点,然后逐个击破。

一位北京上访维权女士的画作。(大纪元)

赵女士讲述了一位北京上访维权者的经历:她的家被强拆,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流落街头。她和丈夫开始了维权之路。她的丈夫被警察殴打,走投无路后在政府机构门口喝药自杀,以死抗争。

她在上访过程中被警察推倒,导致腰部受伤,需要长期坐轮椅。在所谓的“敏感时期”,她就被警察监管起来。她以此为主题,绘制了多幅画作,其中一幅作品也在这次展览中展出。

一位来自香港的年轻观众回忆了他在几年前雨伞运动中的见闻,联想到近日在香港发生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又称引渡恶法、送中条例)的游行活动。他表示,感觉到近年来中共对香港的渗透和控制越来越严。

抬着纪念碑穿越柏林

6月4日晚,艺术家在柏林大教堂前展示六四纪念碑。(大纪元)

6月4日,艺术家们和其他参与者一起抬着展览室门口的六四纪念碑,以中国传统送葬形式,一边吹奏音乐,一边走向柏林大教堂。“路过狭窄的施工路面时,那些穿漂亮西装的人都皱起眉头给我们让路。但一听说是为了纪念天安门屠杀,他们立刻转而称赞叫好。”参加游行的德国与美国艺术家这样说。

还有一些来自中国的游客,因为对这个话题有所担心,不敢走近,在十几米外观看。临时纪念碑在柏林大教堂前面还吸引了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他们走过来分享在自己国家遭受专制压迫的回忆。

纪念碑上留下了许多参与者的签名和留言。制作纪念碑的中国艺术家说:“真正的六四纪念碑应该在中国。在我们能在中国为六四建立纪念碑之前,所有的纪念碑都是临时的。我希望它也能为那些无法在祖国获得归属感,仍四处寻觅家园的心灵们提供一个暂时休憩的场所。”#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06-08 7: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