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最弱房市 房价下跌87.5万澳元

房价降幅最大的城镇,位于西澳西北部富含铁矿石的Pilbara地区的Newman小镇。(Google地图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朱丽娅悉尼编译报导)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产价格可能已经在下跌,但与全国最大跌幅相比还相差甚远。过去五年的销售数据显示,澳洲最大的房地产价格跌幅仍然集中在距离首府城市数千公里的偏远区域。

据澳洲房地产网消息,自2013年以来,西澳矿产城镇的房产价值降幅最大,部分地区的房价下跌幅度高达875,000澳元

房价降幅最大的城镇,位于西澳西北部富含铁矿石的Pilbara地区的Newman小镇和位于Kimberley地区的Derby。

房地产分析机构CoreLogic的数据显示,这些地区的房价中位数在五年期间里减少了一半以上,从60万澳元缩减至20万澳元以下。

西澳海岸中心Port Hedland及姊妹城镇South Hedland的损失甚至更大。

2013年珀斯以北1523公里处的一套典型房子的价值为127万澳元,但现已降至大约39.5万澳元。

South Hedland的房子在2013年的中位价为865,000澳元,而现在中位价为195,000澳元。

悉尼内西区的Annandale。(Google地图截图)

相比之下,悉尼表现最差的区,内西区的Annandale的房价在过去五年内下跌2.9%,中位价从770,000澳元降为747,500澳元。

国际铁矿石需求的变化是资源城镇房产价值下降的部分原因,但是矿产业日益增长的工人轮班倒休、飞机接送的做法,也消弱了对当地房产的需求。

房价和租金还进一步受到当地工人的采矿营地的崛起的影响,因为这种做法让当地工人不必进入采矿社区的住房市场。

许多营地都是由矿业公司兴建,因为当地市场的租金和房价暴涨,即使涉及高昂的建筑成本也值得投资。

房价下跌给矿业繁荣时期购买了资源城镇的房产的投资者带来了特别严重的打击。

自2013年以来,位于Port Hedland的Styles Rd的一套四居室独立房的房主一直在试图出售房子,但即使在降价50多万澳元之后仍然无法售出。

他们在2008年以108万澳元的价格买了此房。即使以74.9万澳元的当前挂牌价出售,他们仍会损失33.1万澳元。

紧张的销售环境似乎在一夜之间蒸发了房地产帝国。

房地产投资者Ryan Crawford在2013年之前已经积累了40套房,主要分布在Pilbara地区,当时的总价值为3200万澳元以上。

他的大部分房地产已被银行收回,一部分以远低于购买价格出售,2017年在最高法院提交的文件表明其收益低于欠款。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