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中俄对美发动影子战争 中共更邪恶

中国和香港问题专家分析认为,中共高层在香港问题上没有获得真情报。(Getty Images)

人气: 63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中贸易谈判僵持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高调访俄,展开包括熊猫外交的访问议程,强调加强北京莫斯科轴心,令外界质疑,中、俄是否借此会面有意打造共同抵美势头。

但CNN首席国家安全记者、中国问题专家吉姆·修托(Jim Sciutto)表示,中、俄早已从多条战线开展打击美国的秘密行动,和俄罗斯相比,中共实际是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其工于心计,表面上安静,但实则笑里藏刀,更加邪恶。

中、俄从多条战线向美国发起“影子战争

习近平这次访俄,除了带去了两只大熊猫外,还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BBC引述评论员解读称,中共在努力寻求与俄罗斯的联盟关系,来应对美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首席国家安全记者修托在5月份发表的新书《影子战争》(The Shadow War)中指出,中、俄其实早就展开了打击美国的秘密行动,企图针对美国及其领导的国际秩序。修托将这些打击行动称为是“影子战争”。

修托在多次外媒采访中对“影子战争”予以解释。他表示,这是一场多数美国人尚未意识到的战争。中、俄这两个不同的国家正在使用一种非常类似的战略:那就是,在多个前沿阵地同时攻击和破坏美国,并会将其行动控制在激发公开交火的门槛之下,这样美国就不会反击。

“他们(中、俄)知道如果要攻击我们,航母对航母或核弹对核弹,他们将会失败。至少,没有人会赢。通过进行边缘攻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获利,特别是因为我们(美国)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修托说。

中共通过在南中国海地区实行军事化和建造人工岛屿,并企图控制该地区水域。该水域每年有数万亿美元的货物经过。美国和地区邻国都担心,中共通过在海上建造违反国际法的人工岛屿,试图锁定该地区水道。修托指出,在南中国海冲突上,中共将其控制在不会引发美国发动战争的门槛之下,而事实确实如此。

但修托强调,“影子战争”虽未发生军事战争,但其“潜在的影响和公开战一样危险”。这是一场多条战线的战争。这些战争形式包括:2016年,俄罗斯对美国大选的网络攻击;中共数十年来窃取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私营企业和美国政府的机密等,造成美国数千亿美元的损失等。

“但这场(影子)战争还有其它战线正在同时展开,这是他们破坏和超过美国所执行计划的一部分,”修托说,“我认为,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那些战线。”

他解释说,中、俄的“影子战争”不仅在地面开展,也正在向太空延伸。他们已经测试并部署了太空武器。“‘星球大战’今天就在这里。激光武器已经出现在太空。”

修托还强调说,中共的“绑匪卫星”(kidnapper satellites),“能够将我们的卫星从轨道上抢走。”没有了卫星,从汽车使用的GPS到金融系统,再到美国军队都会受到影响。智能炸弹智能不起来,无人机也不会运作起来,核预警将不会再有。

美国国防情报机构今年二月发布一份“太空安全威胁”报告警告说,中共可能正在寻求用激光武器来破坏、瘫痪或损坏(他国)卫星及其传感器,并且可能已经具有有限的利用激光系统对抗卫星传感器的能力。

美国国防情报机构2月份发布的报告截图。

修托5月份在《华尔街日报》发文强调,美国真的需要一个太空部队。他坦言,川普总统宣布要组建一个太空部队是有道理的。“有一件事很明确:战争正来到了太空,美国必须为之做好准备。”他说。

除了地面和太空,修托说,中、俄的“影子战争”也发生在水下。中、俄都在部署更加迅速、更加安静的潜水艇。这种潜水艇难以被检测到。其带来的威胁是,在战争发生时,它们可以突然出现在纽约的海岸附近发射核导弹。

他还表示,网络战每天都以上千种不同的方式发生。中共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而俄罗斯直接吞并了克里米亚。所有的这些战线都构成了“影子战争”。“它(影子战争)正在安静地发生。足够安静,大多数人都不在谈论它,但它却是非常真实的,”修托说,这是对“主权边界”的挑战,是在破坏美国领导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修托指出,“影子战争”已经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尽管大多数美国人对此知之甚少或根本不知道。“影子战争的速度和力量可能令人恐惧。”

中共是美国真正的威胁 且表现更邪恶

在被问及谁是更大的威胁时,修托表示,虽然从短期来看,很多人可能认为是俄罗斯。但如果你和美国军界、情报界的人士交谈,“几乎无一例外,他们会说,中共是更大的长期威胁。它们(中共)有更多的工具可用。它们是我们真正的挑战。”

修托曾这样开玩笑地描述他对俄罗斯和中共的看法。他说,“俄罗斯更像你在派对上喝醉的朋友,直接冲破你的大门,而中国(中共)则像那个工于心计、邪恶的‘朋友’。它们保持安静,表面上和你微笑着,但背后却要捅你一刀。” 修托认为,与俄罗斯相比,中共的手段更不易察觉。

在修托看来,中共因其盗窃军事机密的行为及其快速发展的卫星技术,构成了真正的、最令人担忧的威胁。当被问及中共为何比俄罗斯更致命时,修托表示,他曾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反情报部门的前主管安德森(Bob Anderson)交谈过。

安德森之前曾经直接参与跟踪中共间谍的案子。其中一个间谍案,即修托新书特别提到的加拿大中国商人苏斌(Su Bin,音译)的案子。苏斌在仅仅四年时间内盗窃了大量的美国F-35和F-22战机以及C-17运输机的数据。苏斌后来被美国司法部起诉,并最后被判刑。

“今天,中国(共)正在使用和那些(美国)飞机看上去极其相似的飞机,”修托说。

他还表示,安德森警告,不要误判中共,中共情报机构的凶狠会更胜俄罗斯一筹。它们(中共情报机构)会杀人,它们也会杀掉那些人的家人。它们可能在家里做,但它们也将会在其它地方做。“它们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来获取它们想要的,因此不要误判它们,”修托引述安德森的话说,“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它们就像是你的安静的,但富于心计的‘朋友’,那种‘朋友’将会在背后捅你一刀。”

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去年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FBI的最高反间谍优先事项是中共,即阻止在美国的中共间谍进行经济间谍活动。

修托指出,在美国,有成千上万的中共间谍。他和FBI前反间谍负责人交谈过,该负责人提到,它们(中共)有一个全国服务计划,让那里聪明的年轻人能够骇入美国公共和私营部门窃取机密。而且它们这招儿得逞。

修托说,中共什么领域的信息都偷,从种子、医疗技术到人工智能等。最关键的是,它们正在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技术进行间谍活动。

修托特别强调,虽然中、俄采取了相同战略,试图从各条战线挑战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但是,在“影子战争”方面,两国并没有秘密联手,他们有各自的利益所在。

“中共是想要在各个方面超过美国,它们的野心是成为世界之王,获得经济、军事、政治、外交方面的霸权地位,”修托说,而俄罗斯更像是一个破坏者,他们不认为他们将会超越美国。但他们更是因苏联解体而感觉上是个受害者。他们正在玩一场“零和博弈”,他们的想法是“如果我刺到了美国,那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收获”。

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10月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对华演说时也同样强调,中共对美国的干涉超过俄罗斯。“正如我们情报界的一名资深人员告诉我的那样,与中国(共)在这个国家(美国)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罗斯所做的显得相形见绌。”彭斯说。

副总统彭斯去年10月4日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对华演说。(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彭斯指出,中共还利用美企想要维持在中国运营的欲望,试图影响商业领袖来谴责美国政府的贸易行为。

“一个近期的例子是,它们(中共官员)威胁要拒发一家美国大公司在中国的营业执照,如果这家公司拒绝说出反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彭斯说。

美国及盟友所犯错误:对中俄抱有幻想

修托想要强调的是,美国人民还没有足够认识到这种威胁的本质。美国之音引述修托的话说,美国和西方一直在犯的一个错误是,一直对中、俄抱有幻想,这是“不知敌”。

他说,他们被自己的臆想所误导,认为中、俄想要的正是美国想要的,那就是共同融入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但是俄罗斯和中共领导人都认为这个体系偏向于西方的利益。中俄希望有不同的体系。

修托认为,美国仍然是领导全球事务的最佳国家。他解释说,俄罗斯和中国(共)正在挑战一个美国建立的体系,或者至少是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数十年来,美国一直致力于保持这一秩序的正常运行。这种体系确保了和平与繁荣。

也许,中、俄可能会说,“但那些是你们施加的规则,为什么要被允许来监管我的后院?”修托指出,这是中、俄的专制主义与美国民主的冲突,美国的民主虽然并不完美,但问题是,你们想要谁(专制主义国家还是民主国家)来掌控那些规则的制定?

修托对中国有相当的研究。1989年六四的发生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修托对中国的兴趣,在那之后不久,他在耶鲁大学选择了中国历史作为其专业。2011年至2013年,修托曾担任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幕僚长。这让他了解到,美国公司虽然知道中共的盗窃,但经常拒绝向美国政府寻求帮助,因为他们害怕疏远中国合作伙伴或者无法进入中国市场。修托指出,而中共的战略正是依赖于制造这种恐惧,中共也在酝酿这种恐惧。

修托表示,在中国居住的那些年,让他亲眼目睹了很多事情,在那里他看到有人因为撰写有争议的推文而被送进监狱。

修托在他的新书中披露了中、俄削弱美国立场的各种手段,而且这些伎俩不容易被人察觉,这样就可以避免引发军事冲突。

修托说,美国越早意识到美国在战后所帮助建立的国际秩序受到威胁,就有更好的机会来保护这种秩序。

修托对前总统奥巴马的中、俄政策也提出批评。他特别批评了奥巴马政府在2014年俄国入侵乌克兰时的表现,以及对待中共在南中国海军事化行动的态度。#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6-10 9: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