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直播】七一再促撤恶法 民阵:55万人上街

图为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游行龙头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领头的举行向天横幅写有“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的游行诉求。(余钢/大纪元)

人气: 77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报导)2019年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每年七一这天,香港都会举行七一大游行,成为港人抗衡中共侵蚀、追求民主自由的象征。今年正值全球瞩目的“反送中”(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抗议浪潮,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定出今年七一游行几大主题:“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重启政改、释放所有政治犯”;“撤销暴动定性 彻查6‧12镇压”。游行于下午2时半在铜锣湾维园集合,3时起步,游行至金钟政府总部。

过去一段日子,香港人经历了“最漫长的6月”,反对中共和港府强推引渡恶法、欲将人强行遣送大陆受审的运动浪潮,震惊国际。6月4日六四30周年18万人烛光集会、6月9日103万白衣人大游行、6月12日金钟立法会外的大冲突、6月16日200万人黑衣大游行、6月26日民阵集会向G20喊话,以至民间自发马拉松式向领事馆递信,在全球各国报章登全版广告,运动风起云涌。

这场运动中,香港年轻人也首次遭遇橡胶子弹、布袋弹的开枪武力镇压。而恶法至今未撤回,特首林郑月娥仍未下台。今早,主权移交22年的七一升旗礼严密布防,警方再次出动了警棍、胡椒喷雾武力驱赶示威市民。而七一的下午,香港人再一次走上街头,向中共强权说不,向恶法说不,受到全球媒体的密切聚焦。

04:00

林郑月娥发表讲话,

02:40

港媒报导,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凌晨4时将在湾仔号警察总部警政大楼三楼大堂会见传媒。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及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亦会出席。林郑月娥警察总部见传媒,

00:10

警方午夜过后开始在金钟一带清场,大批防暴警察由警察总部出发,从多个方向朝着立法会推进,包括龙和道及龙汇道,期间施放多枚催泪弹。

警方午夜过后开始在金钟一带清场,大批防暴警察由警察总部出发,从多个方向朝着立法会推进,驱散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警方午夜过后开始在金钟一带清场,大批防暴警察由警察总部出发,从多个方向朝着立法会推进,驱散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3:32
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侯俊伟)在社交网站上表示,英国对香港及其自由的支持“不动摇”,同时表示任何暴力都不可接受。

欧洲联盟(EU)周一就香港“七一”示威发表声明,呼吁克制和对话。欧盟外交政策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费德丽卡 · 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通过发言人表示:“鉴于最近这些事件,重要的是要采取克制、避免反应升级,以展开对话和咨询寻求前进道路。”

23:23

新民主同盟宣言:暴政压迫 破坏香港 林郑需问责下台

新民主同盟再次要求林郑月娥:1.撤回引渡恶法;2.取消暴动定性;3.释放并停止追捕示威人士;4.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追究开枪责任;及5.立即辞职。

23:00

现场各处情况:

立法会大楼内人数明显减少:会议厅内仍有约200人,前厅则有不足100人;

中信大厦外:约600人聚集,防线现于龙汇道龙合街交界;

添美道:立法会公众入口2外,示威者组成人链运送物资到前线;

夏悫道:示威者占领两边行车线,集中在添美道交界聚集。

7月1日入夜,香港立法会门前仍有很多人聚集。(骆亚/大纪元)
7月1日入夜,香港立法会门前仍有很多人聚集。(骆亚/大纪元)
7月1日入夜,香港立法会门前仍有很多人聚集。(骆亚/大纪元)
7月1日入夜,香港立法会门前仍有很多人聚集。(骆亚/大纪元)
7月1日入夜,香港立法会门前仍有很多人聚集。(骆亚/大纪元)
7月1日入夜,香港立法会门前仍有很多人聚集。(骆亚/大纪元)

22:45

香港警方:约19万人沿原定路线参加游行

22:42

民主派议员及民阵紧急联合声明

因应金钟一带的群众自发行动,民主派及民阵作出声明如下:

今早林郑在七一酒会称,会回应市民诉求,会变得更开放和更包容,但林郑至今未有任何回应和沟通的诚意,拒绝面对社会,无视市民的诉求,将年轻人推到绝望。

民主派今日曾要求与林郑月娥会面,试图缓解今次的重大政治危机,但林郑断言拒绝,显示她所谓的聆听只是最虚伪的政治谎言,我们对此深表愤怒。林郑自六月九日以来的公开露面,均表现出傲慢态度,令事件火上加油,酿成今日的危机,林郑就是罪魁祸首!

我们在此严正要求,林郑必需亲自面对民意,回应群众自6月9日的诉求,解决由她一手造成的政治危机,不要用武力镇压民众诉求,不要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

我们在此重申民阵、民主派和香港人在六月以来的五大诉求︰

一,完全撤回恶法;
二,追究开枪责任;
三,撤回暴动定性;
四,释放被捕人士;
五,林郑月娥下台!

民间人权阵线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立法会议员:
涂谨申 梁耀忠 李国麟 毛孟静 胡志伟
莫乃光 陈志全 梁继昌 郭家麒 郭荣铿
张超雄 黄碧云 叶建源 杨岳桥 尹兆坚
朱凯迪 林卓廷 邵家臻 陈淑庄 许智峯
邝俊宇 谭文豪 范国威 区诺轩

22:21

香港政府晚上发表声明,重申没有为6月12日的警民冲突定性,又批评部分激进示威者利用“极端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指香港社会不接受这些暴力行为,政府予以强烈讉责。早前有示威者要求政府取消将6月12日冲突定性为“暴动”。

声明又重申,政府已经停止所有关于《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草案会在现届立法会会期明年七月结束时自动失效。

22:20

多团体发表联合声明:

林郑月娥:

今天,除了民阵发起的七月一日大游行外,更有数万人自发包围立法会,向政府进行进一步的施压,有人更指:“难道你以为这群年轻人并不知道他们需要承担什么后果吗?他们之所以不顾一切,是因为过去已经用尽了一切办法,无论是联署、登报、游行,他们都通通试过。然而,你们却仍然选择漠视,仍然继续歌舞升平,仍然把一切的呐喊看成是少不更事。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天还说会去除“家长式心态”,放下身段,耐心聆听年青人的声音,你们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有部分议员较早前曾提醒群众冲入立法会的后果时,有年轻人向议员表示他们表已经有同路人牺牲了生命,所以他们已经“预咗”。我们理解抗争者的绝望和愤怒,他们为了保卫香港的自由、人权、公义、和法治已经做了很多,今天所造成的一切一切全都是因为当权者的无能和偏听。

刚刚议员们联络了特首办,回复称特首很忙!这叫市民如能相信你?!情况危急、全城已陷恐慌之中,特首的回应刻不容缓!我们严重呼吁特首立即表达撤回送中条例,并立即安排就6月12日的警民冲突召开特别调查委员会。!

在此,我们再一次强烈谴责林郑月娥及其管治班子,麻木不仁视人命如粪土!

家长联盟
伞下爸妈
绝食明志
性公会
学者联盟
基督众乐教会
文化监暴
关注学童发展权利联席
社福同行
学术自由学者联盟
香港艺术家工会

21:00

组织七一游行的团体民阵宣布,游行共有55万人参加。

18:30

下午六时半左右,参与七一大游行的法轮功队伍经过铜锣湾轩尼诗道。游行由天国乐团奏乐领头,并有“除恶扬善 天下太平”、“真善忍”等巨型幡旗,以及“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巨型向天横幅等。法轮功学员自2003年反对中共23条立法以来,每年都会参与七一大游行。

香港法轮佛学会发言人简鸿章接受访问时指,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地参与游行,希望能够展示法轮大法美好,展示真善忍普世价值的精神;又指香港主权移交20多年来,香港人权自由各方面越来越受剥夺,但亦促使更多人觉醒,认清中共的邪恶。“中共在末日疯狂之中是越来越落了,它已经时日无多,我们看到最近一两年来,全世界正气迅速的上扬,正义力量越来越大,他们都纷纷站出来反对中共,抵制中共,这种事势越来越大。相信将来我们会迎来迫害的结束,以及普世价值光辉全世界。”

参与七一大游行的法轮功队伍天国乐团奏乐领头。(宋碧龙/大纪元)
“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巨型向天横幅。(宋碧龙/大纪元)
参与七一大游行的法轮功队伍。(宋碧龙/大纪元)
参与七一大游行的法轮功队伍。(余钢/大纪元)


17:00
民阵七一游行终点设在中环遮打道。在龙头行毕全程的民主派元老李柱铭指,特首林郑月娥一直拒作任何承诺,他强调恶法一定要撤回,撤回并非字眼问题,而是原则问题。他有说,经过反送中风波,林郑日后已难以管治香港,但只要中央及立法会建制派议员支持,林郑月娥都不会辞职。不过他担心林郑就算下台,“还不是共产党选一个”。因此核心问题要争取真普选,才能港人治港。他又估计金钟冲突或有机会影响游行人数,相信大部分游行人士都希望参与和平集会。

至于起点维园,游行人士已全部出发,但铜锣湾的崇光百货对出的东角道和骆克道一带,仍然挤满了游行市民。民阵早前呼吁挤在东角道的游行人士往骆克道行走,加快游行进度。

由高空所见,湾仔轩尼诗道与马师道交界站满游行人士。(孙青天/大纪元)
由高空所见,轩尼诗道站满游行人士。(宋碧龙/大纪元)
由高空所见,轩尼诗道站满游行人士。(宋碧龙/大纪元)

16:55

铜锣湾路段依然逼满游行人士。下午约4时55分左右,本报记者拍到波斯富街楼上有人往下扔杂物,包括铁支、原子笔、饮品等,地上留下饮品痕迹,游行人士要绕道而行。有市民怒称这个行为“是谋杀、是暴徒”。

下午约4时55分左右,本报记者拍到波斯富街楼上有人往下扔杂物,包括铁支、原子笔、饮品等。(余钢/大纪元)
波斯富街楼上有人往下扔杂物,包括铁支、原子笔、饮品等,地上留下饮品痕迹。(余钢/大纪元)
由于有人从楼上往下扔杂物,游行人士要绕道而行。(余钢/大纪元)

16:20

下午约4时,七一大游行队头已到金钟太古广场。民阵早前将游行终点由原来的政府总部改为中环遮打道,有部分市民按民阵建议,继续游行往中环;亦有市民选择按原本往金钟的路线,向政府总部前进。而在起点维园,目前仍有市民等待出发。有人在酷热天气下不适,需救护员协助。

市民举起不同的横额,除了强调学生在6.12包围立法会的行动中没有最户外,又批评警察使用暴力清场,及多项不当行为,包括瞄准市民的头部开枪,以催泪弹围困市民,没有配戴委任证等。(余钢/大纪元)
因应市民在“反送中”的市民堕楼死亡,有市民拉起“一个都不能少”的大型标语。(余钢/大纪元)

15:50

除了游行路线的轩尼诗道全线走满游行人士,铜锣湾一带的大街小巷,包括希慎广场、利园山道,波斯富街都挤满了人。不少游行人士手持印刷和自制的示威标语、展板、横幅,除了表达中心诉求:“全面撤回送中恶法”、“林郑下台”、“追究警察暴行 反对定性暴动”;也有勉励香港人的说话:“香港加油”、“选择站在良知一边”、“撑下去”、“战斗到底”等。

也有人用各国的语言,写上“反对将绑架到中国合法化”、“停止射击香港人”等口号,向关注香港游行的国际社会发声。另外,当游行队头经过中共喉舌媒体《大公报》门外,示威人士报以嘘声。

铜锣湾轩尼诗道希慎外的天桥。(余钢/大纪元)
除了游行路线的轩尼诗道全线走满游行人士,铜锣湾一带的大街小巷,包括希慎广场、利园山道,波斯富街都挤满了人。(林怡/大纪元)
除了游行路线的轩尼诗道全线走满游行人士,铜锣湾一带的大街小巷,包括希慎广场、利园山道,波斯富街都挤满了人。(林怡/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铜锣湾伊荣街。(余钢/大纪元)
市民举起以各式海报表达诉求。(余钢/大纪元)
市民举起以各式海报表达诉求。(余钢/大纪元)
有市民举起选择站在良知一边的标语(余钢/大纪元)
市民举起以英文写的标语。(余钢/大纪元)

15:30

游行龙头出发逾半个小时,已经过铜锣湾鹅颈桥。维园现在仍有大批市民未能出发。由于警方只开放一个出口让市民出发,有人高呼“开路、开路”。另外,很多身穿黑衣的市民,从天后沿高士威道中央图书馆加入游行队伍,警方在3时左右开放高士威道往湾仔方向的行车线予游行人士使用。在铜锣湾,由于人太多,整条轩尼诗道要全封。大量巿民在路旁等候加入游行,怡和街东西行线都逼满人。

在怡和街东西行线都逼满人。(林怡/大纪元)

15:20

下午3时许,游行队伍先后经过铜锣湾怡和街、伊荣街和驹克道。

《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游行队伍从维园出发。他们高举“全民打共时代来临 香港人加油!”、“执法不守法 立法不合法 港人齐自发 自救想方法”等横额。

游行队伍经过驹克道。(林怡/大纪元)
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游行队伍。(余钢/大纪元)
《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游行队伍。(余钢/大纪元)

14:50

民阵的七一大游行龙头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领头的举起向天横幅写有“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的游行诉求,民主派元老李柱铭、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等手持横幅。游行又安排坐轮椅的市民先出发,获掌声欢迎。

民阵的七一大游行龙头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领头的举起向天横幅写有“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的游行诉求。(林怡/大纪元)
游行安排坐轮椅的市民先出发,获掌声欢迎。(林怡/大纪元)
民阵的七一大游行龙头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林怡/大纪元)
民阵的七一大游行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林怡/大纪元)

14:40

鉴于金钟立法会出现冲突,警方要求民阵将游行延期或将终点改为湾仔。

不过,民阵与警方无法达成共识,因此决定继续游行,以遮打道为终点。由于修顿球场至遮打道一段道路或不受不反对通知书保障,民阵呼吁游行人士保障自身安全,按照自己需要离开。

领头的向天横幅写有“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余钢/大纪元)
鉴于金钟立法会出现冲突,警方要求民阵将游行延期或将终点改为湾仔。民阵与警方无法达成共识,因此决定继续游行,以中环遮打道为终点。(孙青天/大纪元)

13:50

警方以金钟一带有示威者冲突为由,向民阵建议延期举行七一游行,或将活动改为只在维多利亚公园草坪集会,或将游行路线终点由金钟政府总部改为湾仔,民阵全部拒绝。

13:30

下午1时许,已陆续有身穿黑衣的市民,来到维多利亚公园草坪集合。由于烈日当空,市民都撑起雨伞耐心等待游行开始。就读中一的陈同学一个人来参加游行,她表示之前的反送中游行都有上街,“我的诉求就是要全面撤回送中条例,而非暂缓。释放所有学生。全面撤回暴动的这种说法。”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不肯撤回恶法,只说暂缓,她认为背后是北京的指示,“我认为就是北京要求林郑这样做,因为林郑搞了很久,所以最后就让林郑来背黑锅。一国两制已经没有了界限,所谓50年不变,香港已经在被蚕食。”

因此,她表示今次上街也是向中共说“不”,同时表达对前线抗争学生的支持。6‧12当天,她也到了金钟现场,“催泪弹的情况我没看到,我不是站在最前面,催泪弹后来看直播看到。警方清场都非常暴力,其实大部分的市民都很平和,但警察同样开枪发放催泪弹。”

就读中一的陈同学。(林怡/大纪元)
市民由记利佐治街步行到维园参加七一游行。(孙青天/大纪元)
市民由记利佐治街步行到维园参加七一游行。(孙青天/大纪元)
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草坪撑起雨伞耐心等待游行开始。(孙青天/大纪元)

12:30

距离七一大游行开始还有两个多小时,多个政党团体已经在铜锣湾港铁站出口的记利佐治街摆设街站,呼吁更多市民参与七一大游行。

在“民主动力”街站的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指,市民仍然很愤怒,相信会有很多人七一走出来,“市民对于林郑不下台,对于不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不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暴力,感到很不满意,市民依然会利用游行和其它活动表达诉求。”他又呼吁接下来,11月的区议会选举,市民可以用手中选票冲击建制派绝大多数的议席。

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林怡/大纪元)

前立法会议员刘小丽则在街站准备了大量白色鲜花,让市民为因反送中牺牲生命的年轻人表达悼念和追思。她说,两个周日过百万人上街,当中很多是年轻人,“想表达香港是我家,以及他们的诉求,背后的原因及行动,都是源自于对香港的爱。在送中之下,香港的言论自由民主等等完全崩溃,他们都是看到自己香港自己救,他们不得不走出来维护自己的家园。”

“偏偏这个政权这样地狠心,一意孤行,年轻人受到文攻武斗,用短片去抹黑他们,还谎称他们充满仇恨,我觉得这个政府真的是无药可救。”刘小丽说。#

前立法会议员刘小丽。(林怡/大纪元)
多个政党团体已经在铜锣湾港铁站出口的记利佐治街摆设街站。(余钢/大纪元)
不同团体在记利佐治街利派发标语和海报予游行的市民。(余钢/大纪元)
不同团体在记利佐治街派发标语和海报予游行的市民。(余钢/大纪元)
在港铁金钟站月台站满了前往维园参加游行的市民。(孙青天/大纪元)
市民陆续抵达港铁铜锣湾站,前往维园参加游行。(孙青天/大纪元)
市民陆续抵达港铁铜锣湾站,前往维园参加游行。(孙青天/大纪元)
市民陆续抵达港铁铜锣湾站,前往维园参加游行。(孙青天/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