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七一游行 青年学子争取属于自己的香港

理大学生会会长廖建钧(右)看到香港人不断坚持走出来,觉得很感动。(李小朗/大纪元)
人气: 46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王文君香港报导)“《逃犯条例》这件事激发了大家所有的担心,说到底是对中共的不信任,大家走出来的时候,就用自己的方式去抗争,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争取他自己的未来、争取属于自己的香港。”参与2019年七一大游行的理大学生会会长廖建钧说。

6月发动两次百万人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7月1日再度发起大规模游行,许多学生响应了这次的游行。游行主题是“撤回恶法,林郑下台”,并争取独立调查6月12日警方的镇压,以及停止检控示威者。召集人岑子杰向港民呼吁,“只要人多,我们甚至可以争取到我们的目标;只要人多,才可保障示威人士不被秋后算账。”

中一学生:向中共蚕食香港说不

中一的陈同学自己一个人参加游行,她说,之前的反送中游行她都有上街,“我的诉求就是要全面撤回送中条例,而非‘暂缓’。释放所有学生。全面撤回‘暴动’的这种说法。”

就读中一的陈同学相信港府不肯撤恶法是受中共指使的,“最后就让林郑来背黑锅。”(林怡/大纪元)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不肯撤回恶法,只说暂缓,陈同学认为背后是中共的指示,“我认为就是北京要求林郑这样做,因为林郑搞了很久,所以最后就让林郑来背黑锅。一国两制已经没有了界限,所谓50年不变,香港已经在被蚕食。”

因此,陈同学表示今次上街也是向中共说“不”,同时表达对前线抗争学生的支持。6月12日当天,她也到了金钟现场,“警方清场都非常暴力,其实大部分的市民都很和平,但警察同样开枪、发射催泪弹。”

陈同学:不撤恶法就抗争到底

另一名男姓陈同学今天是第三次参加游行,他表示,直到目前为止港府都没有达到当初港人要完全撤回恶法的要求,只要一天不撤回送中恶法,“我们就会一直抗争到底。我们会继续游行,直到撤回这个我们都不想要的恶法。”

“我是一个炎黄子孙。”认同自己是华夏民族传人的陈同学说,“我反对中共,他们说的共产原则那么好,其实都是在用资本主义,又说谋福利,其实都是在为自己私利,都是伪君子。”

对于中共对港府的控制,陈同学说,“只要你承诺50年,你就要信守承诺!”

陈同学今天是第三次参加游行“反送中”,他强调只要一天不撤回送中恶法,“我们就会一直抗争到底。”(林怡/大纪元)

游行展现香港人无私互助与团结包容

这场反送中运动从6月9日迄今,仍然有为数不少的香港人走出来,为不公义发声。理大学生会会长廖建钧说,为此他觉得非常感动。

“这5年是一个混乱的过程,社会上种种不同的东西,都引发了不同的人有各自的怨言和担心,《逃犯条例》这件事激发了大家所有的担心,说到底是对中共的不信任,大家走出来的时候,就用自己的方式去抗争,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争取他自己的未来、争取属于自己的香港。”廖建钧说。

他说,理大学生会都有参与每年的游行,主要是为学生及其他抗争者提供相关的法律及资源上的支援。“今年的政治氛围,6月后整个气氛转换得非常快,很多事情我们治理不及,我们只能跟着群众,今次很多都是群众主导,我们以一个学生会的角色,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协助者,看有什么需要去帮手的,我们就尽量去帮助。我们希望能够做到最大的后勤。”

对于近期多次的游行活动,廖建钧说,走出来的不只是香港人,上次走出来的还有外籍劳工,而且游行后的街道清理得很干净,“之前游行过后,街道清理得非常干净,很多影片都见得到香港人无私互助的特点。”

对于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的诉求,廖建钧认为,关键是如何做到真普选,“怎么样真正做到普选呢?这才是根本的问题,对中共的不信任啊,或对领导人没有信心的解决方式。但是这一刻做什么,我们尽量照做。”他说,“要让香港社会甚至国际社会了解,到底我们在做什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在这个社会中去谅解、包容,去谅解出发点、谅解一个人的目标,很重要。”

2014年雨伞运动是否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种子?廖建钧说,“一班千禧后的年轻人,他们当时不能出来,家人不让他们出来,他们对社会都有一定的判断能力,虽然他们接受的教育都可能稍微和早几年有些不同,意识上有些改变,但很乐见他们都肯站出来,还有一些中学生都愿意站出来,站在前线,为我们香港人一起去打拼、一起努力。”

雨伞运动时,廖建钧只是一个中学生,如今他快大学毕业了。他认为,雨伞运动与反送中运动“非常不同”,“民气有显着的分别,都可以反映到香港人互助、团结、包容的精神。”#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
2019-07-01 6: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