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的遭遇: 儿被迫害死 媳精神失常

人气 786

【大纪元2019年07月13日讯】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武城镇退休教师陈景华、老伴朱桂香、大儿子陈桂彬与大儿媳周海涛,自1999年,中共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之后,因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遭受到难以想像的摧残和痛苦。

明慧网报导,儿子陈桂彬被残忍迫害致死,儿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陈景华本人也曾五次被非法拘禁、罚款,经历了无数痛苦岁月,于2018年含冤离世,终年80岁。

一、大儿子陈桂彬被迫害致死

陈桂彬在世时,是山东省武城县棉纺厂机修车间的一名工人。由于小时候吃错药,落下了气管炎。

1995年3月,陈桂彬修炼法轮功后,病好了,身体健壮,还成为全厂职工、领导公认的好职工,从不占厂里的便宜,秉公办事,该拿多少钱就拿多少钱。

法轮功遭中共无辜迫害打压之后,陈桂彬为了向国家领导人说明真相、讨回公道、还大法清白,他与学员们进京上访,被不明真相的便衣、武警绑架,后经山东省驻京办遣回武城,回家后,让每天定时到武城县公安局签到。

之后,每年的4月25日以前或者7月20日以前,以及重要节假日,陈桂彬与妻子周海涛二人都会被拘禁关押十多天。

2001年元旦前,在武城县公安分局的指使下,武城县棉纺厂再次把陈桂彬与周海涛绑架到棉纺厂拘留室关押。

元旦过后,棉纺厂去北京上访的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武城县公安局从北京接回,每人罚款一万元,公安局怀疑是陈桂彬让去的。

保卫科长侯金才将陈桂彬绑架到保卫科,还没审问,直接给陈桂彬戴上手铐准备拷打。

在保卫科,侯金才早已安排好四个人,一个墙角一个人,准备“推筛子”(就是你推给我,我推给你)。当第一个人在陈桂彬背后,突然猛力往前推陈桂彬时,陈桂彬立即倒下去,陈桂彬前面放着一个保险柜,因陈桂彬戴着手铐,不能用手着地,头正好撞在前面的保险柜上,陈桂彬立即全身瘫痪,不能动了。后来经医生检查才知道,陈桂彬颈椎骨三节骨折,骨髓已经出来了。

侯金才还不罢休,又把陈桂彬暴打一顿,几个人打陈桂彬时,陈桂彬已经失去知觉了,一动不动。

侯金才又将陈桂彬的鞋袜脱光,将上衣解开扣,四个人把陈桂彬抬到室外的雪地上冻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把陈桂彬抬到拘留室(拘留室和保卫科紧挨着)。

他们把拘留室的窗户打开,被褥扔了一地,把拘留室的火炉用水浇灭,把陈桂彬扔到没有被褥的光板床上,想把陈桂彬冻死。

期间,陈桂彬妻子周海涛也被非法拘留,周海涛向公司总经理王玉民和副总经理王金柱反映情况,二人态度恶劣,置之不理。保卫人员强行把周海涛拉回拘留室,用手铐把她铐在床头上。

陈桂彬的母亲朱桂香和弟弟多次要求相见都遭拒绝。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朱桂香前去探望儿子陈桂彬时,才知道儿子被打瘫了,后来朱桂香找来人,并带来医生,经医生检查,确认颈椎骨被打坏,经和厂方多次交涉,厂方才同意放人到县医院治疗。

但是,因为陈桂彬是从头一天下午四点被保卫科迫害,直到第二天晚上八点,才被允许去医院治疗,经历了28个小时的残酷迫害,最终含冤去世。

迫害陈桂彬的直接责任人:侯金才,吴小刚,杨建功、姚金山。时任棉纺厂董事长:王益民,办公室主任:王金柱,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瑞军,副科长徐丙新。

二、大儿媳周海涛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陈桂彬在2001年2月被迫害致死之后,周海涛和10岁的孩子失去了主心骨,生活没了着落,只能依靠亲属和朋友的帮助,勉强维持生活,周海涛整天以泪洗面,晚上经常把孩子都给哭醒了,娘俩每天生活在悲苦之中。

2001年初春,周海涛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想为丈夫陈桂彬的死讨回公道,到了最高检察院,一位女检察官很和善,对周海涛很同情地说:“你所告的很在理,是个冤案,不过,现在我无能为力,实在没有办法解决,将来你会把官司打赢的。”

后来,由山东驻京办通知武城公安局将周海涛接回,公安局也没敢关押迫害周海涛,直接把她送到娘家去了。

周海涛从北京被遣回不久,武城县公安局把周海涛绑架到山东德州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不让睡觉,不让吃饱,不让上厕所,挨打,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等。

在德州洗脑班遭受了90多天的迫害后,周海涛又被转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6个多月。

济南女子劳教所之邪恶,堪比人间地狱,在里面不让上厕所,蹲小号,不让睡觉,吊打,电棍电,坐小板凳,不让吃饱饭等,劳教所用尽了各种酷刑逼迫周海涛“转化”,放弃修炼,周海涛天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历经将近一年半的迫害,周海涛才回到家中,但是身体每况愈下,实在不能上班了,后来在厂里办了病退,每月厂里给她们娘俩150元,根本不够过基本生活。

为了省给孩子吃,周海涛每天只吃两顿饭,艰难地勉强度日,每每想起丈夫陈桂彬被恶人迫害致死的情形,就泪流满面,再加上长期的精神压力和残酷迫害,大脑受到严重刺激,周海涛的精神开始失常,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周海涛一度住在年迈的公婆陈景华夫妇家,由老人照顾。

三、陈景华、朱桂香夫妇的遭遇

公婆陈景华、朱桂香夫妇都曾患有多种疾病。陈景华患有胃溃疡、心脏病,朱桂香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子宫瘤等多种疾病,老俩口每天都离不开药。学炼法轮功后,二人不仅祛病健身了,还懂得了人生的意义:人应该善良地活着,时时处处应多为别人着想,而不是自私自利。

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个好人,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的关系融洽了,日子过得轻松愉悦。

但这一切又被中共给毁了,老两口经历多次非法拘禁,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抢夺私人财物。

1999年7月22日,陈景华在大屯乡被非法拘禁,不让吃喝,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挨骂,人格侮辱,逼着写检查,必须跪着念,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就再重写,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2000年4月23日,陈景华被逼参加大屯派出所办的“转化”班,在那里没有人身自由,最后每人交一千元保证金,所长徐慎贞说到新年只要不上访就归还,实际上一直都没给。

2000年7月19日,大屯管理区骗陈景华到大屯乡院内开个会,到了那里,就被关起来了,不让回家,关了几天,又让交一千元。之前已经交了一千元了,家里已经没钱了,后来让自己村的支书来做担保人,才让回家。

2001年1月初,陈景华被骗到武城镇公安分局,说开个会就让回家,结果又被关起来了,最后,又被敲诈了一千元才让回家,连个收据都没有,后来找熟人要出五百元,剩下的五百元说以后给,直到现在也没给。

2001年12月,警察来绑架陈景华,因得到消息,陈景华走脱了,他们没能得逞,但陈景华流离失所,在这期间,警察经常上门骚扰抄家,陈景华、朱桂香夫妇再也没有了安生的日子,经历了无数个痛苦的岁月,陈景华于2018年离世。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山东省德州市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恶运缠身的人就至少33例:其中干部8人,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村官15人,迫害修炼员工而遭报的单位领导10人。其中恶报死亡的有10人,被判重刑的有4人,殃及家人的有8人,重病或伤残的5人,遭免职查办的有6人。

2019年5月31日,明慧网发表《通告》,“请海内外大法弟子立即行动起来,更完整的收集、整理和向明慧网提交迫害者名单,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亲属、子女、资产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根据明慧网颁布的“收集迫害者信息用表”,“迫害者”包括但不仅局限于直接实施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体政策、下达命令的责任人以及协同者。#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法轮功真相系列】为什么要反迫害?
阚神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19位历史见证人告诉你“4.25”的来龙去脉
法轮功和平反迫害历程二十年 大陆民众感佩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微视频】恒大坑惨苏宁 “国际米兰”大甩卖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军事热点】中共举行长期军演 南海注定不平静
【财商天下】触及国际敏感议题 中海油被美摘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