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66:1950──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

作者:古金

图66-1:1950年水星守斗牛、金星守牛的天象下,中共掀起土改、镇反运动,数百万精英、抗日英雄被杀,被迫害者更多。(古金提供)

  人气: 12653
【字号】    
   标签: tags: , ,

66 1950──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

1950年中共发起抗美援朝运动之前,发动了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这两大运动,延续到抗美援朝结束之后。看上面天象图中,水星留守的斗、牛之间,和金星留守的牛宿,都对应广大的吴越地区,但是,对应水星天劫的土改运动是顺天而起,也和抗美援朝一样,一做就出格,逆天了。金星天象下的镇反运动却完全是逆天的。这两大逆天运动,屠杀了中国当时数百万的精英,招来空前的天谴。

下面我们分开剖析这两个天象,展现历史警示给今人的真机。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65:1950──顺天出战逆天惨 两共欺天待天谴

1. 似曾相识,因果交织

图66-2:1950年太白逆行守牛宿,中共镇压反革命,无数抗日民族英雄在饥寒交迫中被迫害、被杀。(古金提供)
图66-3:1942年同样的太白守牛天象,杜聿明在缅甸毁佛,谣言惑乱,4万远征军饿死在野人山。(古金提供)

前面说过:“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会以不同的形式,演义相同的主题,强化相同的本质意义。”那么,这两个天象到底有什么关联和渊源呢?

金星守牛的天象意义

《乙巳占》中讲:“牛宿的分野在吴越”,“金星进入牛宿,中华天下大地有运粮车(古为牛车)疾行;金星留守在牛宿,大人物有生死之忧,或者大人物担忧部下民众的生死;将军会失去他的众多军兵,关口、山梁阻塞;民众饥饿,有不少卖身的;金守牛宿,60日内将发生战争和对应分野国的政权的变革;又有一种情况:妖言不会停息,对应人间的诸侯国有大兵,将军做乱;金星进犯牛宿时留守在那里,有军队被破,将军死。”[1]

上面是《乙巳占》讲述的金星犯守牛宿的全部天象学意义。然而,天象是回圈的,不同的天象轮回,结合日月、其它行星的方位,这些天象词句会有不同的组合,在人间展现不同的意义。

1942年的天人合一

第48章 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中讲过:1942年金守牛,应验在吴越的分野缅甸,那是抗日战争时决定中华生死的重要战场。十万健儿远征缅甸,民国唯一的机械化军、最精锐的第五军,也奔赴到那里。那一次,运粮车疾行,大人物(蒋介石)担忧部下的生死,大人物(将军们)有生死之忧,关口、山梁阻塞(被日军抢占),部众饿(饿死在野人山),60日内发生战争,对应分野国的政权的变革(缅甸沦为日寇统治),妖言不会停息,将军做乱(假情报和杜聿明作乱),众多军兵丧生,将军(戴安澜)死,都发生了。

1950年的天人错位

对比图66-2和图66-3,1950年的天象比1942年的更凶险:金星逆行的拐点(留、守),1950年时正在牛宿的头顶上, 而1942金星逆行的拐点偏一些。既然更加凶险,为什么1950年没有发生吴越地区的分野国的政权变革?显然发生了天人错位。

牛宿头顶的正上方,这个位置应该对应吴越分野的中心地带南京,难道对应着1949年4月23日中共占领首都南京?确实是这样,民国的败亡提前了近1年,这也在天象应验前后三年的范围之内。

图66-4:1950年天象的旧运程,因迫害救世的主尊战神而改变、提前。(古金提供)

1950年这个天象,实质对应1949年国共决战长江民国败亡,在人间的劫难提前,发生了天人错位。

先看牛宿的分野吴越,这是中华南部的诸侯国。因为1949年4月决战长江前,民国政府已经迁都广州——战败迁都,江山易主”,在《第44章 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中,已经讲过了,中华天子战败迁都,也就丢掉了华夏的正统国地位,民国上一次迁都重庆,中华正统归于日本,这一次迁都广州,中华正统归于中共,民国再次沦为诸侯国,所以不再对应“太微垣”、“心宿”这样的代表中华帝庭的星区,而是对应斗、牛,代表吴越分野诸侯国的星宿了,所以应劫于金星守牛。

再看与《乙巳占》天象解读的对应:金入牛,中华天下大地有运粮车疾行,这是战时运粮的常态;大人物有生死之忧,蒋介石和诸将都极为担忧;关口、山梁阻塞,纷纷被共军的包围战术截断;部众饿,国军溃兵的常态;60日内发生战争,提前应验了;对应分野国的政权的变革,南京沦陷;妖言不会停息,将军做乱,当时国军内部的共军策反日盛,江阴要塞、第2舰队等国军叛国起义;军队被破将军死,国军11个军、43个师、43万人被歼灭,只是战死的将军都不是名将,国军3日全线崩溃,多数大将都败逃了。

可见,超越时空地看,1949年的民国败亡和1950年金逆守牛的天象,吻合得相当好。

2. 民国败亡辨根源,毁佛迫害警世间

1949年时,孙立人已被剥夺兵权,在台湾练兵,看着一溃千里的江山,无力回天。难道,天定的历史这么惨?不是!至少在低层天象中,民国没有这么惨。历史上有南北朝吧?南宋一朝,岳飞被害之后,战将、军力迅速衰弱,也没有偏安海岛吧?历史的奠定,是个漫长的话题,将来出书时会有深入的探讨,这里只能简述:民国的结局,旨在强化教训,警醒今人。

再看图66-4,1950年的天象在人间提前应验,为什么民国减寿?在《第64章 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中讲过:民国内战战败的直接原因,是迫害救世的主尊战神。这里对比天象:图66-3的野人山杜聿明惨败,图66-4的民国败亡的旧运程,同样的金星守牛,展现着人间的因果:民国战败的根本缘由,在1942年的天象下的杜聿明毁佛。

进一步说,杜聿明因为毁佛,犯下大罪、肉身易主,才一改大英雄本色,变成极端妒嫉、精于害人、乱军祸国的撒旦,才极力迫害救世的主尊战神孙立人。前期对孙立人的迫害,出自毁佛后的杜聿明,民国政府支持杜;后期的迫害,出自民国政府,根源也是杜聿明毁佛。为什么?因为天子享有手下战将战功的荣耀,同时,在手下犯罪不处罚、放任的时候,也要分担手下的罪业。如《第30章 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中讲的:976年曹翰屠江州一城、毁佛寺一座,向来反对杀戮的仁君宋太祖赵匡胤,不罚反奖,就要分担曹翰屠城、毁佛的罪业,当年延寿截止。民国政府对毁佛遭惨败的将军杜聿明,不断高升、给名给利,当然也要分担杜聿明的毁佛罪业。

所以说,民国败亡,彻底腐败只是表像,根本原因,是毁佛和迫害救世的主尊战神。这是上一个朝代留给当代红朝的最鲜明教训,拨开隐晦曲折表像和伪史,在天象的对比中充分展露出来。

而今,中共红朝迫害法轮功、迫害信仰,迫害法轮功创始人和广大修炼者,不但重蹈民国的败亡的覆辙,而且把历史上的灭佛大罪业造到了极致,招来天谴天灭是必然的,这也正是天下苍生的最大劫数。

3. 1950:天象已应验,中共再祸乱

1950年3月18日,刘少奇指定了《中共中央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镇压反革命运动由此开始,这和1950金星守牛的天象(图66-2),貌似合,其实不合。

中共镇反,两重逆天

前面说过:镇反运动只是表像上合于图66-2的天象,时间上对应,表现上也对应[2]:大人物有生死之忧,留在大陆的国军的低中级军官(除了杜聿明这样的高级将领)都死了;将军会失去他的众多军兵,数百万国军士兵全被迫害,少数幸免一死;民众饥饿,被迫害、坐牢、揪斗的国军官兵,没有不饥寒交迫的;60日内将发生战争,镇反实际是中共对人民的战争,发生了;分野国政权变革、易政,应验在属于吴越分野的中共华南分局,叶剑英主政的华南局,杀人太少,拖运动的后腿,陶铸被派往华南局掌权,开始疯狂杀人;妖言不会停息,上至中共魁首,下至基层,镇反的妖言狂吼,惑乱全国,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至今妖言不止;将军做乱,中共的将军们亲自主导了迫害和屠杀。

实质上,镇反不合天象。因为天象已经提前1年实现了,1949年4月,被民国丢掉南京败亡而应验,一个天象,何须人间应验两次?人间再起战端屠杀人民,并非天意,中共这个鬼手奇招,如同魔鬼在钻这个战争天象的空子,天人震惊,这是逆天之一。其二,即便可以钻空子,天象之劫只在牛宿的分野吴越地区,而中共的镇反战争扩大到了全国,钻空子也大大出了界,又是逆天。

对人民开战,三重逆天

也许有人问:1950年有抗美援朝朝鲜战争啊,是不是你解读错了?1950年金逆守牛的天象,是不是对应朝鲜战争?

不是。在《第65章 1950──顺天出战逆天惨 两共欺天待天谴》中,已经辨析了抗美援朝朝鲜战争的相关天象,那些天象所在的星宿,分野都直指朝鲜,而金守牛的天象分野在吴越,不同的地区,天地分明。

所以说,中共在这个战争天象下钻空子发起的镇反运动,实质就是一场战争,只不过对手是毫无准备、没有武装的人民,中共把他们打上了“反革命”的标签加以镇压。战争是保护人民的,对人民开战本身就是逆天的,罪业非常大。

杀屈服者杀降,四重逆天

在《第51章 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中讲述了兵家大道的修行:“乾纲乍见,战争天象下,战场上杀人不造业。”那么,中共镇反运动中,被镇压的民众,如果起来武装反抗、暴动,中共派兵镇压当场枪杀,确实不造杀人的罪业,因为钻了天象的空子,但是这样的情况,是极其个别的,当时暴动者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是被中共抓出来,让群众揪斗,然后高呼“该杀”就给枪毙了。人家已经屈服了,杀他们相当于杀战场上的降卒,我们在《第34章 逆天伟业毁,恶报六世追》中就讲过,杀降卒罪业很大。这等同于无故杀无辜,是逆天理的,罪业巨大。

4. 水守斗牛动吴越,顺逆天道天壤别

图66-5:1950年水星顺行守牛逆行守斗,注定吴越的大变革,国民党在台湾土改、中共在华南土改。(古金提供)

水星守斗的天象意义

再看当年水星形成的天象:顺行守牛宿、逆行守斗宿,《乙巳占》中讲:“斗、牛,分野都是吴越。”吴越分野的范围非常大,是天下的东南部,《乙巳占》中说是大禹分天下为九州中的扬州,不是现在的扬州市,而是占古天下九分之一强的大扬州,不只包括古代的吴越之地,东到大海(包括台湾及其附属岛屿),西到湖南的洞庭湖,北到江淮,南也到大海,前面讲过,南吴越包括福建、两广、越南、泰国、老挝、缅甸等。水星守在斗牛之间,对应这个范围内,会有大变革。

《乙巳占》中讲水星守斗包括这些天意:“不用大规模动用兵力就能夺得天下。如果水星颜色白、大,裂地之兆,贿赂可以得到好处;水星小颜色不白,吴越有诸侯国会灭亡;水守斗宿是吴越诸侯国政权变革之兆;所对应的诸侯国有屠城屠杀之灾。”[3]

1950年水星旧运程:天人合一

前面讲过,民国丢掉南京、败亡提前到了1949年,本来是对应1950年金星守斗的天象,那么,1950年同时发生的水星守斗宿的天象,也在旧命中对应民国败逃台湾的局面。

在旧运程中:水守斗,不用大规模动用兵力就能夺得天下:当时共军南下追击,国军是一路溃逃,没怎么抵抗;如果水星颜色白、大,裂地之兆,见下图,1月上旬地球离太阳最近,因为水星离太阳最近,总是在太阳两边,所以1月份水星离地球近,看着大,一般都会发白,所以是国家分裂的象征,国民党退据台湾;贿赂可以得到好处:共军革命干部杀人不眨眼,对抗他们无益,因为他们都是穷人乍富,贿赂他们会得好处;台湾一方,国民党当时彻底腐败,在台湾贿赂国军可以得利;水守斗宿是吴越诸侯国政权变革之兆,吴越大地沦为中共统治,台湾由国民党副手陈诚的天下,变为蒋家掌控;所对应的诸侯国有屠城屠杀之灾,台湾政权过渡没杀人,中共杀人是常态,特别在这个天象下。

图66-6:1950年1月29日晨,水星逆行守斗时,大而白,预示人间裂地。(古金提供)

1950年水星新运程:天人合一

但是在人间实际演进中,1950年水守斗的天象下,大陆开始土改,主要是南方,因为北方、中原“解放区”很多地方都已经土改完毕,同时台湾也开始土改。也就是说,两岸同时应验天象。不用大规模动用兵力就能夺得天下:中共用干部发动群众没收地主土地,台湾是官吏赎买地主土地;水星大而白,裂地:对应土地重新划分的土改;吴越诸侯国变革之兆:毛泽东批评叶剑英、方方主政的华南局土改不积极、拖延,派陶铸去主政土改;所对应的诸侯国有屠城屠杀之灾:台湾采用赎买方式土改,没杀人,逆了杀戮的天象却合天理,是大功德;陶铸大搞“村村流血,户户斗争”,杀得血流成河、人头滚滚,虽顺天象但是太出格,而且逆天理。[3]

土改屠杀,三重逆天

参照上文镇反杀人的四重逆天,中共土改杀人是三重逆天:超越了天象划定的吴越范围,土改波及到老解放区之外的多省,逆天;向手无寸铁的人民发动战争,再逆天;杀屈服者等于杀降,又逆天。

农村基层精英,被中共杀尽

“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右派),是当今大陆中年老年人耳熟能详的“坏蛋群体”,后来右派几乎被全部平反了,极其个别没被平反的,也公知是冤假错案。当然在1957年“反右运动”之前,还没有右派,中共划分的“全民公敌”是前面的“四类分子”。至于“坏分子”,地痞无赖、恶霸,现在、过去都有,但那时是极其个别的,假如坏蛋真那么多,民国的全民抗战早就失败了,很多汉奸都是被逼无奈、暗中帮助抗日的。反革命分子,留下文讲述。至于“地主富农”,在过去那就是罪恶的代名词,他们的子子孙孙都是人民的“潜在敌人”,谁出身地主富农,一辈子都不能翻身,考学成绩好都不予录取,工作再好也不能当干部。

但是,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一大批中共领袖,很多都出身于地主富农,怎么他们就成了精英?子女就受优待呢?

地主富农,在过去叫乡绅,是自秦汉以来,农村地方社会生活和儒家道德的维持者、维系者。自古“皇权不下县”,地方的大事靠县长、乡长,一般事情和基层秩序,主要是靠乡绅精英阶层来维护。过去的那些文臣武将,退休之后,都成了地方的地主乡绅,这些世代的大家望族,县里上上下下都敬重他们三分。他们以普世的道德价值做事,确保着社会的良性回圈。

而共产党为了剥夺他们的财产,编造出刘文彩、黄世仁等万恶大地主的形象,那是中共抢劫、杀地主富农乡绅合理化的需要,而今刘文彩、黄世仁的后人写书为自己先辈平反,列举大量事实证明他们都是善人,中共编造的恶事、血债都是不存在的。太多这样的有钱行善之人,当时被冠以“善霸”的帽子,没有赈济行善的有钱人叫“不霸”,只要是“霸”,一律杀。

广东华侨众多,都是勤劳致富,叶剑英、方方千方百计保护他们,陶铸一到,按财产、地产划线,清算财产要连海外财产一起算,只要是富裕人家,房子80%以上都被无偿没收,华侨基本都成了地主富农,被大肆屠杀迫害。前广东省副省长杨立在《带刺的红玫瑰–古大存沉冤录》一书中透露,1953年春,广东省西部地区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杀,没有一个有罪该杀的。因为“罪”到该杀的不用等到自杀,早被枪毙写入政绩了。估计广东当年杀了几十万人,没有地主拿富农顶,贫困地区没有富农拿中农顶,杀人指标必须完成,陶铸要“数目字”。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陶铸杀的几十万人中,包括近万的中共地方干部,他们因为反对滥杀而被打成“反党集团”、“地方主义分子”,占广东土改工作队员的5%作左右。

1949年后中共土改杀了多少人?国内有学者估计200万,美国学者估计450万。

1949年前,中共土改杀了多少人? 1948年中共规定:“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新解放区农民总户数的8%、农民总人口10%。”以当年3亿解放区农民计算,按这个比例算,土改中就要打击3000万阶级敌人。后来确定把打击面缩小到3%,不包括富农,迫害了900万,那时中共不可能留下大部分“阶级敌人”,至于杀了多少,肯定也是个很大的数位,现在没有资料可查证。

国共土改天壤别,天赐福祸看罪业

国民党在台湾土改,采用赎买的方法。政府没钱,给工商业的股票、债券;农民没钱买土地,折价分十年付款,结果地主成了工商业资本家,农民成了工业化的农业工人,社会稳定发展,经济腾飞,跻身亚洲四小龙。台湾土改,顺应裂地的天象,逆了杀戮之象但顺天理,是仁政大功德,得大福报是必然的。

中国的乡绅精英阶层被中共杀尽,真是像中共吹嘘的:大大解放了生产力?让广大农民富裕起来了?恰恰相反!中国农村更加贫困。文革中广大知青下乡,在农村搞“忆苦思甜”:忆“旧社会解放前的苦”,思“新中国共产党的甜”,听到的常常是农民讲50、60年代农村怎么饿死人。私下再问,基本都是说解放前不打仗的时候,家家能吃饱饭,一个人给东家(地主)当长工能养活自己一家子人,解放后全家给共产党干活,长年吃不饱,那是必须偿还的罪业所致。

中共带领农民运动,杀了老年中年两代地主,“翻身”的广大农民却陷入了30年的贫困,在动荡恐惧的运动生活中,搭进去两代人的青春,很多人还在抗美援朝、文革武斗中,为中共献身。

5. 镇反杀人下指标,下级邀功竞超标

1951年1月,毛泽东要求各地“大杀几批”反革命,他指示:“各大城市除东北外,镇压反革命的工作,一般地来说,还未认真地严厉地大规模地实行。从现在起应当开始这样做,不能再迟了。这些城市主要是北京、天津、青岛、上海、南京、广州、汉口、重庆及各省省城,这是反革命组织的巢穴,必须有计划地布置侦察和逮捕。在几个月内,大杀几批罪大有据的反革命分子。”

1月22日,毛泽东对中共华南分局广东省的负责人说:“你们已杀了三千七百多,这很好。再杀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杀八九千人为目标。”

1951年2月,中共中央又指示说镇反除了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杀得少的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应当继续放手抓一批,杀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浙江和皖南杀了多少?找不到原始档案,但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透露:皖浙苏鲁四省一个月之内死了117万6千人;在华中和华南,一个月内则死了150万人。毛批示说:“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应少于千分之一。”当时的中国人口6亿,千分之一就是60万。

毛泽东对上海市和南京市的负责人说:“上海是一个600万人口的大城市,按照上海已捕2万余人,仅杀200余人的情况,我认为1951年内至少应当杀掉罪大的匪首、惯匪、恶霸、特务及会门头子3000人左右。而在上半年至少应杀掉1500人左右……南京方面,据2月3日柯庆施同志给饶漱石同志的电报,已杀72人,拟再杀150人,这个数目似太少。南京是一个50万人口的大城市,国民党的首都,应杀的反动分子似不止200多人。”

1951年2月17日,罗瑞卿领导下的公安部,在北京市一夜之间逮捕675人,第二天公开枪决58人;3月7日夜又逮捕1050 人,25日公开枪决199人,得到毛泽东的充分肯定。3月初,天津市委上报说在已经处决了150人的基础上,拟再处决1500人。毛大喜,马上指示各地效法,他说:“我希望上海、南京、青岛、广州、武汉及其他大城市、中等城市,都有一个几个月至今年年底的切实的镇反计划。人民说,杀反革命比下一场透雨还痛快。我希望各大城市、中等城市,都能大杀几批反革命。”

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4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中称: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分子1,576,100多人,其中873,600余人被判死刑。1969年4月7日莫斯科电台广播说:“1949~1952年,有280万人被毛处死。”而时任公安部部长的罗瑞卿透露从1948年至1955年有400万人被杀。

镇反运动中杀掉的土匪、匪首、恶霸,是有,那是极少数,大部分是无辜的。地方如果不滥捕滥杀,根本完不成中共的任务。结果又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沾国民党边的人,以前的国民党各级行政人员、保长甲长甚至办事员,几乎都被打成反革命,被牵连、株连进来的更多,而做过国军的士兵、将军就更不能幸免。

贵州省在国民党统治时期81个县的县长,在中共军队进入贵州时,有的“起义”,有的“投诚”,有的被捕后释放,个别的还被中共安排了工作,大多数人已经做了处理,在镇反中被全部杀掉。

安徽省桐城县上报了16名“反革命”处死名单,被安庆地委审查后全部否决。县公安局接到地委回文,以为同意,不拆看就将16人枪决。这16人中有5个保长,4个三青团分部委员,3个宪兵,2个一贯道坛主,6个地主(有人占两个身份),都没有血债,有11人连逮捕条件都不够。安徽阜阳专区在枪毙几个恶霸和地主时,把他们的几个情妇也定为反革命枪毙,其罪行是“不争气,给劳动人民丢了脸”。

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积极追随中共,抗战期间被中共指渗入国民党军队,后来成功策反桂北国民党军起义成功,既无民愤又无血债还有大功,在镇反中被定为历史反革命枪决。

罗广瀛,四川大学教授,国民党军第七编练司令官罗广文的堂兄,成功策反罗广文率残部起义投共,在镇反中被迅速处决,不容申辩。

6. 迫害英雄一扫空,惨烈恶果几人醒?

追随孙中山的革命元勋邓玉麟、夏之时、何海清、宋鹤庚,这些老前辈早就退役了,没有参加抗战和内战,都被打成反革命处死。

内战时起义叛变民国的国军军长陈春霖、副军长甘清池、副军长曹森、副军长曾宪成、代军长潘峰名、师长糜藕池、师长赵鸿厚、师副司令赵俊图、兵团高参唐伯寅、军高参唐宪尧、军参谋长王育成、军参谋长杨健民、军委高参李建平、司令部参谋长梁顺德、公署参谋处长项丽源、旅长刘晴初、旅长周伯英、副旅长领焦达梯、游击纵队副司令林芝云、绥靖部司令覃守一、警备司令部高参谢灵石、游击支队司令列应佳、宪兵司令方涤瑕,战场上投降的国军军长徐经济,师长何际元、师参谋长尹作干、警备总司令部高参叶干武、司令部秘书长彭永年、师长邓士富、代师长关仲志,这些都有功于中共,还有在内战时已经退役的中将周址、中将林伯民、少将陈应龙、少将宋士台、少将孙天放……这些将军都是参加过抗日,是民族英雄,都被枪决。

云南保山市龙陵县怒江峡谷西岸的松山战场遗址内,著名雕塑家李春华先生自费制作、捐赠了这座远征军雕塑群,其中有一组老兵方阵,是按照当时找到的、健在的28位远征军老兵的真实面容塑造的。2013年9月3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日,请来13位远征军老兵参加雕塑群的揭幕仪式,老兵们在自己的塑像前合影留念。

这些老兵近年来大部分被授予民族英雄称号和勋章,但是,除了极个别是90年代从台湾荣归大陆故里的,凡在大陆的国军抗战老兵,都在镇反运动中被迫害,被打成反革命处决、关押、劳改、揪斗。这些幸存者,因为“罪行轻微”而幸免一死。

老兵雕塑方阵的中心,是当时最年长的113岁的付心德,他是国军的军医,参加过“8·13淞沪抗战”、“南京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和远征军“滇西抗战”,远征军光复龙陵,把日寇赶出国门后,他退役,留在云南行医、成家,深得百姓爱戴。在镇反和历次运动中,他9次被中共押上刑场,即将处决前都被当地百姓力保,抢了回来。

老兵刘桂英,是唯一走出野人山魔鬼谷的远征军女兵,奠定过那段惨烈的警醒当代的历史。她在镇反中同样被打成反革命,因为没有参加内战,死罪绕过,活罪不免,被关押,在中共历次运动中,被一次次揪斗迫害……

这些民族英雄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没有参与过抗日前后和共军的作战,并且对国民党贡献不大,才能在中共九死一生的迫害中幸免,在其非人的迫害中,靠着顽强的毅力熬了过来。而其他国军官兵,除了杜聿明那些真心投降中共的最高将领,被当作统战的花瓶以外,都无法活命。镇反大清算,像在台湾的孙立人将军,都被打成中共的反革命,家属被株连;像为抗日捐躯的戴安澜将军,那是毛泽东都曾写诗送过挽联赞颂的,也被打成历史反革命,上学的子女都要被逼迫和父亲划清界限,否则也是反革命要被专政……

这些国军将士,如今被中共誉为抗日民族英雄,被公众视为民族脊梁。要知道,救世、挽救危亡的各级民族英雄,都有历史奠定的大功德,特别是那些名将,有的当世成了国家元首,如美国的五星上将艾森豪,法国的戴高乐将军,还有的来世要做元首,如当今美国总统川普曾是二战时的四星名将巴顿。其他不做元首也是要做大官的,大功德使然。但是镇反时,中共把数百万民族英雄都打成反革命迫害,屠杀200~400万,判刑200来万,这个罪业有多大?

虽然镇反运动中,部分“有影响的历史反革命”给予平反了(被杀灭门的、家属不去找的,还很多没给平反),虽然土改运动中,所有地主富农都被平反了,但是,平反能挽回给个人、给家庭、给社会造成的巨大历史创伤?平反能抹掉中共的历史罪业?能弥补无数的冤假错案?微乎其微。特别是,中共发动的迫害,是一场场运动,煽动全民参与迫害,人人都沾有血债,所以迫害的罪业人人有份,人人都要偿还自己当年造下的相应的不同大小的罪业。

在《第45章 水双守斗火守心 蒋公顺天解劫困》中,讲南京大屠杀的天象轮回中,展现过上天的法则:罪业不会随着时间和淡忘而消失,只能在延期偿还中发酵、追加“利息”,在将来相似的天象下,集中偿还。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报应来得太快、太突然了……

(未完,待续)

注释:

[1] 《乙巳占》:“牛:金入牛,为天下牛车有急行。金入牛,留守之,大人忧死,将军失其众,关梁阻塞,民饥,有自卖者。金守牛,兵革并起,期六十日。又曰:妖言无已。金犯守牛,国有大兵,将军为乱,大人忧,国易政。金犯牵牛,留守之,为有破军杀将。”

[2] 部分对应:《乙巳占》中讲述的一种天象的所有预意,人间有一部分应验,也是天人相应。因为同种天象的全部意义,在人间不同时段,会有不同的组合,不是都必须全部应验。人间的发展貌似有无数种可能,但是一般逃不出天象预意的几种情形之中。

[3]《乙巳占》:“水入南斗中,大臣诛。一曰:不用兵众而有天下。水守斗,有兵,赤而角,天下败;白而大,裂地,相贿赂为利;异而小,其国亡。水守斗,有兵,易政改朔。水留南斗,所守之国当诛。”@*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两度守太微,在给中华的主庭赐福,中共承接了这些本该属于民国的天福,却因为逆天而为,和朝鲜共产党一起,变天福为天谴,荼毒百姓、遗害后世。朝鲜战争中的逆天战术,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记》的伪史。
  • 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对于这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士兵来说,死亡无法成为修行的考验,那么人间的最苦的囚徒之灾,就成了对他们未来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检验。当然,孙立人对这种迫害是不能认可的,军人效命疆场、收复国土是本分,在战斗的艰辛、劳苦中受罪乐得其所,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冤屈牢狱中蹉跎消磨?
  • 二战胜利后,民国收复东北主权,先被苏联无理阻挠,后被苏联扶植的中共武力对抗,进展缓慢。孙立人回国后,顶着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屡屡加害,连战连捷,打得林彪一败涂地,正欲收复哈尔滨,把林彪赶出东北之时,被迫停战……
  • 中共打着抗日的旗号迅速发展,成为民国的心腹大患。长征其实是逃跑,跑到大后方嘴上抗日,中共当时最坏的打算是逃往苏联。八路军只跟日军打过几场小型战斗,就被吹嘘成“林彪平型关大捷”、“彭德怀百团大战”,实际林彪只是袭击了日本一个补给小队,彭德怀在敌后打麻雀战、游击战。“鬼子进村了,八路进山了,”《平原游击队》这句台词,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