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用贿赂铺路 让合作国接受“白象”项目

中共在海外大力推行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日前被披露有三大特点,令合作国家陷入债务困境。(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人气: 54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纽约长岛大学经济系主任潘诺斯·穆督库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教授7月11日在《福布斯》上发文,披露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存在的三大问题给合作小国带来很多造价昂贵却不实用的“白象”工程,令这些国家背上无法负担的沉重债务。

且中共运用贿赂手法推广“一带一路”项目。

文章提醒,合作国家应该对中共所带来的大型项目保持谨慎评估,中共在亚洲、非洲和欧洲扩展这些项目的目的包括控制南中国海,并确保通往中东石油的水路畅通,同时企图获得非洲的丰富矿产,而不是为了合作国的利益着想。

中共海外项目的三个问题

文章指出,中共在海外开展的很多项目存在三个问题:1)在经济上不可行;2)它们是以夸大的成本被建造;3)让合作国背上沉重债务。

这些项目之所以在经济上不可行,是因为它们只满足了中共中央计划者的需求,而不是当地市场的需求。

具体表现就是,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合作国家开展了很多造价不菲、但却不切合实际的大型项目。这些项目不但难以给合作国带来利润,还让合作国债务满身。

文章指出,这些项目存在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成本被夸大。中共为这些项目提供贷款,但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合作国雇用中国承包商,而不是由那些通过透明竞标所选择的承包商。

在缺少竞争的情况下,建造成本很容易会被夸大。文章举例说,中共的这些海外项目在很多情况下是以损害合作国家的利益为代价,使得中国承包商变富。比如在乌干达,中国承包商对每公里的四车道高速公路的要价是930万美元。

再比如在马来西亚,《华尔街日报》披露,中共与大马的合作项目由中共国有企业承包,项目造价被无理夸大,而大马要从中资银行贷款来支付项目费用。其中一个就是耗资160亿美元的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项目,而根据大马一家咨询公司的估计,这条铁路的建设成本本应该不到中方开出的一半价格。

这些项目所带来的第三个问题就是,让合作国对北京负债累累,因为项目所用资金都是从中共国有银行借来的。而经济上不可行使得项目本身难以带来经济效益,从而使合作国家更加难以还债。

比如斯里兰卡,中共在该国打造了很多华而不实的“白象”项目,包括汉班托塔港口项目,科伦坡港口城市综合体(Colombo Port City complex)开发项目和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Mattala Rajapaksa International Airport,以下简称马特拉机场)。

图为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Adbar/Wikimedia commons

白象是一种罕见的苍白大象,也被称为负担之兽,需要精心的照顾和喂养。在传说中,暹罗(泰国的旧称)国王会将白象作为礼物赠送给那些他厌恶的人,接受者往往因昂贵的饲养成本而破产。在现代用法中,“白象”往往象征花费巨大却难以产生利润或价值的资产,换句话说就是造价昂贵,却不实用的项目。

“白象”项目令斯里兰卡等来的不是收益而是账单

斯里兰卡的马特拉机场就是头“白象”。《纽约时报》2017年9月一篇调查报导曾披露说,马特拉机场是一颗以2.9亿美元打造的“明珠”,人称“世界上最空旷的国际机场”。

报导称,作为斯里兰卡第二大机场,马特拉原计划每年接待旅客100万人次。而眼下,它每天接待的旅客只有十几个。由于主业太过清淡,想要多赚些钱的机场只好把未使用的货运航站楼租给要储存大米的人,而非去从事与航班有关的业务。

这样的项目显然并非是当地的需要。结果,马特拉机场最终等来的不是旅客,而是账单。斯里兰卡交通与民航部(Transport and Civil Aviation Ministry)称,马特拉机场每年的收入约为30万美元,但它在未来8年间,每年都要还给中国2360万美元。总的来说,该国约90%的收入都要用于偿还债务利息。

为了缓解债务危机,斯里兰卡不得不向中共交出了该国战略港口汉班托塔港以及港口周围15000英亩土地的控制权,租期长达99年。事情浮出水面后,当地爆发了抗议活动,人们觉得这是在出卖国家主权。

图为斯里兰卡战略港口汉班托塔港。(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我们一直以为中国(共)的投资对我们的经济有好处,”斯里兰卡记者、大学研究员阿曼塔·佩雷拉(Amantha Perera)对《纽时》说,“现在却觉得我们被操纵着卖掉了家传的珠宝。”

中共的“互利双赢”合作给合作国带来了什么?

中共经常强调这些项目是“互利双赢”合作。但穆督库塔斯教授认为,中共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的需求,而并非考虑合作国的真正利益。

除了斯里兰卡的例子外,中共在厄瓜多尔建大坝也真实地披露了这一点。

这座从中共借款并由中企承建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坝,其地点在一座活火山下,官员和地质学家警告说,一场地震就能将其抹去。最令人担心的是,该国此前曾有过类似教训。1987年,一场大地震曾摧毁了该地区的石油基础设施。

《纽时》曾在去年12月披露了“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大坝的修建内幕及其带来的债务问题。

2016年大坝建成启用时唯一的一次尝试满负荷发电,设备就开始很危险地颤动,导致全国大面积停电。自那以后,大坝再也没有进行满负荷测试。

根据该国政府的数据,由于钢材质量不合格和承包商“中国水电”的焊接不当,大坝投入使用仅2年,其机械设备就已经出现了7,648处裂缝。

厄瓜多尔管制办公室的一份报告批评说,中共国企“中国水电公司”使用了不符合标准的建筑材料和施工方法,是“不负责任和不可理解”的。报告称,部分建筑可能必须要拆除和重建。

厄瓜多尔人民不但未从该项目中获得经济收益,还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中共保证大坝项目将会改善民生,但《纽时》当时采访的一位当地居民特洛(Maria Esther Tello)透露,她上月为家中的照明支付了60美元。特洛对此高昂电费感到吃惊,因为政府保证过电价会下降的。

图为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的大坝外部景观。(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该项目大部分贷款来自大型国有贷款机构中国进出口银行,利率很高。比如,进出口银行的一项17亿美元贷款,15年内7%的利息。仅利息一项,厄瓜多尔每年就欠1.25亿美元。

报导称,厄瓜多尔还不了贷款没有关系,中共真正关心的是这个国家价值最高的出口商品——石油。两国的很多合同都是以石油来支付。中共以折扣价格获得厄国的石油,然后将其出售,从中获额外利润。于是,厄国抽出足够的石油来还债给中共已变成了头等大事。该国出口石油的80%都是运往中国。

“一带一路”项目背后所涉及的腐败交易

很多人不禁要问,这些明显不能带来经济效益、反而会深陷债务风险的大型项目,斯里兰卡、厄瓜多尔等国为何能同意?多家媒体挖其内幕发现,这些项目背后都隐藏了中共的腐败外交。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去年10月下旬的一个采访中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中共的贿赂外交问题。他说,无论是在访问巴拿马还是访问世界其它地区期间,他都对此做出警告。他说,当中共向各国高级领导人贿赂以换取损害该国人民(利益)的基础设施项目时,那么,这个由“国库推动打造帝国”的想法对每个国家都是不利的。

蓬佩奥在今年4月12日访问智利时再次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当中国(共)在像拉丁美洲这样的地方开展业务时,它往往会将腐蚀性的资本注入到(这个地区的)经济命脉中,带来腐败,并侵蚀这里良好的治理。”

蓬佩奥举例说,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的大坝修建就明确证明了这一点。

这座大坝是厄瓜多尔前总统科雷亚(Rafael Correa)在任期间向中共借债并由中共国企建造的。但这一项目却涉及严重腐败问题。几乎每个涉及大坝建设的厄瓜多尔官员都遭现政府监禁或因贿赂指控被判刑。

《福布斯》的文章引述“Banyan Hill Publishing”高级研究分析师泰德·鲍曼(Ted Bauman)的看法说,中共的这些基础设施投资有助于中共以债务为杠杆,将这些国家在政治上与中国联系起来。

“它创造了一种形式的杠杆,中国(共)可以利用这种杠杆来迫使这些国家支持其在全球的野心。”鲍曼说。

中共也对非洲国家的资源感兴趣。例如安哥拉的石油产业或刚果的稀土矿,这有助于中共掌控重要商品的供应链。

文章指出,中共在海外的大型项目可能最终会对合作国家造成更大的伤害。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国家应该谨慎评估这些项目,就像马来西亚新政府近期做的那样。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15 12: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