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主派议员:港警应反思 为何市民怕到要跳桥

强调警方拉错人 未查先判称造假 违中立原则

7.14沙田游行,逾百名手持长盾、穿绿衣的防暴警察到达源禾路沙田赛马会泳池附近增援。(李逸/大纪元)
人气: 10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7月13日的上水区“反水货”大游行,清场期间,一名年轻人被满身防护装备的警察追捕险些坠桥。年轻人事后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结拘捕。民主党尹兆坚议员今日(14日)在沙田区“反送中”大游行前,重申警方“拉错人”的证据“铁证如山”。

周六的上水区反水货大游行,网络直播了一段防暴警察追打请愿市民的镜头,其中一名年轻人被满身防护装备的警察追捕,惊恐万分,几乎坠桥,幸被拖回行人天桥。年轻人事后却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结拘捕。

协助该名被补年轻人的尹兆坚质疑警方“拉错人”,遭两个警察协会发声明批评他扭曲事实等。尹兆坚周日在沙田区反送中大游行前批评两个警察协会声明与事实不吻合,指鹿为马,有抹黑成分。

尹忆述当时警方在上水站行人天桥追过来的时候,持警棍追捕的年轻人并不是现在被捕的年轻人,他已经在周六去警署录下口供时说明了这点,希望还该年轻人公道,避免他蒙受不白之冤。尹质疑警方“厉害”到,还未开始调查就有两个协会出来发声明,“是不是说我这个口供就是假的?你凭什么做出这个指控,有影片、有纪录的,那我觉得这个非常失望,这些都是他们有组织的转移视线的伎俩。”他随后斥责警方的做法“很无耻,也不知道自己警察的专业”。

他批评警方指鹿为马,“这些谣言不断地在他们的群组里面传播”,讲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希望将它变成事实。“我觉得很遗憾,也予以谴责”。

尹兆坚表示,已经有律师见过该名被捕的年轻人,会有律师团队继续帮助及支援他,并与其家人保持密切联系。

他强调他要批评指责的是,为何警方当天的执法过程会导致一个年轻人怕到要跳桥去逃避?“警方有没有检讨过他的举动,他的行为,他执法的时候是不是有滥用暴力的情况,导致市民这么害怕,差点酿成大祸,搞出人命呢?这是我当时喝斥他的部分。”

讥警方伤人却称已为市民贴胶布

“现在(警方)的辩驳就是你为何不强调我也有帮忙救他呀?很好笑的东西,这是一个逻辑的谬误。等于我现在指控你为何伤人,你说我都已经为你贴上‘胶布’,你为何要这样说(指责)我?”尹兆坚补充说。

他指从来没有指责警方不救人,他当时准确地指出警察也有参与其中拉该名少年上天桥但随即拘捕了少年。尹兆坚对两个警察协会就此事件做文章感到“很失望”,因为此举违反了《警队条例》中警队需要保持中立的态度。“他们不单就着我有无提及警方救人的事,还很强调、很歌颂他有无参与将那个青年人拉起来的部分来做文章,他更加出了声明,说了几个和事实不吻合,指鹿为马,抹黑我的事:包括有建制派说我走去邀功;我说是我将那个青年人拉上来的。没有,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也没有任何的纪录记录了我这么说,这是完全的抹黑。”尹兆坚说。

被问到如何看最近警方的表现时,尹强调民主派议员周六到现场是观察警方如何执法,有无违规情况,并且协助集会可以和平地进行,他们没有阻挡警方,且一直协助劝喻请愿市民离开。“在港铁与上水广场那几条天桥见到,其实警方的举动很粗暴,也不理会围观的人士、示威者或者街坊;我所目击的就是很多搭车的人,或者下班回来路过的街坊,甚至有的人是穿拖鞋的,是吃完饭模样,他们(警方)都是用很粗暴的,很威吓的驱赶他们。”

“我觉得这根本不必要,而且也因为他们的这个表现让围观的人士,包括现在可能想尝试跳桥的青年,收到一个恐惧的威吓。……另外,那边也有一群警员,是防暴警察塞‘夹’进来。我相信这些执法的态度和行为是导致昨天差点酿成很重大的伤害,甚至可能有人命损失的原因。”

斥督察协会极不专业 立场非常偏颇

至于尹兆坚周六被警棍打致额头肿胀,被警方批评他造假,他回应说:“我觉得这是很离谱的,包括他说没有打到我的头,说我是污蔑警方。铁证如山啊!有影片,也有照片!我的头立刻肿成一个瘤(包),他竟然还敢说谎!”

对于警务督察协会发出声明指斥尹兆坚,一同参加游行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感到非常震惊”。林卓廷力证尹兆坚头部被警棍打致肿胀并非造假,“各位看到尹兆坚头的这个位置仍然是肿着,还有一些瘀黑,昨天那个肿的情况是更严重的。”

至于警务督察协会发声明指拉错人的指控是造假一事,曾任廉政公署前助理调查主任的林卓廷说:“调查根本还处于非常初阶的阶段,警方竟然可以不做任何调查,一个警务督察协会就一锤定音,说尹兆坚的指控是造假的,这是极不专业,还有立场非常偏颇的说法。”

“那么前线的警务人员是承受非常沉重的压力,一些督察级的人员已经一早做了这个结论,那么这个案件应不应该继续查下去呢?还有警方还没有看完现场所有的闭路录影片段,还有社工是独立的见证人,是指控警方抓错该名险些坠桥的青年,这些资料全部都没到手之时,为何警务督察协会这么快就可以跳到一个结论?”@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9-07-14 6: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