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戈壁东:分赃冲突中的后极权中共向何处去?

人气: 508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5日讯】中共19大四中全会,按惯例半年前就应该召开了,但是至今毫无音讯。是不是与40年前中共13届三中全会破例延迟一样,也意味着中共面临历史转折?

G20会议上,川普突然大赞习近平是“中国200 年来最伟大的领袖之一”,同时对兵临城下的贸易战给了缓和期。即使习回国以后,中共方面出现反悔,川普也并没有急于加重制裁。显然,习给予了川普一些重要承诺,这个承诺是不是与体制改革有关?彭斯副总统在答记者问时提到:中共要变。一个变字,意味深长。

在G20 前,中共内部有“手榴弹向后扔”的批评声音,中共的宣传机构制造了“王沪宁管党、习近平管垃圾”的舆论暗示,习家军则再次提出“以习总书记为中心”的宣传。了解中共的人一眼就可以从中看出,中共的内斗已经到了互相夺权的激战状态。将要召开的四中全会,将决定中共政权的最后走向。所有迹象表明,在面临内外交困、生死存亡的关头,习近平很可能选择一条惊天动地的改革方向。在生死存亡之际,中国大陆是可能走向有限政治改革?还是走向更极权政治体制?所有一切都取决于中共即将在北戴河召开的这次会议上内斗最后结果。

在“沉船计划 ”实施三十年后,中共早已不再是一个意识形态主导的政党了,事实上已经是一个利益集团分赃冲突主导的犯罪集团。今日中共已经是一个在利益争夺之外,失去任何政治目标的政党了。现在唯一主导中共走向的只有:内部争夺的胜败,而这一切仅仅是出于对家族利益的保护。在外界形势逼迫下,中共为了利益获取,会采用任何手段,而不考虑任何意识形态以及道义、法制限制。这是十分恐怖的现实。

“沉船计划 ”中共转型

中共从红色政权到利益集团的转变过程,从三十年前共产主义在世界一夜瓦解就开始了。中共从刚刚被血腥镇压下去的“六四运动”中惊悟到:他们侥幸地避免了一次灭顶之灾,而下一次死亡随时会来。所以他们开始了末日准备的“沉船计划 ”。

1990年中共最后的极左遗老陈云召集中顾委22老人,从意识形态上,交代了“一家出一个人”占据政权的安排。而更务实的邓小平在1992年通过“南巡讲话”,传递了“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改革开放”信息,彻底放弃了中共的社会主义传统意识形态,中共就此转型为黑心利益集团。利益争斗其实从陈云与邓小平就开始了。但是他们左右两个利益集团之间依然存有共识:牢牢霸住政权,不顾一切敛财,为政权末日逃亡作财力物力准备。

现在我们回头看这三十年,可以清晰地发现,中共在执行“沉船计划 ”的所有行为,都表现出疯狂获取短期利益的特征。

他们一反常态毫不犹豫开放所有的国际投资;在WTO谈判中一口答应西方一切谈判条件;放开一切矿产开采、放开人口移动、放开土地转让、不顾任何条件借贷开发基本建设、短期内高速上马大型建设项目,取消社会福利房、逼迫民众购房、肆意拉高房价圈钱,不顾基础条件硬性嫁接西方金融体系等等,只要能敛财,他们几乎放开一切。但是,他们完全放弃环境保护、社会福利和需要长期投入的基础工业和农业,他们完全放弃了所谓的工农联盟,大批工人下岗,大量农民工移徙。他们只有一个目标,最快速度敛到足够财富,以便庞大红色利益集团在船沉逃亡时,依然拥有足够供子孙后代挥霍的财富。所以他们表现出的是不顾一切的疯狂。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居然还能支撑到三十年后的今天,还歪打正着,让中国成为畸形的经济发达国家。

他们也没有预料到,他们的逃亡计划下的短期行为,给这个国家带来了从环境到人文的致命危机,最后还是落到他们自己头上。更没有预料到他们从来没有打算真正履行的国际契约,因为他们的意外长寿,给他们带来了贸易战和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的麻烦。

他们本来是准备偷盗到足够财富以后一走了之的,却不料还居然能混三十年之久,所以他们面临了内外交困的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又因为他们的内部利益争夺变得更加复杂。

“九龙治水”争夺激烈

六四之后,转型为利益集团的中共,已经形成了红色家族各霸一方的“九龙治水”状态。当时中共最高机构政治局常委为九个人。中共在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划定了各巨头利益势力范围,各霸一方互不干涉,“九龙治水”的说法由此而来。中共为了弱化对家族巨头抢劫财富的干涉,故意安排了一个没有任何政治后台和党内基础的江泽民出任党总书记。不过中共的老人没有料到他们死了以后,江泽民失去了约束,变成了中共历史上最狠毒和最贪婪的一条恶龙。也为今天中共内部恶斗留下了隐患。

“九龙治水”最肆无忌惮的要算李鹏家族了。今日威胁几千万人众生命的三峡大坝就是他的分臓地盘。他的女儿和儿子总霸了中国的水电煤。而其他红色家族霸占中国大陆的金融、军工、电讯、房地产等等,早已不是新闻了。

江泽民时代是中共史上贪腐最疯狂和完全不受任何约束的时代。习近平反贪暴露出来的举世无双的钜贪,几乎都出在江泽民时代。而江泽民家族几乎是人类史上最大贪腐犯罪集团。

为了保障获取利益的权力不受影响,江泽民在下台以后,还坚持担任中共军委主席数年。并且通过各种手段控制他的下任胡锦涛,使得胡锦涛在位十年却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受控于江泽民。所以在习近平就任当天,胡锦涛在中共史上第一次提出不再担任任何职务的裸退宣言,直接挑战了江泽民继续担任太上皇的意图,也提示了习近平。

严格说来,习近平后来采取中共历史上最严厉的反贪,摆脱江泽民控制应该是主要目的。江泽民在位13年实际控制中共23年,是中国历史上仅次于毛泽东的长期在位党首,更因为他在位时期执行“沉船计划”放手让全党抢劫,已经形成了犯罪利益共同体;更因为巨大的财产偷盗已经完成,所以他的势力空前强大。习近平要摆脱胡锦涛的傀儡命运的唯一办法,就是要战胜江泽民。而反腐几乎是唯一手段了。相信习近平和王岐山不会意识不到,在几乎全党钜贪的中共内部反腐败,是动摇中共基础的险招,既能招来党内反噬,也可能就此唤醒民众导致中共灭亡,所以更强化威权体制成了他们唯一的依靠。内部恶斗用上了这样拼死打法,可见中共确实是沉痾已深、病入膏肓。

江泽民时代的棺材总理朱镕基为了推行政务,也用过反腐这一招,在遇到暗杀未遂以后,声称备了一百口棺材,最后一口留给自己。虽然听上去豪气万丈,到最后却是不了了之。

习近平反腐心狠手辣,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江泽民集团的气焰。但是,却进入了与江氏集团缠斗之中无法脱身。类似2015年的股灾、2016年的金融诈骗风暴等等,中国比较大的社会事件的背后几乎都有江氏恶龙的影子。江氏势力甚至具体到运用国籍传媒发声和突然出现很多非民主运动的大量海外 “反习”势力。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是江家对付习近平的高招之一。

毛泽东死了以后,中共为了避免出现同类极端人物,实行了内部商议轮流执政制度。这就意味着当习近平在恶斗中如果不能取胜,下台以后结局十分悲惨。习近平为了自保居然想出了修改宪法保位,让人看出了他政治智慧的硬伤,导致了今天他的政治地位直接受到威胁。中共制度设计决定了习近平不能单独组阁,所以江氏人员成了他心腹大患。中共最高层的七人中管党务、决定习近平言论、位高权重的王沪宁,与分管香港事务的韩正都是江泽民的嫡系亲信。所以大陆流传江家在习近平“前面挖坑,后面埋雷”并非虚言。习近平并不能因为身居总书记高位而轻松控制局面。

前不久,江派国师曾庆红沉寂许久以后突然高调出现,不久就出现了江氏控制的香港当局硬推“送中”恶法,以至引起大规模民意抗争。第一时间发声推波助澜的居然是完全与“一国两制”的“内政”无关的中共“外交部”,而直接对香港负责的中国中联办和港台事务小组居然一声不吭。最后让形势逆转的居然是中共驻英大使对媒体的发言。而中共的驻港部队则主动向美国表明不军事干涉。这诡异的一幕,到处都透出了中共内斗的身影。

因为中共的全党腐败是“沉船计划”的直接后果,贪腐已经成为中共官员做事的主要动力,所以习近平为内斗而反腐败却不从根本改变的直接后果是,腐官下台,上来蠢官、恶官;他的两位大员,北京的蔡奇上任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是“驱逐低端人口”,江西的刘琪上任第一件事是“抢夺和焚烧棺材”,都是引起社会极端反感的恶政,让习近平在与江家恶斗中又输一招。因为反腐直接妨碍了敛财又引起了中共内部的大范围消极怠工、效率低下、恶政频出。

最近的一系列国际重大事务上,包括孟晚舟事件、贸易战谈判、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共明显出现信息迟滞、判断失误、政出多门等状态。G20等几次外事活动中,陪同人员迟到使得习近平被嘲笑为孤独战士的明显外交礼仪失误,都在证明一件事:中共内斗已经直接影响了他的政权行为。习近平已经内外交困,如不变革,命运堪忧。

天意难违、中共末路

中共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政党之一,它的出现给中国和世界带去了无数灾难,它罪恶累累。三十年前,随着共产主义在世界的破产,中共早就该寿终正寝了。可是恶龙翻身,它选择了转型为邪恶利益集团,又茍延残喘危害世界三十年。为了保命,强盗肆意抢劫,居然成了富豪,可它强盗的本质没有变。内斗激烈的中共实际是罪恶利益集团的内部分臓冲突,这种冲突既凸显了中共这个犯罪利益集团的邪恶本质,也在加速中共的灭亡。其实作为共产意识形态的中共早已灭亡,现在的中共只是一个凶恶抢劫的僵尸。

天意难违,内外交困之际,中共末路已现,何去何从?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孟文澜

评论
2019-07-15 8: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