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救救中国孩子 杭州女童悲剧引思考

上亿名大陆儿童直接受到有毒食品、有毒宣传的侵袭,被淹没在道德沦丧的冷漠和败乱中。(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气: 36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5日讯】近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和死亡案引起各界广泛关注。一位网友提出:中国不是正常社会,许多大陆年轻人具有厌世情绪,不少人死前还要拉上个垫背的,而这种变态心理与中共教育系统的打造不无关系。另一位网友说,孩子的父母离异,隔代抚养,爷爷奶奶贪小便宜,租客骗钱也骗人,这六个大人害了孩子。

这一命案让人看清:中国社会到了何种混乱和危险的境地!在政治、经济、法制、文化、婚姻、家庭、人权等领域,各种乱象综合发酵,中国少年儿童屡屡受害,谁来救救孩子?

在大陆,一个孩子自出生后,便陷入了污浊的生存环境,被不安全的食品和药品所包围,被党文化的洗脑薰染和控制。年幼的他们,还可能需要应对城乡差别、人权迫害带来的歧视,要提防冷漠、险恶的周遭一切。虐待、性侵、绑架等以少儿为目标的恶性事件,不仅并不罕见,有些就发生在北京等大都市,且让人防不胜防。

2008年,三鹿集团生产的婴幼儿奶粉被发现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导致服用产品的婴儿出现肾结石等病症。截至2008年9月21日,因使用三鹿婴幼儿奶粉入院治疗的有一万多名儿童,死亡4人,据不完全统计,受影响的人数在30万之上。

此重大食品安全事件震惊中国和世界,引发了中国人境外抢购奶粉的狂潮。然而,对于经济能力不足的家庭而言,国产奶粉仍旧是无奈的选择,孩子的健康难有保障。

2010年3月,大陆记者王克勤发表了调查报导《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其中提到,山西交口县回龙乡一对农民夫妻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接种疫苗后,患上病毒性脑炎,留下各种后遗症。二儿子因服食三鹿奶粉得了结石。他说:“非常悲惨,让人难受。”

王克勤质问:“谁对这些家庭负责?谁对这些孩子的生命负责?谁对这些孩子的健康负责?”

2011年7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职。这就是当局给出的答案。

2011年10月13日傍晚,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镇广佛五金城,2岁女童王悦(乳名“小悦悦”)独自跑出家门百米外,先后被两辆汽车撞伤倒地,两名车主和最初路过的18名行人都未及时施救,导致小悦悦不幸身亡。

此事被众多国际媒体报导,事发时的视频在网上流传,中外各界都谴责路人的冷血,对于中国经济迅速发展致使人民道德观念淡漠表示担忧。

2012年11月16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流仓桥办事处环东路一垃圾箱内发现5名男孩死亡,调查显示他们在箱内生火取暖,死于一氧化碳中毒。这5名男孩的父亲是三兄弟,家长在悲剧发生前11天就已报案,但是当地政府没有任何作为。事发时,正值中共十八大第一次全体会议时期,央视记者以“你幸福吗”为开场白在全国各地采访老百姓,引发群众质疑和不满。

2015年6月9日晚,还是在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在家集体服农药死亡。据媒体报导,孩子们的母亲几年前离家出走,父亲当年年初外出打工,4个孩子穷得只能吃玉米面。

2017年11月25日,湖北黄梅县杉木乡沙岭村9岁小女孩陶秀丽在家附近失踪后被杀害。据看到遗体的亲属透露,女孩的头发被剃、身上全是绑带,脖子、眼睛、耳朵后面都有刀伤。村民们都怀疑这涉嫌盗卖器官,家属也不否定,但感叹“讨不了公道”。

2018年7月,大陆惊爆疫苗造假事件,民愤汹涌,震动中外。大量受害儿童的案例令人心酸,病童家长因维权被当局打压,更令人心寒。

陕西宝鸡市凤县的四岁女童雷鑫睿,在11个月大的时候,于2015年5月接种了武汉生物疫苗后发病,现在四肢瘫痪、意识丧失、双目失明,仅靠奶粉和少量流食维持生命。雷家在2016年带着孩子到北京治病,期间去中共卫计委反映问题,半夜即被凤县政府和公安人员押上车带回。孩子的母亲雷霄被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父亲和姥姥被以“寻衅滋事罪”拘留。

雷霄说:“眼看着自己活泼可爱的孩子,被一针毒疫苗残害成了植物人,遭受这样的灭顶之灾,却连说真相的权利都没有,这就是我们所生存的这片土地!”

有些孩子或许能躲过毒奶粉毒疫苗、毒食材、毒教室,但是,如果他们的父母刚直不阿,敢于说真话,想要维护正义,那么,这些好人就很可能受到残酷的迫害,而孩子们也会受牵连,被监控,被限制出境,甚至不能正常进入幼儿园或小学。

2002年10月,辽宁省鞍山市,辽阳市佟二堡公安分局的警察撬开了法轮功学员孙玉华家的房门,把她抓走。当时,孙玉华10岁的儿子阳阳哀求警察:“我妈妈是好人,你们不要抓她,我还小,我需要妈妈。”2003年4月,孙玉华在沈阳大北监狱的女子监狱被活活打死。

2015年7月,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被抓捕,次年1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两个小儿子很难理解:“警察都是抓坏人的,那爸爸为什么被抓了?”一次,学校同学说,“你爸爸被抓了,你们家是坏人。”哥俩晚上聊起这事,在被窝里哭了。

即使父母暂不在“黑名单”之列,孩子们也躲不过精心编造的谎言教材、欺骗诱惑。政府甚至鼓励家庭成员间的告密行为,为了“维稳”不惜颠覆人伦。

2018年9月中旬时,安徽亳州警方派人到小学,用钱和零食利诱学生,让其举报信教的父母。亳州市某小学校长直言不讳:“中央领导说了,只要是信神的,不管是少年、青年、老年,一旦抓住就得判刑。”

说到教育,必须提及“红军小学”这朵奇葩。截至2019年5月,中国已有300所“红军小学”,这些学校绝大多数分布于各省市的偏远乡村。在那里,孩子们身穿灰色的军装,每天高唱“革命”歌曲、背诵“革命”故事,他们被告知:幸福生活来自红军!

中共滥杀无辜,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无尽苦难,可怜的小学生们却要在谎言中感恩戴德,没有选择服装、教材、话语的权利。中共不停地向儿童灌输精神毒药,荒谬又恐怖。

历史上8000万中国公民的非正常死亡,并未让暴政手软或心软。今天,在红色高墙内,所有的中国人继续付出健康、自由、安全等沉重的代价。上亿名儿童直接暴露在有毒食品、有毒宣传下,被淹没在道德沦丧的冷漠和败乱中,无数幼小的花朵被迫承受着暴虐和虚伪的侵袭。许多孩子已经悲惨地离去,身后是撕心裂肺哭喊的父母。中国的未来正在被自诩“伟光正”的恶党无情地摧毁着。#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15 4: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