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中共外交官“放火”百姓不可点灯

中共大外宣向社媒进军的连番动作,引起了观察人士的注意。 (LOIC VENANCE/AFP/Getty Images)

人气: 27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7日讯】中共外交官在集体行动,想要利用社交媒体推送中共的政治理念,这一招行得通吗?

7月初,中共驻美国大使馆与大使崔天凯分别开通了官方推特账号,中共外交部在短视频应用软件抖音上开通了官方平台。目前崔天凯的第三则关于台湾的推文引来3千多条评论,其中以负面居多。

在亚洲,中共驻巴基斯坦大使馆临时代办赵立坚是社媒上的活跃一员。7月13日,他在推特上对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出战狼式语言,抨击美国的种族歧视。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在推文中称赵为“可耻的种族主义者”而且“惊人地无知”。赵立坚很快删除了自己的相关推文,但继续和赖斯呛声。

上周五,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表文章,谈及以“道义”之名抢夺国际话语权,“积极探索推动媒体融合纵深发展并进军海外社交媒体”。

中共大外宣向社媒进军的连番动作,引起了观察人士的注意。对此,外界主要有两方面的评论,第一:中国网民被禁止使用推特、脸书等社媒以及谷歌应用,而中共外交官却可以发推并应用gmail。他们应当先赋予中国人民自由登录推特的权利。第二,中共外交人员发出的信息,都是在为中共做宣传,他们的语言笨拙,欠缺真实互动,长此下去,是否能达成其所期望的效果,令人生疑。

中共外交官是派驻海外替极权发声摇旗的骨干,深受党文化所害。中共的学说和策略,全部构建在暴力斗争及谎言欺骗的基础上,这些东西无论如何包装,都具有侵害性和进攻性。再者,外交人员根本不敢越雷池半步,他们不会在社媒上流露个人真性情,不会表达与党的意志有丝毫违背的观点。因此,他们的推文不真实、不生动,不具可读性,无法打动人心。

另一方面,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和监控饱受诟病。近年来,中国网络名人、高校教师、知名记者、普通民众因为发表“敏感”言论而被“封号”或遭到政治处罚等现象屡见不鲜。今年“六四”30周年纪念日前后,中共更是展开前所未有的网路封杀,大量微信公众号、微信群和微信号被封或被屏蔽,此举甚至扩展到了海外。

上个月,美国新闻网站《拦截者》(The Intercept)报导,有中国民众披露,他们无法访问多家西方媒体网站,而韩国最大搜索引擎网站“Naver”也被中共封锁。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媒体对此提问,中共外交部坚称“中国一向依法依规管理互联网”。

据《德国之声》报导,过去几周,连续几家德语媒体的网站在中国被封。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与它们报道了香港的示威活动或许有关。德国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自民党籍政治家延森(Gyde Jensen)向《每日镜报》表示:“德国政府有义务利用其安理会的席位,面对面的向中国提出践踏人权的问题。一系列德语媒体网站被封锁恰恰说明,数码化时代,捍卫人权有时会面临多么大的压力。”

综上所述,中共的“法律”是维护暴政所需、并可随意调整扭转的条文。此法律治下的互联网,完全为中共所用。在海外,中共外交官利用着网络的自由、利用着西方的民主环境,试图进行红色行销。他们的政治推文凸显党文化思维与普世价值的不相容。在其背后,是十几亿大陆网民的不自由以及中国民众受到的长期而残酷的人权侵害。

对于这类“与时俱进”的党文化输出,自由世界需要警惕和抵制,同时也应当致力于促进信息的自由传播,帮助信息封锁下的中国民众获得知情权,反击中共大外宣野心。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7-17 4: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